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王崢:最美女機長

  落地的一剎那,輕輕地將手中的傳感側桿一撥,空客A321飛機穩穩地著陸,在跑道上緩緩地減速滑行後,停在首都機場的3號航站樓。
  
  “四兩撥千斤”的感覺很美妙,坐在機長的座位上,王崢享受著掌控一切的這一刻。
  
  飛行結束後,乘務長向她報告一段小插曲:一位乘客登機時,透過廊橋和駕駛艙側窗瞥到駕駛艙裡有一個女孩的身影。他難掩興奮地問乘務長:“請問,今天我們這趟航班的機長是那個最年輕的美女機長王崢嗎?”
  
  “哇!我們中瞭大獎瞭。”當得到肯定的回復後,乘客驚喜地叫出聲來。
  
  “我並不認識他。奇怪,他還知道我的名字呢!”提到剛才的小插曲,王崢朝我靦腆地一笑,臉上泛起瞭淡淡的紅暈。
  
  “你天生就是開飛機的”
  
  3月16日,從上海浦東機場到北京首都機場的CA985航班起飛後,飛機在巡航期間經歷瞭一陣輕到中度的顛簸。
  
  王崢通過廣播及時向旅客通報瞭這一信息,並指示副駕駛跟航空管制員溝通,要求變換飛行高度層,區域航空管制員讓他們維持原有的飛行高度。接著,又是一陣搖晃,顛簸中,旅客開始有些騷動。
  
  王崢從副駕駛手中接過通訊設備,直接向管制員說明瞭飛機狀態,“我們當前處在中度以上顛簸,要求立刻下降高度。”“在明確表明飛機當前的狀態後,管制員立刻同意我們改變高度。”飛機也隨之平穩下來。
  
  “處變不驚,是一個飛行員最基本的素質吧!這樣的話,你才能很好地去處理後邊的事。”她平靜地如同在講述別人的故事。
  
  在美國航校時,老師在第一堂課就告訴他們,女性想在這個行業取得機長地位,要付出比男性多三倍的努力。不過,無論是在航校從每一門理論課的學習到飛行實踐課,再到私照、商照、儀表考試,還是在國航開始自己的職業飛行員生涯,從學員、第一副駕駛、第二副駕駛到正駕駛再到機長,王崢覺得自己一路走來,一切都自然而然。有一次,一位帶教過她的老資格飛行教員誇她說:“王崢啊,你天生就是開飛機的。”
  
  後的應征者
  
  在中國民航大學電子信息科學與技術專業讀大二時,有一次出早操,班主任向他們宣佈瞭歷年都有的航空公司招飛計劃。和往年不同,這一次特別強調“男女不限”。一時間,招女飛行員成瞭校園裡最熱議的話題。
  
  “女同學們都慫恿我去試試。”抱著免費做次全面身體檢查的想法,王崢報瞭名。一輪接著一輪地淘汰刷人,沒想到她成瞭站到最後的女應征者。
  
  到這個時候,王崢才想起該向父母匯報這個事。“撥通傢裡電話,媽媽在電話那頭沒說話。我知道他們的顧慮,他們都覺得,一個女孩子當飛行員太辛苦,也不安全。”
  
  想一想這是民航首次從科班招收女飛行員,再想象下當女飛行員是一種多麼具有挑戰性的人生,王崢覺得自己的心被誘惑瞭。最後,她在協議書上簽瞭字,作為“大(學生)轉飛(行員)”的女學員,開始一年國內基礎課學習和一年國外飛行課程。
  
  在美國學習飛行時,透過駕駛艙開闊的玻璃,她第一次看到燦爛的銀河系,第一次看到劃過天空的流星,“那是在地面上根本看不到的”。“碰到夏天雷雨的時候,暴雨在很遠的地方下著,飛機兩側會有一些我們稱之為‘光電表演’的打雷閃電,很漂亮。”
  
  大多數時候,執行飛行任務的過程單調、乏味、辛苦,並不像電視劇那般浪漫、有趣。
  
  2005年聖誕節,王崢完成學業回國,被分在國航的浙江分公司,2006年10月開始上飛機跟飛。2010年3月,她以第一副駕駛的技術等級,調到公司總部,成為飛行總隊第九飛行大隊唯一的女飛行員。
  
  接收這位新成員之前,第九飛行大隊領導還專門開瞭個研究會。“整個大隊都是男性,怕她一個女孩子不適應,專門為她安排一個中隊幹部。結果,她自己很快地、很主動地就融入進來瞭。”九大隊王書記說。
  
  “其他方面,我們對她的要求和男飛行員都一樣,在技術要求、航班安排上沒有特殊照顧。唯一的照顧是:我們交代教員,指導她時稍稍註意一下語氣。飛行教員對學員要求是很嚴格的,技術操作做得不合格,會很嚴厲,把學員批評哭的事是常有的。”想
  
  一把溫柔的尖刀
  
  2010年7月,王崢正式晉升為機長。此時,她還不滿28周歲。
  
  王崢的帶隊風格是一把溫柔的尖刀。每次出任務,機組成員都是電腦排班隨機組合的。“你要把握一個原則:我們是一個團隊,既然今天一起出來飛,那就要盡量營造一個和諧的氛圍。”
  
  事實上,她已經開始承擔一部分指導飛行學員的工作。當飛行員之前,王崢覺得自己很小女人。但是,“身邊的朋友跟我說,我一旦穿上飛行制服,感覺就變瞭一個人。說話的聲音、眼神都不一樣瞭。”
  
  “我肯定是哭過的,也需要情緒宣泄,這才是正常人。但是,在單位裡,在工作的時候,我是不會讓任何人看到我哭的;生活中,我也不可能在父母面前哭,因為父母會擔心。我會在酒店裡,一個人在屋子裡的時候哭。”
  
  “最美、最年輕的女機長”的一夜成名,是一個意外。
  
  2010年底,國航公司的內部雜志要做新一期內容,正為尋找新意而發愁。內部人士推薦說,我們這裡有一個年輕女機長,形象氣質都很好。為瞭配合公司的工作安排,王崢第一次接受瞭拍照和采訪,並成為當期雜志的封面人物。
  
  很快,那些英姿颯爽的照片和采訪文章流傳到瞭互聯網上。王崢的名字和“最美女機長”、“最年輕女機長”的稱號,一下子在網上火瞭起來。每天,全國各地的電視臺、報紙、雜志打到國航總公司、飛行大隊想聯系采訪她的電話絡繹不絕。
  
  網絡的曝光和媒體的熱情,讓一向不愛拋頭露面的王崢備感壓力。
  
  她開始學習調整和應對“一夜成名”:在工作間隙,接受經公司篩選、安排的媒體采訪,有時也和大隊領導們開開玩笑——要求為她發“特別工作津貼”。執行飛行任務時,中途去洗手間,也會和頭等艙或者公務艙的乘客遭遇上,“他們都會很熱情地向我打招呼,我也會回個微笑。能感覺出他們很想和我說話。”
  
  除此之外,王崢小心戒備地防守著自己的小小世界,不讓媒體、公眾的好奇心與熱情越過界限半步。
  
  “對我來說,大傢給我的頭銜並不是很重要,我隻需要做好自己分內的工作,這才是最實實在在的。當然,我也不喜歡外界壓力給我造成工作、生活的不方便。這是我不願意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