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擋住你的財路

  後灣村有一座形似折疊扇的山,名叫扇子山,山上綠蔭蔥鬱,萬木競秀。商人賈老板看中瞭這座山,想在這裡開山劈石,開辦石灰廠。
  
  那一天,賈老板帶著伐木隊伍趾高氣揚地開進瞭扇子山,突然,賈老板驚呆瞭:在山前最顯眼的地方,也就是進山的唯一通道口出現瞭一座新墳,這新墳奇大無比,簡直如同一座矗立的小山丘,耀武揚威地擋住瞭去路,車輛無法通行。奇怪,這新墳是誰的?怎麼就不偏不倚地安在這瞭?
  
  賈老板向人一打聽,才知道這墳裡葬的人叫楊大發,是過去村裡的護林員,賈老板聽說後便在心裡罵道:這個死老頭子,這不是存心和老子過不去嗎!於是賈老板找到楊大發的傢人,叫他們把墳遷走,願意付給他們一大筆遷墳費用,可楊大發的傢人說啥也不同意遷墳。
  
  賈老板沒辦法,隻好找村主任出來做楊大發傢人的工作,但楊傢人還是不肯讓步,說這是老人臨死前的遺願,就要埋在那個地方。村主任軟硬兼施,好話狠話說瞭一籮筐,可楊傢人軟硬都不吃,任憑村主任咋說,就是不答應遷墳,村主任最後發火瞭,說:“你們別敬酒不吃吃罰酒,要是不遷墳,我就讓賈老板把墳給平瞭!”
  
  有瞭村主任這話,賈老板果然從城裡“轟轟隆隆”地開來瞭一輛鏟車,在村主任的指揮下,把小山丘一樣的墳給鏟平瞭,墳裡埋著一個黑不溜秋的大罐子,用泥巴封著口,罐裡想必就是骨灰瞭……
  
  第二天早上,賈老板開著車,把砍伐樹木的一幫子人又拉上瞭山,可到瞭山道口,一看,昨天鏟平的墳,一夜之間又堆起來瞭。賈老板氣壞瞭,不得不撤回人馬,重新從城裡弄來鏟車,再次把墳給鏟平瞭,可令賈老板意想不到的是,第三天早上那墳又赫然矗立在面前,就這樣,鏟瞭堆,堆瞭鏟,最後,賈老板沒轍瞭,隻好再找村主任,村主任哭喪著臉說:“我也沒辦法瞭,這楊大發的傢人,都跟楊大發一樣,一個個像犟驢一樣,我真拿他們沒法子瞭!”
  
  賈老板哪裡肯死心,他就去找鄉長,告楊傢人用土葬阻礙經濟開發,鄉長聽瞭大發雷霆,他對賈老板說:“這還瞭得?你放心吧,我親自去做他們的工作,叫他們遷墳!”
  
  隔瞭一天,鄉長風塵仆仆地趕到瞭後灣村,一看,果然情況屬實,但他覺得這麼一座大墳堆在這樣一個不合時宜的地方,內中必有蹊蹺,於是他就去村裡調查,一查果然水落石出:這後灣村曾是一個土薄地瘦的地方,特別是扇子山,過去山上光禿禿,一遇夏天下暴雨,就會引起山洪暴發和泥石流,後灣村的村民苦不堪言。村民楊大發讀過書,懂知識,有眼光,他動員傢人和其他村民,利用冬春農閑時間到山上刨石挖窩,從山下一擔一擔地向山上運土,堅持三十多年植樹不間斷,才有瞭現在滿山的蒼翠林木。再說這賈老板,他哪裡是要開什麼石灰廠,他是看中瞭這些已經成材的樹木,是想做木材生意發大財,為瞭能得到這滿山的樹木,他花瞭一大筆錢買通瞭村主任,於是村主任就幫著賈老板說話,不料卻遭到瞭護林員楊大發的拼死反抗。當時賈老板也沒轍,他咬牙切齒地說:“好好好,我現在不砍瞭,等你死瞭我再砍,看你還怎麼阻攔我?”楊大發當時也發瞭狠,說:“你想得到這一山的樹,想毀我們的傢園?沒門!我死瞭照樣要擋住你的發財路!”
  
  鄉長聽瞭村民反映的情況,立刻去瞭楊大發的傢,他對著楊大發的遺像三鞠躬,哭得滿臉是淚,然後,他又對楊大發的傢人說:“我以鄉長的名義向你們發誓,有我在,誰都休想動這山上的一根樹枝!隻是—我建議還是把老人傢的墳遷瞭吧,讓他老人傢有一個合適的安息之地。”
  
  聽鄉長這麼一說,楊傢人從一邊的櫃上取下一個黑色佈包裹,掀開黑佈,露出一個黑匣子,鄉長見瞭頓時說不出話來,因為這個黑匣子裡放的是楊大發的骨灰,楊傢人指著黑匣子,說:“鄉長,老人傢原本就安息在這裡呀,山前隻是一座空墳,是老人傢臨終時叫我們這樣做的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