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面試研究生

  瀏覽完厚厚一摞求職簡歷,我有點累瞭。大都出自北大、清華、北師大、人大等名校研究生,看簡歷及各類材料,個個可謂人中翹楚,飽學多識,機敏踏實,實踐經驗豐富,深得導師和實習單位好評。我有摘取中國教育碩果的興奮和忐忑。初試過的朋友稱,整體素質不錯,有氣質,有口才,不知能否留下這些人才?
  
  午後的陽光穿窗而入,在墻上釘瞭一堆斑駁的碎影。他們翩然降臨。男的瀟灑,女的優雅,咋看都有一種范兒。我決意從兩個方面考查他們。一是基本閱讀,二是價值觀。
  
  面試完,我不由自主地崩潰瞭。無知識,無立場,無求真之誠意,隻剩下一張教育部發給的文憑。新聞系的同學一口咬定利比亞近鄰是阿爾巴尼亞,《冰點周刊》是《北京青年報》的名牌產品,他們不知道錢鋼、老榕、胡舒立;經濟系的不知道裡根經濟學;哲學系的不知道李澤厚;跟隨學術名流的思想史研究生,沒讀過梁啟超的《飲冰室合集》,不知道朱維錚為何人;英文系的不知道翻譯傢方平,楊憲益,更不知道喬伊斯寫過什麼。畢業論文一概是那種無須動腦子的傻題目,一個自我循環論證的僵屍,他們不過是填格子完成一個程序罷瞭。不看書的理由是,做論文,找工作,讀過的幾本書都是本科階段的瞭。
  
  看簡歷,以為天下英才俱在手中,面試後,始知教育產業“毀人不倦”。花錢上這樣的學校究竟是為瞭什麼?該學的都沒學會,卻全然喪失瞭應有的純真。可以說,他們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不讀聖賢書。無知識譜系,無正當價值觀。在回答政治問題時,他們應對有方,操著一套熟練的正確話語,眼神炯炯,話語滔滔,肢體語言豐富,堪比外交部發言人。一男性哲學生如此答復中日如何才能和諧相處的問題:隻有中國做瞭老大,中日關系才會和諧,因為日本人隻崇拜強者。新聞系的說,中國外宣效果不佳的原因在於采寫技巧不夠,與世界觀無關。
  
  我本科畢業時,其實也很混沌,好多似是而非的東西。研究生在我眼裡高不可攀,這麼多年來,我有時會想,如果我考上研究生該有多好。記得大學三年級寒假,回傢給父親說瞭自己打算考研究生的設想,老人傢滿臉放光,仿佛傢裡又要中狀元瞭。那個時代,有能耐的才能考上研究生。未婚妻當時一心要上進,整天背托福單詞,準備考研究生。我在她最緊張的備考關頭,飄到校園,卿卿我我,她精心準備的政治考砸。至於博士,比如陳奎德、謝遐齡諸君在我眼裡,真的很博士。現在,博士頭銜司空見慣,似乎連博士架子都搖搖晃晃,他們端得矜持,卻一臉油滑,唯缺那股由文化立場而來的自尊。幸好,我未成為這樣的博士。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