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這個世界獨缺莽撞人

  三山聚義打青州後,魯智深上瞭梁山。甫一安頓,他便向宋江請求下山去華州華陰縣少華山去找兄弟史進,要拉他一同上山入夥。
  
  宋江便派武松隨魯智深一起去少華山。到瞭少華山,見瞭朱武等人,卻不見史進。
  
  原來,華州現任賀太守,原是宋代六大奸臣之一蔡京的門人,為官貪濫,非理害民。他強搶瞭王義的女兒玉嬌枝,並把王義刺配遠惡軍州。史進救下王義,聽完王義訴說,義憤填膺,當即去太守府刺殺賀太守,刺殺不成,反被捉拿,監在牢裡。
  
  魯智深一聽,怒曰:“這撮鳥敢如此無禮!倒恁麼利害!灑傢便去結果瞭那廝!”
  
  武松朱武等人趕緊攔住他,告訴他:天色已晚,要結果那廝,也隻有等到明天。
  
  這一晚,在少華山山寨,朱武等人盛情款待,魯智深卻說:“史傢兄弟不在這裡,酒是一滴不吃!要便睡一夜,明日卻去州裡打死那廝便罷!”
  
  見魯智深如此焦躁、莽撞,做事穩妥精細的武松和朱武等人都力勸他不可造次。魯智深對著朱武破口大罵:“都是你這般性慢直娘賊,送瞭俺史傢兄弟!隻今性命在他人手裡,還要飲酒細商!”
  
  智深兄弟這下可真罵對瞭:這世界有時候還真不缺少精細人,遇事也還真不缺少細商的人,不缺少哈姆雷特式的猶猶豫豫的人,就缺少莽撞人。
  
  《水滸》中最讓我們快意的人,恰是莽撞人,最讓我們快意的事,恰是莽撞人幹的莽撞事。
  
  魯達拳打鎮關西,李逵腳踢殷天錫,楊志刀劈沒毛大蟲,燕青摔翻高太尉,哪一個不是莽撞人,哪一件不是莽撞事,又哪一件不是讓我們痛飲一杯,大呼快哉的事?
  
  第二天,天還沒亮,武松一睜眼,發現魯智深沒瞭。哪去瞭?大傢心裡都明白:去華州城瞭!
  
  他一人獨闖華州城,要完成三項任務:救史進,救玉嬌枝,殺太守!
  
  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武松知道,朱武知道,魯智深也知道。但他在沒有更好的辦法的情況下,隻能如此。如此,便見出兄弟情分,便見出嫉惡如仇,便見出勇氣,見出英雄氣概。英雄會在挺身而出時遭遇失敗,但不會因為怕遭遇失敗而畏首畏尾。
  
  實際上,綜觀魯智深一生,他是一個不求成功,隻求成仁的人,這與武松做事,務求成功形成鮮明對比。
  
  武松不打無把握之仗。
  
  魯智深卻相反:隻要是該打的仗,無把握也要打。拋頭顱灑熱血,心甘情願,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
  
  這世界上很多大事、要事是莽撞人做的。
  
  莽撞人往往幹成瞭大事,幹瞭大傢都希望有人幹而自己不敢幹的事,幹瞭大傢希望有人幹而自己算計得失後不願幹的事。而且幹得不折不扣,斬絕痛快。
  
  陳勝吳廣是不是莽撞人?數百衣衫襤褸的鄉下農民,斬木為兵,揭竿為旗,與殘暴國傢的鐵甲虎賁決死疆場,骨肉與眼淚同飛,鮮血共夕陽一色,沒有莽撞精神,面對秦失其政,何來大澤鄉首義!
  
  劉邦是不是莽撞人?押送戍卒途中,憐憫眼前的哀哀無告,憤懣朝廷的倒行逆施,親解長繩,釋放囚徒,縱無辜入江湖大澤,逃生去也;投自己於湯濩鼎烹,納命來者——非莽撞何以感激眾人,非莽撞何以號令天下!
  
  項羽是不是莽撞人?面對十倍於自己訓練有素的虎狼之師,麾動手下破敗膽寒的疲老之卒,橫渡黃河,破釜沉舟,置自己於死地,對強敵而長嘯,呼聲與戰鼓共震,死神與刀劍齊舞,決戰巨鹿,以青春、激情與熱血湮滅暴秦,為天下人沖決出一條生路,這樣偉大的事業,非莽撞不足以成就!
  
  正是這四個莽撞人,革瞭暴秦的命,為千秋萬世,樹立瞭革命的傳統,為千秋萬世的小民,示范出求生之路,為千秋萬歲的殘賊貪腐,警示出他們的最終下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