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分

  保險業高層把他11歲的兒子送到我這裡。
  
  “他在藝術上很有天分”。他打開兒子的畫冊,將裡面的水果和石膏像素描指給我看。我好奇地問:“孩子學瞭多久的繪畫?”他說,沒有學過。
  
  我認為他在說謊。那些畫雖然手法幼稚,但從中看得出系統學習的痕跡。第一課,我要孩子們想象自己是幾萬年前的原始人,在黑暗的洞穴裡留下腦海中的想法,讓其他人明白他們想要表達的意念。
  
  第二課,我讓他們思考,為什麼我們的祖先要在盛水的器皿上繪圖,塑像誕生的意義是什麼。
  
  其他學生聽得津津有味,這位“在藝術上很有天分”的男孩卻始終表現得興味索然,隻是一味追問何時能畫畫。
  
  最後一次課,他不耐煩地把畫冊攤到我面前,質問我為什麼不教他繪畫的秘訣。我告訴他,如果他願意說真話,我就把秘訣單獨“傳授”給他。
  
  這時我才知道,他已在畫院學習兩年,但老師卻隻讓他畫石頭,他覺得很悶。他爸爸希望我可以教他一些技巧,好讓他在三個月後的繪畫比賽中一舉奪魁。為瞭讓我覺得他是藝術天才,父親謊稱兒子從未正式學過畫。
  
  我笑著糾正,畫院讓你畫的不是石頭,是石膏像。我更好奇的是,得獎為什麼那麼重要?他說:“爸爸說,得獎可以出名,這是全傢希望的。”
  
  既然他說瞭實話,我也要信守諾言。我打開他的畫冊,指著其中一幅畫橙的素描,問他有沒有發現問題,他答沒有。我把3個水杯放在桌上,兩個放在兩端,一個放在中間,問道:“你能看清中間水杯的花紋嗎?”
  
  “能。”他答。“好!”我說,“現在繼續看這個杯子,眼睛不要離開,告訴我,其他兩個杯子的花紋能看清嗎?”
  
  “看不清!”他回答。
  
  “現在你明白有什麼問題瞭嗎?”我指著他那三個遠近不同、但大小和清晰度都一模一樣的橙。
  
  “我先盯著第一個橙,畫完瞭,再看第二個,然後第三個,所以它們都一樣啦!人人都是這樣畫的,不是嗎?”
  
  我強忍笑容,指著另一幅素描中他畫的一隻手,要他仔細看看自己的手。我不解,為什麼他畫的手會由一圈鉛筆線包圍著。
  
  他覺得莫名其妙:“我是用鉛筆畫的,當然有鉛筆的線痕。”
  
  我把背景塗黑,手的線條被遮蓋瞭,可那隻手,更突出瞭。
  
  他拿起畫冊沖出去,對等候在外的父親大叫:“畫院是騙人的!他們沒有教我畫畫的秘訣!”
  
  父子倆對修改後的畫很滿意,問我什麼時候可以繼續上課,我婉拒瞭。望著他們離去的背影,我突然想起當年大學教授的一句話:每個孩子都喜歡塗鴉,但長大後,隻有不到百分之一的人真正懂得繪畫。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