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雪魂

  在這片神秘的雪域高原,爾虞我詐、是敵是友,一個關於復國寶藏的故事演繹出四個不同的版本……
  
  PART。1冰人碎裂
  
  喀喇昆侖山是片終年被冰雪覆蓋的神秘高原,在這蒼莽的山脈中,有一座不起眼的無名小山峰,這個神奇詭異的故事就發生在這裡。
  
  這天,寂靜的小山峰上出現瞭一支隊伍,他們既不是科考隊,也不是極限運動員,而是來尋找傳說中失落的寶藏的。
  
  這支隊伍由五人組成,頭兒叫方季民,是個曾經活躍在中緬邊境的毒梟。最近,他遭到警方的通緝追捕,靠走私毒品賺來的黑錢也全部被凍結。走投無路之下,他決定冒險進入喀喇昆侖山,企圖找到寶藏,然後逃往海外。
  
  跟方季民同行的,有他的情人葉青,一個長得端莊漂亮的女子。還有兩個同夥,一個叫雷猛,一個叫顧文濤。
  
  進入大山後,方季民又托人給找瞭個向導。這人叫阿佈,是個長得英俊帥氣的年輕人,他從小在雪山裡長大,登起山來,靈活得如同猿猴。
  
  山上狂風凜冽,厚厚的積雪被風卷上天空,形成瞭茫茫白霧,遮擋住瞭大傢的視線。向導阿佈走在隊伍最前面,他的腰上系著一根紅色“引路繩”。後面的人依次排開,牽著這根繩子,艱難地向山頂攀爬。
  
  接近山頂時,風更大瞭。狂風呼嘯著從山谷中穿過,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嗚嗚”聲。這時,他們爬到瞭一片異常險惡的地方,前面是陡峭的山壁,幾乎無立足之處,身後則是萬丈深淵,也沒有退路。
  
  阿佈一邊用雪杖探路,引著大傢往前走,一邊大聲提醒大傢小心腳下。可是就在這時,身後突然響起一聲嚇人的慘叫,這聲音在山谷中久久回蕩。
  
  發出慘叫的是雷猛,他走在隊伍的最後,身上還背著一大包沉重的雷管、導火索等爆破物。本來他是握著紅繩末端的,可現在,繩子垂落在雪地上,卻不見瞭雷猛的蹤影。
  
  阿佈看瞭一眼雪地上的繩子,皺著眉問走在雷猛前邊的葉青:“雷猛呢?”
  
  “不知道,”葉青滿臉的驚恐,一邊喘著粗氣,一邊說,“我光顧著往上爬瞭,沒註意身後發生瞭什麼。也許、也許他是滑到深淵裡瞭吧?”
  
  阿佈剛想再問些什麼,旁邊的方季民已擰緊瞭眉頭,使勁朝雪地上啐瞭口唾沫,罵罵咧咧地說:“真是耽誤事兒,你們快下去給我找找,要是找不到人,能把他的背包找回來也行。如果那包東西丟瞭,我們就白來一趟瞭。”
  
  阿佈猶豫瞭一下,說:“你們在原地等著,我下去找他。”說罷,阿佈卸下身上的背包,坐在雪地上緊瞭緊腳上的登山靴和靴子上的冰爪,然後小心翼翼地向山下爬去……
  
  時間在一分一秒地流逝,轉眼半個多鐘頭過去瞭,還不見阿佈與雷猛的蹤影。
  
  葉青不安地問方季民:“他們兩個怎麼還沒回來?該不會是出、出什麼意外瞭吧?”
  
  方季民兇巴巴地說:“我哪裡知道,這種鬼地方啥樣的怪事都能發生。要不是警察追得緊,老子才不來這鬼地方呢!”
  
  方季民正說著,身旁的顧文濤透過茫茫白霧,依稀看到一團臃腫的身影從山下緩緩地爬上來。他高興地叫起來:“老大,雷猛回來……”
  
  可是,他這一聲歡叫僅僅叫出一半,便像被什麼東西卡住瞭喉嚨,硬生生地將後半句給掐斷瞭。原來,他看清楚瞭,雷猛不是爬上來的,而是趴在阿佈背上,被背瞭回來。
  
  大傢趕緊過去接應,到瞭跟前才發現,雷猛雙眼緊閉,四肢張開,姿勢怪異地趴在阿佈背上。他的臉上到處是擦傷的血痕,血已經凝固,但那臉卻十分怪異:右半邊像血一樣紅,而左半邊則像雪一樣白。
  
  “阿佈,雷猛怎麼瞭?”顧文濤一邊幫著阿佈將雷猛抱下來,一邊緊張地問。
  
  可是,沒等阿佈回答,方季民便氣急敗壞地問:“背包呢?雷猛身上那一包雷管呢?”
  
  阿佈疲憊地搖搖頭:“沒註意。我找到雷猛時,發現他掉在一個冰窟窿裡,當時他隻是一個勁說身上很冷,也沒提背包的事。沒過多大工夫,他就昏過去瞭。我不能丟下他不管,所以就背著他上來瞭。”
  
  方季民一聽,跳瞭起來,破口大罵:“你個豬腦子,剛才我已經提醒過你瞭,一定要找到雷管,沒有雷管我們就沒辦法炸開山頂的厚冰,也就進不去洞窟,你怎麼……”
  
  就在方季民發火時,雷猛突然呻吟一聲,醒轉過來。他無力地睜開雙眼,眼神裡透出恐懼,然後吃力地張開嘴巴,嗓子裡發出瞭如同野獸負傷時的“嗬嗬”聲,“嗬”瞭半天才從牙縫裡擠出瞭一句話:“好冷,我好冷……”
  
  “好小子,你醒瞭就好。”方季民一下子沖過去,一連聲地追問,“你剛才怎麼掉進冰窟窿裡瞭?你的背包丟到哪兒去瞭,快告訴我!”
  
  方季民如此不管手下死活,一心隻惦記著那包雷管,這讓一旁的葉青看著有些不忍,她默默地拉開身上的背包,從裡面取出一條羊毛毯子往凍得抖成一團的雷猛身上裹去。
  
  可是,當毯子剛剛裹到雷猛身上的一剎那,恐怖的一幕便發生瞭。葉青的胳膊肘不小心碰到瞭雷猛的鼻子尖,隻聽“咔”的一聲脆響,雷猛的鼻尖像一塊被打碎的冰砣,落到瞭雪地上。
  
  葉青一見,驚得“媽呀”大叫一聲,向後跳出瞭一大步。
  
  鼻尖在雪地上滾瞭好遠,卻沒一滴血湧出,好像雷猛的血液早就凝成瞭冰。這情景把在場的人都給驚呆瞭。
  
  雷猛的眼球滾動著,在雪地上尋找自己的鼻尖。當他終於發現瞭那個蒼白的鼻尖時,他痛苦地呻吟一聲:“我的……鼻子……好疼。”
  
  誰知,雷猛一開口說話,便牽動瞭臉上的肌肉,緊接著他的臉又發生瞭更加怪異的變化。隻見他的額頭裂開瞭一道傷口,那傷口開始淺淺的,但眨眼間越裂越深、越裂越長,而且從額頭開始向眼角蔓延,漸漸地傷口爬過瞭眼角,爬過瞭鼻梁、嘴唇和脖頸……卻沒流出一滴鮮血。
  
  看到這情景,葉青一邊拼命往方季民身後躲,一邊顫抖著聲音尖叫:“天吶!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雷猛整張臉都變成瞭雪白色,就連他的黑眼球也變成瞭白色。他那雙白眼球好像看到瞭什麼神秘可怕的東西,顯露出極度的恐懼。他吃力地張開嘴巴,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驚叫。
  
 隨著這聲驚叫,他那張雪白的臉像突然被鐵錘狠狠砸瞭一下,頓時碎成瞭一塊塊球型冰塊,散落在雪地上。緊接著,他的整個身體也開始碎裂,碎成瞭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冰球。這些晶瑩剔透的小冰球從他的領口裡、袖口裡和褲管裡不斷滾落出來,順著陡峭的山坡,向山下滾去。
  
  “鬼呀!”葉青尖叫一聲,丟下背包,連滾帶爬地朝山下跑去。葉青的尖叫聲把其他三個人也從驚呆中叫醒瞭過來,一種巨大的恐懼襲遍他們的全身。大傢也顧不上什麼寶藏不寶藏瞭,緊跟著葉青,驚慌失措地向山下逃去。
  
  PART。2寶藏傳說
  
  此時,風依然很大。四個人連滾帶爬地跑出瞭好遠,看看身後沒什麼妖魔鬼怪追來,緊張的心這才稍稍放松瞭一些。
  
  喘息一會兒後,方季民仍不死心。他想若找不到寶藏,自己就無法東山再起。雖然經過瞭剛才的驚嚇,但這傢夥賭一把的心理再次占據瞭上風,他攔住大傢,要阿佈帶大傢重回雷猛出事的地方,去尋找丟失的爆破物。
  
  可是,阿佈好像被剛才的事嚇破瞭膽,說什麼也不肯再去那個冰窟,而是一個勁地嚷著要下山。方季民見硬攔不起作用,便用利誘,許諾說如果找到寶藏,就分一份給阿佈,保證他八輩子享用不完。
  
  誰知阿佈卻不相信方季民的話,他苦笑著說:“這一路上,你一直口口聲聲說上山找寶藏,說得倒挺誘人,可我又怎麼知道這是真的呢?我從小在這裡長大,從來沒聽說過寶藏的事情。咱們別寶藏沒找著,反倒落個跟雷猛一樣的下場,那可就慘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