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買枚真正的鉆戒送給你

  莉娜畢業於復旦大學,是上海浦東一傢外企的人力資源經理。
  
  身高1。72米的莉娜很漂亮。一天下班,莉娜從電梯出來時,發現有個保安在盯著她看,她覺得很奇怪,就問保安:“有什麼事情嗎?”保安搖瞭搖頭,說沒有。她有點生氣瞭:“咦!既然沒什麼事情,那你為什麼老盯著我看?”保安不好意思地說:“因為你太漂亮、太高雅瞭,我喜歡你!”
  
  莉娜的臉有些發燙,這個小保安胡說什麼?她說的這個小保安的“小”,不是說他的職位低,而是說他的年齡,也就是二十一二歲的樣子吧。
  
  “別說喜歡我,就是喜歡鞏俐,也不犯法,你慢慢喜歡吧!”莉娜走出瞭大廳。
  
  從此,莉娜再進出辦公樓大廳的時候,她就特別註意瞭那個小保安,這小子個子高高的,穿著筆挺的制服,長得還是很帥的。每次莉娜向小保安投去一瞥的時候,總能遇到他的眼神,每次他總是沖她貼心貼肺地一笑,笑得她心裡暖暖的。
  
  很快,莉娜25歲生日到瞭,她沒有告訴任何人,但是,那天上午,附近的鮮花店居然送來瞭一大捧玫瑰,卡片上寫著“祝您生日快樂”,落款是:每天傾慕您的人!她一下子就想到瞭那個保安。在這個遠離傢鄉的城市裡,他是唯一一個祝福她生日的人,她的心裡忽然有些感動起來。
  
  她想找機會向他致謝。
  
  下午下班,莉娜出瞭電梯,他在大廳內執勤,她說:“謝謝你的鮮花!”“不客氣的。”他說道,有些羞澀,但更多的是欣喜。
  
  她問:“你是怎麼知道我的生日的?”“因為我轉交過掛號信給你,我看過你的身份證,然後就記下瞭!”她心裡暖暖的。
  
  人傢破費好幾百元送瞭鮮花和祝福,總得請人傢吃頓飯吧。她說道:“今天我生日,你下班後,我請你吃頓飯吧!”他立刻受寵若驚,一臉驚喜地說:“好好好。”
  
  吃飯的時候,她開玩笑道:“整個寫字樓的保安好像都是白天晚上倒班的,你怎麼老是上白班?是不是吃不瞭苦,向領導求情不上晚班的?”他沉默瞭一會兒,然後說:“我不是個怕吃苦的人!隻是我不願意上夜班而已,我是和一個同事換班的,我每個月給他200元錢,算是給他的補償。另外,我還給我們隊長送過一條中華煙,隊長就允許我們互換瞭!”
  
  “那是為什麼啊?”莉娜覺得很奇怪。
  
  他直視著她:“就是因為能看到你,在每天的上班下班和中午你出去吃飯的時候,能在一樓大廳裡看到你!”
  
  莉娜一下子感覺臉上很燙。她說道:“別瞎說瞭,我有什麼好看的?我比你大三歲呢(已經確切知道保安22歲),以後不許胡說八道啊!”“大三歲怕什麼?‘女大三,抱金磚’!”這個保安很嚴肅地對她說。他那倔倔的表情挺有意思的,莉娜屏住笑:“不許瞎說啊!我比你大三歲,就是你姐姐,謝謝你陪我過生日!”
  
  通過聊天,莉娜知道他叫陳濤,來自山東濱州農村,因為傢窮,高二時就輟學打工。
  
  莉娜說:“近期我看你情緒不是很好,怎麼回事啊?”沒想到,他卻說:“因為見瞭你,心裡總是很難受!”她的心裡一震,但還是假裝沒聽懂他說什麼,開著玩笑:“是不是一見我就心堵啊?…‘因為你是有學歷又漂亮的白領,而且還是部門經理,我隻是個高中都沒畢業的普通保安,在你面前,我覺得自己很卑微!每次看到你,心裡既高興又難過,覺得自己不配愛你!這種矛盾的心情你是理解不瞭的!”他痛苦地搖搖頭,然後把兩隻胳膊支在桌子上,兩隻手捂著自己的臉,他的肩膀在劇烈地抖動,她能清晰地看到他指縫裡流出的淚水。
  
  莉娜的心一陣疼痛,她有沖上前把他摟在懷裡的沖動,但是,她兩隻手死死地抓住瞭身邊的椅子,拼命讓自己冷靜瞭下來。
  
  莉娜慶祝完25歲生日後的那個周末,陳濤給她打瞭電話:“我已經辭職瞭,準備做銷售,做保安太沒意思瞭……”
  
  接瞭這個電話,莉娜愣瞭一陣子,銷售做好瞭,收入是很高!但是,隔行如隔山,再說,做銷售不但非常辛苦,還需要恒心、人脈、口才,甚至需要與客戶在酒桌上鬥智鬥勇,他不可能堅持下來的!但是,陳濤還年輕,既然決定瞭,那他去試試也好,至少可以得到磨煉。
  
  莉娜去商場,買瞭套西服和一雙皮鞋,算是送給陳濤的分別禮物。
  
  他沒有告訴她去哪個公司做銷售,為瞭維護他的自尊,她也沒好意思問。
  
  分別的時候,他拿出一枚戒指,不好意思地說:“我沒什麼錢,這個戒指是我花幾十元在街頭小店買的,權當留個紀念吧!”
  
  她心裡尖銳地疼瞭一下,默默地接過這枚戒指……
  
  他傷感地說:“莉娜姐,也許我隻是你生命中一個偶然的過客,不要說再見瞭,如果真的再次相見,也許我會更加痛苦!”
  
  她無語。
  
  分別的最後時刻來臨,莉娜伸出瞭手:“祝您好運!…‘好運!”他也這麼說,雖然他裝得很坦然、很鎮定,但是,他轉過身的一剎那,莉娜分明看到瞭他臉上的淚水……
  
  莉娜不知道陳濤在哪個公司,在什麼地方。當窗外刮起大風下起大雨的時候,她就想,這麼大的風雨,陳濤還在路上奔波嗎?
  
  有時候在飯店裡和朋友聚會,莉娜不由自主地就想起瞭陳濤,他會不會為瞭拉單業務而死命陪酒?喝醉瞭,有沒有人及時地照顧他?
  
  2008年5月12日,四川汶川發生瞭大地震,她立即撥通瞭他的手機,緊張地問:“你現在不會在汶川吧?”他說:“我在山東,我已經不當銷售員瞭!”聽到他平安無事,她放心瞭。中間沉默瞭一會兒,莉娜說:“你沒事,我就放心瞭,那就掛瞭吧。”他說:“好,那就掛瞭。”
  
  他們都掛瞭電話,誰也沒有說再見。
  
  打完電話,莉娜心裡有些放松又有些失落:他不當銷售員瞭。正如她幾年前所料,那隻是他一時的心血來潮而已。
  
  那天,莉娜把陳濤送的戒指戴在中指上,看著看著,她心裡一酸,突然流瞭淚,然後又默默地把戒指取掉。想瞭想,她還是把戒指放進瞭錢包。
  
  沒多久,莉娜談瞭戀愛,男朋友是他們公司研發部的工程師。2009年國慶節,兩人結婚瞭。
  
  結婚前,莉娜想發手機短信告訴陳濤,短信已經寫好瞭,但是,終究沒有發。
  
  2010年的聖誕節,莉娜剛走下電梯,就遇到瞭等她已久的陳濤,陳濤是專門前來看望莉娜的。這是他們分別六年來的頭次見面。陳濤開著奔馳過來,但是,穿的西服卻是六年前她送的,還有那雙皮鞋。
  
  陳濤解釋說,當初莉娜送的衣服和皮鞋,他一直珍藏著,根本不合得穿,今天來見莉娜,才第一次穿。
  
  她什麼話都沒說,感覺自己的眼睛有些濕潤。
  
  在飯店的包間裡,陳濤娓娓道來這幾年的簡單歷程:辭掉保安工作後,他去瞭一傢名牌醫療器械公司做業務,做業務的時候業績很好,兩年後就被提拔為銷售部經理瞭。後來,一傢新品牌的大型醫療器械公司成立瞭,陳濤取得瞭這傢公司在山東一個地級市的代理權,變成瞭代理商。成為代理商後,具體業務就由他手下的銷售員做瞭。之所以當初在電話裡告訴莉娜他不做銷售員瞭,是因為他那個時候開始做代理,但是開始的時候,做得不是很順,他電話裡沒有和她多說。
  
  居然是這麼大的誤會!正在喝茶的莉娜手一顫,茶水立刻灑在瞭她的手背上……
  
  從一個普通保安到年薪30萬的銷售經理,又到身傢幾百萬的地級市經銷商,中間的艱辛,他沒有說,但是,他臉上與年齡不符的滄桑掩飾不住這些年的辛酸和磨難。
  
  她說:“我結婚瞭!”他默默地點點頭,臉上是深深的傷感。
  
  她說:“我以為我們以後不會再見面。”他笑瞭笑,還是沒說話,他覺得他此刻非常累,累得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瞭……
  
  後來,他從衣袋裡掏出一枚戒指,遞過來:“真正的鉆戒!”她沒有接。
  
  她微笑道:“六年前你送我的戒指,在我心中非常珍貴,我會永久珍藏的!”
  
  他說:“我的夢想就是想多多地掙錢,然後買個真正的鉆戒送給你!然後再把很多的幸福送給你……”她依然微笑著拒絕瞭,他抬起頭,疲憊地說:“隻能珍藏嗎?”“是的,隻能珍藏!”他眼中重新燃燒起來的希望火苗一下子黯淡、熄滅瞭……
  
  吃完飯,兩個人在飯店門口非常客氣地分手,但是,誰也沒有說再見。他們此時已經知道,再見離他們更加遙遠瞭!
  
  她很優雅地轉過身,向她的車走去。黑暗中,她的淚水終於落瞭下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