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站在門口的老師

  PART。1奇怪的老板
  
  有些人天生是閑不下來的主,老古就是這樣,拿瞭幾十年的教鞭,剛剛退下來沒幾天,就在傢裡憋悶壞瞭,一心尋思著找個事情來做做。
  
  哪曾想,老古四處托人打聽,卻都沒有什麼下文。這天,老古一個人在街上閑逛,走到一傢酒樓門前,他突然眼前一亮,原來墻上貼著一張招聘啟事。老古也不管對不對路,一頭就撞瞭進去。那個管招聘的小夥子染瞭一頭黃毛,一見老古就樂瞭:“大爺,我們可不招養老的喲!”
  
  老古知道人傢笑話他,也不惱,反而賠著笑臉說:“我不是來養老的,我以前教過書,可以寫寫算算什麼的……”
  
  黃毛不等他說完就晃著腦袋,說:“不要!這些我們酒樓都有人幹瞭,這次我們是招服務員。”說著,瞥瞭一眼老古,又加上一句,“女的!”
  
  “哦……”老古訕訕地笑著,“那、那我以後再來。”
  
  老古紅著臉調頭出瞭酒樓,才走出不遠,忽然有個姑娘大呼小叫地追瞭上來:“老叔,我們經理叫你回去!”
  
  老古怔瞭怔,又跟著姑娘回到瞭酒樓。黃毛已經換瞭一副熱情的笑臉:“這位老叔,你是不是急著找份工作呀?”老古搓著手不住地說:“是呀,是呀,您看看有什麼合適我幹的,洗碗也行啊!”
  
  黃毛含笑道:“洗碗工我們也足夠瞭,如果你真想在這裡幹,我隻能安排你站門口瞭。”
  
  老古愣瞭愣,不明白地望著他。黃毛解釋說,這活兒就是站在門口迎接客人,女的叫迎賓小姐,你呢,就叫迎賓先生,這活兒講究的是站功,一天要連續站上幾個小時,再有就是嘴皮子要勤快,客人來瞭,說聲“歡迎光臨”,客人走瞭,說句“歡迎再來”。累是累點,可賺的不少哩!
  
  老古一聽有點猶豫,論站功,自己站瞭幾十年講臺,一點兒問題都沒有。他是顧慮面子問題,一大把年紀瞭,還拋頭露面的,感覺挺難為情。
  
  黃毛笑瞇瞇地問他願不願意幹。老古心想暫時也沒有別的去處,一咬牙就答應瞭。
  
  第二天一早,老古換上酒樓提供的西裝,紮上領帶,戴上帽子,往門口一站,嘿,還真像模像樣的。
  
  剛站瞭沒多久,忽然有個男人大步向酒樓走來,進瞭門口,忽然又退瞭回來,不高興地對老古說道:“你咋不懂禮貌呢?客人進門瞭,說‘歡迎光臨’啊!”
  
  老古如夢方醒,剛才確實是忘說瞭,連忙一氣補瞭幾句“歡迎光臨”。男人這才滿意,哈哈一笑,邁步進去。
  
  才過瞭一會兒,老古聽見背後有人喊瞭一聲“嗨”!回頭一瞧,還是剛才那個男人:“我要走瞭啊。”
  
  “啊,啊……”老古慌亂之下,忘瞭臺詞,說瞭句,“您走好!”
  
  男人眉頭一皺:“你應該說‘歡迎下次再來’!”
  
  老古忙不迭地說:“是,是,歡迎下次再來!”
  
  男人又哈哈一笑,卻沒有走,摸出根煙,在門口停車場悠閑地轉瞭一圈,掉頭又走瞭回來。老古怔瞭怔,忙說:“歡迎光臨!”
  
  男人哼也不哼一聲,點點頭,挺胸進去瞭。就這一陣子的工夫,老古額頭就冒瞭汗,剛擦瞭把汗,又見那男人走瞭出來。老古臉上已經笑不出來瞭:“歡迎下次再來!”
  
  男人在門外站瞭一會兒,掉頭又進瞭酒樓。
  
  這男人看上去三十多歲,像個有錢人,不知為什麼要拿老古尋開心。一整個上午,他好像要給老古上培訓課似的,進瞭出,出瞭又進,反反復復幾十趟,把老古折騰得滿頭大汗。最後,這傢夥終於鉆上瞭一輛小車,揚長而去。
  
  送走瞭這位瘟神,老古長出瞭一口氣,問旁邊的女服務員:“剛才這位是誰呀?”
  
  服務員把一切都瞧在眼裡,十分同情地說:“他呀,就是我們的老板楊百萬啊!”老古“哦”瞭一聲,心下既納悶又委屈,是老板,那也不能這樣折騰人呀!
  
  服務員安慰他說:“其實,老板這人平時很好說話的,對員工也不錯,可……也不知,他今天是怎麼啦。”
  
  老古嘴上不說,心裡卻不是滋味。
  
  PART。2調皮的學生
  
  第二天,老古在門口遠遠地看見楊百萬向酒樓走過來,趕緊誠惶誠恐地大聲說:“老板,歡迎光臨!”
  
  楊百萬眉飛色舞,哈哈大笑:“你知道我是老板,那就不用喊‘歡迎光臨’瞭,說句‘你好’吧,我出去的時候,說‘慢走’就行瞭。”老古唯唯諾諾地點頭答應。
  
  楊百萬滿面春風,可他卻沒有進去的意思,而是站在老古的面前,古怪地瞧著他直笑。
  
  老古被他笑得渾身不自在,正在想自己是不是又做錯瞭什麼,楊百萬突然冒出一句:“你真的認不出我來瞭?”
  
  老古嚇瞭一跳,又仔細打量瞭一下老板,然後瞪著眼直搖頭。楊百萬嘿嘿一笑:“古老師,你教過的學生當中,誰最調皮?”
  
  老古一聽,幾乎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楊小山!”
  
  “哈哈!”楊百萬大笑,“我就是楊小山,楊百萬是我的外號!”
  
  老古大吃一驚。在他的印象中,楊小山那時候隻有十來歲,瘦瘦的像隻小猴子,最調皮搗蛋瞭。楊小山小學畢業後,老古就再也沒見過他,隔瞭二十來年,當然認不出來瞭。
  
  楊小山有點得意地告訴老古,他那天來應聘的時候,自己就看見瞭,所以讓黃毛把他留瞭下來,並且特意交待安排他站在門口。老古面對著自己二十多年前的學生,心頭別有一番滋味,喃喃地說瞭聲:“謝謝。”
  
  楊小山笑著說:“古老師,您也不用感謝我。當我認出是你後,一下子就想起瞭小時候被你罰站的情景來。記得有一次進教室時,我忘瞭說‘報告’,你還叫我進進出出說瞭十幾次呢。所以那天我一想,好吧,就讓你站門口算瞭……”
  
  聽到這,老古的臉色刷地就難看起來,兩隻手禁不住微微發顫,低下頭沉默不語。楊小山為啥讓自己站門口,為啥進進出出地折騰,總算是明白瞭,那是要報當年罰站的仇啊!
  
  楊小山臉上帶著笑意,問道:“古老師,您不會介意吧?”
  
  老古竭力平息瞭一下自己的心情,輕輕搖搖頭說:“不會。”
  
  楊小山一仰頭,笑著進去瞭。  

  PART。3永遠的老師
  
  這天,老古正在門口站著,有個男人低著腦袋走瞭進來。老古說瞭句:“歡迎光臨!”那男人好像嚇瞭一跳,下意識地抬頭看他一眼,突然喊瞭出來:“古老師,是你呀?”
  
  老古看瞭看,不認識。男人忙指著自己,說:“古老師,是我啊,李大嘴!”
  
  原來,這人不是別人,正是楊小山小時候的死黨李大嘴。這兩個傢夥當年在各自班上,都是頭號搗蛋鬼,李大嘴沒等小學畢業就跑瞭,整天跟一些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
  
  李大嘴奇怪老古怎麼會站在這裡,老古臉上一紅,正想說什麼,李大嘴急匆匆地擺擺手:“不妨礙你瞭,我找楊小山聊會兒。”說罷進去瞭。
  
  打從李大嘴來過後,楊小山一直怪怪的,整日裡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這天,進酒樓的時候,他用很古怪的眼神看瞭老古一眼,忽然輕聲說瞭句:“下班後,你來一下我辦公室。”
  
  老古一怔:“什、什麼事?”
  
  楊小山笑瞭笑:“你教我的時候,放學後不是經常留我下來嗎?”
  
  老古心中突地一跳:自己以前是有這麼個習慣,放學後要留下成績差的學生來補補課,不用說,楊小山是被他留得最多的。這小子難道還想留自己補寫作業嗎?
  
  下班後,老古走進楊小山的辦公室,問他到底什麼事。楊小山笑瞇瞇地說:“古老師,別急呀,你先坐下來喝杯茶。”
  
  老古一屁股坐瞭下來,心說倒要看看你能玩出什麼花樣來?楊小山卻一改以前的態度,恭恭敬敬親自送上一杯茶來。
  
  老古也不跟他客氣,咕嘟喝瞭一口說:“老板,您留我下來,是想繼續罰站呢,還是要寫什麼作業?”說著,老古站瞭起來。
  
  楊小山臉上一紅,上來雙手把他按回沙發裡去:“古老師,我那是跟您開玩笑的,你怎麼當真瞭?”老古又咕嘟喝瞭口茶,沒吭聲。
  
  楊小山一臉認真地說:“古老師,從明天起你別站門口瞭,到裡面來幫我收錢吧,你要是不敢收錢,就在一旁坐著看看也行。”
  
  老古怔住瞭,這小子咋一下子變瞭?這意思不是讓自己吃閑飯嗎?
  
  楊小山誠懇地說:“古老師,我是說真的啊!李大嘴您還記得吧?前段時間他來找過我,說瞭些莫名其妙的話,還讓我照顧他的傢裡人。哎,也不知道這小子犯瞭什麼事兒,昨天真被抓起來瞭。”
  
  老古吃瞭一驚,楊小山嘆瞭口氣,又說道:“古老師,我昨晚想瞭整整一夜,嚇出瞭一身冷汗啊!您也知道,當年我和李大嘴是全校出瞭名的壞學生,可我好歹念完瞭中學。昨天,聽說他犯事被抓,我就在想啊,為什麼我沒走上他那樣的路呢?”
  
  老古睜大眼,問:“為什麼?”
  
  楊小山看著老古,慢慢說道:“就是因為您經常罰我站門口啊!我雖然屢教不改,可您從來沒有對我放任不管,而李大嘴那班的老師,早就對他失望瞭,連罰都懶得罰瞭。以前我老記著您罰我的仇,直到昨天我才知道,其實是您救瞭我啊!您說,我咋能再讓您站門口啊?”
  
  老古鼻子一酸,幾十年教書生涯的一幕幕湧上心頭。他眼眶紅紅的,臉上卻是一副寬慰的笑容,大聲說道:“小山啊,老師總算沒有白教你!不過,我還是站門口吧,我知道,你這酒樓裡,就這個位置我能幹!”
  
  第二天一大早,老古照舊站在大門口當迎賓先生。楊小山下瞭車走過來,老古看見瞭,正要叫出“老板”兩個字,卻聽見楊小山遠遠地先喊瞭聲:“老師好!”老古的眼淚一下子就出來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