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愧疚

  阿雪在網上讀到一則用英文撰寫的短文,最近,在好友的聚餐會上,她娓娓轉述故事內容。
  
  有個男人,買瞭一輛夢寐以求的嶄新轎車,晚上連做夢都會笑出聲來。有一天早上,拿瞭一罐亮油,要去為新車打光,然而,萬萬想不到,此刻,他那四歲的兒子,居然蹲在車子旁邊,用一塊尖利的石頭,胡亂地刮割車子,深藍色的轎車,像結瞭一張醜惡的蜘蛛網。他氣血上沖,一個箭步飛上前,抓起孩子胖嘟嘟的小手,發瘋似的用那個裝著亮油的罐子拼命地打、重重地打、狠狠地打,一下又一下、一下再一下,打打打、打打打,住手時,哭得歇斯底裡的孩子幾近昏厥。在這一剎那間,他喪失瞭的理智,完全回來瞭。
  
  火速送往醫院,孩子柔嫩的小手,骨斷筋裂,已是無可救治的傷殘,醫生不得不動手術把他的五根手指切除掉。
  
  孩子蘇醒之後,眼淚汪汪地問父親:
  
  “爸爸,我的新手指,什麼時候才會再長出來啊?”
  
  這個問題,好像一勺沸油,迎面向他潑來,那股鉆心的痛,使他恨不能以頭撞墻,把頭顱撞個稀爛。那種痛,迅速蔓延,由皮膚滲透入肌肉,再由肌肉深深地鉆入骨髓,全身上上下下、內內外外,沒有一寸是不痛的。
  
  他踉踉蹌蹌地回到傢後,用盡全身的力氣,發狂地踢那車,踢踢踢、踢踢踢,恨不能用蠻力把車子踢進溝渠裡。接著,他蹲下來,用手溫柔地撫摸著被孩子刮出的那些亂線,摸著、看著,突然,他雙目圓睜,如遭雷擊,這,哪是什麼亂線呢?孩子用尖石刮出來的,其實是幾個歪歪斜斜的字:“爸爸,我愛你!”
  
  當天晚上,這位父親就自殺瞭。
  
  阿雪讀這故事時潸然淚下,因為它喚醒瞭她一份塵封已久的黑色記憶。
  
  阿雪結婚時,有人送瞭一隻水晶花瓶給她,價格上千。她視如拱璧,放在陳列櫃裡,隻有在宴請貴賓時,才讓它插花亮相。花,她隻買玫瑰,因為她認為僅有艷紅的、碩大飽滿的、像火般燃燒著的玫瑰,才配得上那晶瑩剔透的昂貴花瓶。
  
  這天晚上,她在房裡看書時,廳裡突然傳來瞭“哐啷”一聲巨晌。她沖出房外,赫然看到心愛的水晶花瓶已化成瞭一地晶亮的碎片,而她14歲的兒子,正滿臉驚慌地站在陳列櫃前。
  
  “你!”她聲如裂帛地喊,好像冷水驀然傾入瞭滾燙的油鍋裡,怒氣“噼裡啪啦”地飛濺一地;她飛撲過去,不由分說,便“啪啪”地用力摑瞭他兩記耳光;盛怒之下,出手過重,隻見觸目驚心的鼻血一滴滴往下淌;然而,此刻,她的心被水晶碎片割傷瞭,她看不到兒子的傷。兒子捂著鼻子,以哭腔說道:“媽媽,對不起!”說完,便快步走進瞭房間。她站在原地,惡狠狠地想:無端端打碎我這樣珍貴的收藏品,不打,哪行!
  
  一個小時後,氣稍稍消瞭,便到房間裡去看他。
  
  他已經睡瞭,臉朝墻壁,好像在向墻壁傾訴心中的委屈。她靜靜地退出房間,然而,就在這時,在他的書桌上,她瞥見瞭一樣東西。
  
  一束花。
  
  艷紅的、碩大飽滿的、像火般燃燒著的玫瑰。
  
  玫瑰花旁,擱著一張粉紅色的卡片,上面,是兒子秀氣的字跡:“親愛的媽媽,母親節快樂!”啊,明天就是母親節昵!她驟然明白瞭他為什麼要拿那個水晶花瓶。
  
  她呆呆地站著,眼淚狂流。
  
  阿雪說完後,現場一片靜默,大傢的眸子都隱隱約約有亮光晃動,因為啊,大傢心中都有一個角落,或多或少,裝著愧疚。對孩子的愧疚。許多時候,物質,是會不經意地把父愛和母愛謀殺掉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