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同面案

  PART。1初臨險地
  
  半個月前,狄仁傑患瞭傷寒,這天剛有所好轉,仆人侍候他起床,參軍洪亮則建議到外面曬曬太陽。狄公伸瞭伸胳膊腿,還有些倦怠,便擺擺手道:“算瞭,還是看看書吧。”
  
  狄公來到書房,剛要把積壓的公文批閱一下,洪亮面帶難色地進來,說:“老爺,本不想告訴你的,可人命關天,小的不敢隱瞞。”狄公放下手中的公文,道:“洪亮,但說無妨。”
  
  洪亮遞上一封信函,狄公一看原來是吏部公文,上面說平谷縣縣令韋大昌幾日前被匪人所害,特命狄公速往追查。狄公看罷,隻覺渾身發冷,原來這韋大昌自己再熟悉不過瞭,還曾共事過,想不到竟死於歹人之手。
  
  狄公忙命人備馬,帶著洪亮和幾個衙役趕到瞭平谷縣衙。隻見縣衙門前一片蕭瑟,守門衙役個個無精打采,見狄公來瞭先是一驚,仔細一看是官傢人,才向裡面通稟。
  
  少時,師爺趙丙迎瞭出來,哭道:“狄大人,我傢老爺死得好慘啊!您可一定要還他個公道啊!”
  
  狄公安慰瞭幾句,便由眾人引進客廳。這時,韋大昌的妻子也來拜見狄公,又是一陣痛哭,狄公稍加安慰,便問案情始末。
  
  原來,就在七天前的一個夜裡,盤踞禿雞嶺的土匪突然殺進瞭縣衙,衙役們個個措手不及,死傷不少。韋大昌聽見動靜,便披衣出來查看,誰知正碰上土匪,竟死在瞭亂刀之下。
  
  狄公聽完,隻覺渾身上下直冒冷汗,忙命人帶路,去勘驗屍體。眾人來到後院,隻見幾具屍體平放在那裡,都是慘死的衙役。查看完畢,卻不見韋大昌的屍體。師爺向屋子內一指,道:“我傢老爺的屍體陳放在靈堂內。”
  
  狄公來到靈堂,隻見韋大昌由白佈罩著躺在花叢中,一股濃烈的草藥味撲面而來。狄公便問這是何故。趙丙趕緊解釋,原來是怕屍體腐爛便撒瞭不少草藥。
  
  狄公點點頭,伸手去揭韋大昌身上的佈簾,一看嚇瞭一跳。原來整張臉血肉模糊,甚是恐怖。狄公靜默片刻,又將佈簾重新罩上。
  
  趙丙上前問道:“大人,我傢老爺的案子能否偵破?”狄公道:“沒有偵破不瞭的案件,不出三天此案可破。”趙丙要留狄公吃飯,狄公婉言謝絕,帶領洪亮等人返回驛館。
  
  PART。2深夜遇襲
  
  晚上,洪亮見狄公面色難看,便命人給狄公熬瞭一碗參湯,兩人聊起瞭韋大昌的案子。正聊得投機,突然窗外人影一閃,狄公冷不防被嚇瞭一跳,湯匙差點掉在地上。
  
  洪亮忙提刀追瞭出去。但見皓月當空,哪來的人影?洪亮前後轉瞭轉,便返回去。可剛進屋內,隻見參湯灑瞭一地,窗戶敞開著,狄公已然不見。洪亮隻覺腦袋“嗡”的一聲,料定中瞭調虎離山之計,狄公被人劫持瞭。
  
  洪亮嚇得滿頭大汗,但很快又鎮靜下來,他走到窗臺前仔細檢查,隻見上面還真留下瞭足印,便順著追瞭出去,但隻追出百餘步便瞭無痕跡瞭。洪亮失望地坐在地上,心想要是狄公有個三長兩短,自己也別活瞭。
  
  正在這時,突然聽到一個痛苦的呻吟聲。洪亮一驚,尋聲音找過去,隻見月色下有一個老人。洪亮上前仔細一看,心中大喜,原來竟是狄公!
  
  洪亮趕緊把狄公扶回屋內,隻見狄公面色土灰,還受瞭點輕傷。洪亮忙問方才發生瞭什麼事情。
  
  狄公啞著嗓子,有點生氣道:“還不是被歹人劫持瞭,要不是我急中生智,恐怕早成刀下之鬼瞭。”洪亮趕緊認罪,狄公有氣無力地示意他下去。
  
  次日,狄公很晚才起來。洪亮命人熬瞭碗清火湯,親自端來。狄公喝瞭一口,覺得微苦,便冷著臉問道:“這是什麼東西,你要毒死本官不成?”說完,把碗摔得粉碎。
  
  洪亮有點吃驚,回道:“老爺,這不是你常喝的清火湯嗎?小人聽您嗓子啞得厲害,就命人熬瞭一碗。”
  
  狄公拍瞭一下腦門,道:“昨夜驚著瞭,一時什麼都忘記瞭,命人再做一碗來吧。”
  
  洪亮見狄公氣消瞭,這才大著膽子問道:“老爺,這回放哪幾味藥,鹿茸可否?”狄公思忖片刻道:“可以,你自己定奪吧。”
  
  狄公喝完再次送來的清火湯,洪亮提醒道:“老爺,韋大昌的案子該如何處理?”狄公恨恨道:“這群土匪甚是兇惡,本官決定先把韋大昌的喪事辦理完畢,然後請朝廷出兵剿匪。”
  
  洪亮回道:“老爺,最近幾日您的身體有恙,不如讓小人代您去辦理韋大昌的喪事,如何?”
  
  狄公撓著頭皮想瞭一下:“也好,我本不願去那種污穢的地方,想來昨夜倒黴定與見瞭韋大昌幾人的骯臟面目有關,你就去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