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陳坤:最好的時光

  2011年是陳坤爆發的年份。《肩上蝶》、《建黨偉業》、《錢學森》、《龍門飛甲》、《畫皮2》和《幸福額度》將與觀眾見面。陳坤把這兩年描述為他最好的創作狀態,在日前和魯豫的對話中,他更是表示,“其實,在事業上面,我有非常大的野心。絕不是大傢所看到的柔軟的、毫無目標的、詩情畫意的小男人。絕不是。”陳坤成熟並自信著。
  
  2011年5月16日,陳坤個人工作室“東申童話”的第一個項目“行走的力量”在剛過百年華誕的清華大學拉開序幕。陳坤表示,之所以命名“行走”,是因為“平時都是通過行走來排解壓力,這會讓我更腳踏實地地去經歷自己的人生”。踏實,是陳坤一路走來給人最深刻的印象,雖然他的眼神有時很憂鬱。
  
  一個人的氣質很多時候是和他的成長環境有關的,比如陳坤,其憂鬱的因子可以追溯到他童年的成長歷程。7歲時,父母離異,特殊的傢庭環境令他被同學排斥。“那時候,在我們那個地方,同學裡面隻有我媽媽是離婚的。去郊遊的時候,他們就不帶我。小時候其實挺希望群體活動的,但那之後,我就習慣個體行為瞭。長大以後,所有的行為邏輯都以個體行為為出發點,包括運動。”
  
  對於那段生活,今天回過頭來看,他覺得自己是抱著感激心態的,“我很感謝小時候發生的事情。有一些很快樂的記憶,但也有一些很不開心的事情。就是因為那些不開心的事情讓我有瞭現在的個性,讓我那麼好勝、那麼自我、那麼極端地做事情。”
  
  要演戲先做人
  
  1996年,當陳坤決定報考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的時候,表演系的老師崔新琴第一次做表演系班主任,在那個主任教員(班主任)決定考生錄取的年代,兩個偶然讓她定下瞭當年考生中男生和女生的第一名。第一個偶然是考試還沒開始的時候,有個女生坐在考場門前哇哇地哭,那個女生叫趙薇;第二個偶然是考試的時候突然停電,有個男生能不用麥克唱歌,那個男生叫陳坤。對那次偶然的停電,多年跟拍北京電影學院表演系招生和學生生活的攝影師孫建三記憶猶新,“因為考試中間突然停電,聲樂考試的麥克不能用瞭,崔老師就問誰能不用麥克唱歌?這時候陳坤站起來說,‘老師,我能。’然後敞開喉嚨唱起來,剛唱瞭三句,崔老師就喊停,當時的陳坤有點懵。崔老師喊停是想讓旁邊的老師看看這個學生是不是隨身帶瞭什麼器材或者設備,這個學生當然不會帶什麼設備,在場的老師都被這個學生的聲音給征服瞭。崔新琴因此也記住瞭這個考生,在隨後的考試中格外註意,並最終將男生專業的第一名給瞭他。”
  
  從北京電影學院畢業後,陳坤在面對媒體的時候最常說的一句話是“要演戲先做人”,而這句話是崔新琴在他們入學第一天送給他們的演戲原則。讀大學期間,崔新琴對陳坤的要求是嚴格的,她很少表揚陳坤,因為在她眼裡,這個學生是有爆發力和潛力的,他內心是一個驕傲的人。其實,在大學三年級之前,陳坤曾考慮轉系,因為他得到老師的表揚太少。但就在那個時候,在崔新琴的推薦之下,他出演瞭自己的第一部電影《國歌》。
  
  趙寶剛拯救瞭我的人生
  
  當初,趙寶剛為《永不瞑目》挑選男主角肖童時,曾在陳坤和陸毅之間猶豫不決,掂量再三,最後還是忍痛舍棄瞭他。可是陳坤的身影始終在趙寶剛的心裡揮之不去。於是他在《像霧像雨又像風》中為陳坤特意安排瞭陳子坤這個角色。陳子坤是陳坤的第一個電視角色,而角色本身也像“陳子坤”這個名字一樣,是為陳坤量身打造的。陳坤因此一炮而紅。回首自己的成名劇,陳坤表示,“對我而言,趙寶剛拯救瞭我的人生,他讓我對演藝圈有瞭信心,能夠堅定地走下去。”
  
  陳坤的作品從《像霧像雨又像風》到《金粉世傢》,從《理發師》到《雲水謠》,從《花花型警》到Ⅸ畫皮》,從《建國大業》到《讓子彈飛》,陳坤角色多變,曾經有媒體評其為“內地版梁朝偉”,能夠演繹多樣的角色。而對這些角色,他在嘗試中吸收和蛻變。有一段時間,陳坤覺得自己是“去嘗試、吸收更多的營養,和更多不同角色去碰撞,和不同類型的電影接觸的時候瞭。比如《門》裡的蔣中天是在任何時代都存在的有心理問題的男孩,《雲水謠》裡的陳秋水角色就是紮實的,可能過幾年,片子黃瞭一點舊瞭一點,但是情感是恒定不變的,《理發師》也呈這樣的形態。《花花型警》也是我個人嘗試的一部分,它更像香港的文化,快速、準確、時尚感,或多或少有一定的特定性,而且我面對的是一個我以前不太瞭解的文化環境,確實讓我長瞭不少見識,瞭解到香港電影人是用這樣的方式來創作,並且創作出很有風格的表演形式。我也蠻樂在其中”。
  
  被薑文看好的接班人
  
  俊朗的容顏,是明星的通行證,但俊朗的容顏有的時候對他們的表演而言,卻是一道障礙。因為很多人都把你當做偶像明星看,而不是實力派演員。因此很多電影明星以“毀容”的方式讓自己由“偶像”而“實力”,從而在表演上真正地登堂入室。陳坤為電影角色“毀容”從《花木蘭》開始,在《讓子彈飛》中達到瞭一個極致。很多人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陳坤要在《讓子彈飛》中有那麼極致的演出,對此,陳坤認為:“我身上有匪氣,《讓子彈飛》這部作品給瞭我表現的機會,並可以延續到我生活裡面。”這個角色原本不是陳坤來演的,而是“我跟導演要求,他才給我的,所以他把另外的角色和原本的角色融到瞭胡萬這個人身上。”在陳坤看來,“胡萬是從小很想成為土匪的這樣一個人,他成長的過程中需要一個力量強大的人成為他的偶像。所以到最後一場戲,胡萬死的那場戲,其實我就想表達出:我想成為你。”
  
  拍攝《讓子彈飛》的時候,陳坤入行12年,如果12年是一個輪回,那這部電影讓他付出瞭很多很多。“當時我看第一稿的時候,我給這個人物做瞭一個小傳,大意是這個人物是怎麼出生的,他父母是什麼樣的,是什麼血型,喜歡什麼顏色,平時我在‘大哥’身邊是什麼樣的,我跟他們的關系是什麼樣的,我都想得比較透。”“每一場有我的戲,薑文都會特意提前15秒讓全場安靜。有一次,本來是想拍我坐在一個角落裡的全景鏡頭,他從攝影機裡看到我的眼神很特別,就把鏡頭推近成瞭特寫。後來他問我平時做什麼運動,我說瑜伽和打坐,他說打坐要保持下去。”薑文曾給陳坤發短信說,“凡事都從忙裡錯,誰人知向靜中修”。“薑文讀得懂我!”陳坤說。
  
  《讓子彈飛》讓薑文對陳坤做出未來中國電影“一哥”的評語。對此,陳坤很開心,也很自信,“這種開心是比其他的榮譽還開心。因為他本身是個很天才的演員,還是導演,導演說的我就相信,因為我覺得他不說假話;況且,這本來也是我的願望。我也不需要去躲藏,那是未來發生的,也許我準備得不好,未來就不是。但我未來想成為的,那我就去追。我覺得這個東西是很坦蕩的,我現在不是,未來也許是,也許不是。如果導演他對我有信心,我自己也努力的話,我未來就是。”
  
  三年“信馬由韁”
  
  2008年在演完《畫皮》之後,陳坤給自己放瞭8個月的假,讓自己享受普通人的生活,陪傢人、逛街、泡咖啡館。“從2008年休息8個月到再出來再拍戲,就決定給自己三年的時間,到2011年前,我要通過各種類型的電影,不管大小的角色,隻要我感興趣的,都要去爭取、去學習”。
  
  8個月之後,電視劇《故夢》把陳坤拉瞭回來。“因為在這個電視劇裡,我可以從十幾歲演到90歲,我喜歡看到平實的生活。他是一個貴族,在平凡的生活裡實實在在地老瞭,但心裡保留下來瞭很多真實的感受。這個我很喜歡。”
  
  重新回來的陳坤果然很不一樣,經陳凱歌力薦、韓三平欽點的《建國大業》中扮演年輕的蔣經國,和張國立、馮小剛等前輩飆戲中,他不卑不亢、張弛有度的表演,第一次讓觀眾忽略瞭他帥氣的外表。導演黃建新覺得,“陳坤眼睛裡有年輕人的銳氣和理想的光芒,這是很多演員沒有的。”
  
  《建國大業》隻是一個好的開頭,用陳坤的話說,“中間這個小成績,不會縮短我的訓練期,當然也讓我增強瞭信心”。他正迎來的是自己演藝事業最好的狀態,他要用走入角色內心的方法成為角色,並以此在中國的銀幕長廊上留下自己的身影。就像他在2010年金雞百花電影節上獲獎後面對觀眾和評委所說的那樣,“你們給我這個機會,你們一定不會後悔。”
  
  三年在角色選擇上的“信馬由韁”,在2011年顯示瞭力量,一年內可能有6部他參演的作品公映,有媒體開始用“陳坤年”來修飾中國電影的這個年度。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