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這車是誰的

  農村有個說法,叫“撈大水魚”,每逢發大水,下遊的人就紛紛拿傢夥等在河邊,看見什麼撈什麼。二寶雖說住在城裡,卻也是個“撈大水魚”的發燒友。這段時間老是下雨,大雨加小雨,天天下不停,好多街道都成瞭魚塘。
  
  這下,二寶又有瞭用武之地。別人都是巴不得呆在傢裡,他可不,天一亮就冒著雨出去撈“魚”瞭。忙活瞭大半天,果然撈到不少小“魚”:一隻塑料臉盆、半瓶洗發水、三包方便面、五個汽車牌子……
  
  二寶撈得不亦樂乎,越發起勁瞭,等到瞭一條積水沒膝的街道,他突然眼前一亮,看見街上孤零零地停著一輛電動小三輪,車上沒人,三個車輪子都淹在水裡。
  
  二寶圍著小三輪轉悠瞭好半天,也沒見有人來,心想:這可真是一條“大魚”啊!雖然明知這車不可能是被大水沖來的,二寶還是把它看成瞭一條“魚”,不撈白不撈。他咬咬牙,上前試著拉瞭拉,嘿,能拉動。於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把車直接拉回瞭傢。
  
  在傢填飽瞭肚子,二寶看著那條“大魚”,心裡終究不太踏實,於是披上雨衣又出去瞭,打算去偵察一下,看有沒有人來找車。
  
  到瞭那條街,二寶的眼睛一下就直瞭。咋回事?
  
  原來就在剛才停車的地方,又出現瞭一輛一模一樣的電動小三輪。二寶揉瞭揉眼,沒錯,真的又是一條“大魚”,車上空空的,還是沒人。
  
  二寶心裡直喊:天啊,不會吧?這不是要逼著我發財嗎?他猶豫瞭一會,還是決定一不做,二不休,四下裡看瞭看,便裝作若無其事地走瞭過去。
  
  一推車子,能動!二寶一使勁,剛把車拉離瞭幾步,突然身後響起一聲怒喊:“住手!”
  
  二寶忙回頭一看,後面不知什麼時候站瞭一個四五十歲的漢子,身上裹著一件舊雨衣,隻露出一張滿是胡子的臉。
  
  漢子怒視著他:“幹什麼呢?”
  
  二寶一驚,下意識地回答說:“沒幹什麼,拉車呢。”
  
  漢子哈哈一笑:“我當然知道你在拉車。我問你,這車你能拉嗎?是你的嗎?”說著話,他兩隻眼珠子瞪得大大的,胡子仿佛也豎瞭起來,嚇人的目光就像刀子一樣盯著二寶。
  
  二寶強裝鎮定,說道:“這車不是我的,難道還是你的?”
  
  “當然是我的!”漢子拍拍胸膛,咄咄逼人地說,“早上我就停瞭一輛車在這裡,沒想到竟被人偷瞭,你說,是不是你偷的?”
  
  二寶聽他這麼說,反倒不慌瞭,這傢夥說先前那輛車也是他的,可現在卻無緣無故又把車擺在這裡,神經病啊?他沖漢子打瞭個哈哈道:“別嚇唬人!大哥,你說這車是你的,有證據嗎?”
  
  這一問果然把漢子問倒瞭。他怔瞭半晌說:“這車不是我的,是我問朋友借的。”
  
  二寶這下完全放松瞭。自己的車偷瞭,又把朋友的車借來扔在這裡,除非腦子有病!他笑嘻嘻地說:“大哥,你別跟我來這套,我知道你也是出來‘撈大水魚’的。這樣吧,按規矩,見者有份,怎麼樣?”
  
  “放屁!”漢子似乎還想嚇唬嚇唬二寶,“誰跟你一樣‘撈大水魚’?這車明明是我借來的,你老實說,之前是不是在這兒偷瞭一輛,趁早還給我,要不我就報警瞭!”
  
  二寶鼻子哼瞭一聲,手一伸:“你想獨吞啊!好,你說車是你的,拿出證據來!隻要拿得出證據,不但這條‘魚’我不跟你搶,還把剛才撈到的那條‘魚’也送給你。”
  
  漢子怔瞭怔,沒說話,隻是抬頭看看天,這會兒雨終於停瞭。他把雨衣一脫,喊道:“好!我就給你看證據!”說罷,他跳上瞭駕駛位子,坐瞭下來,從懷裡摸出根皺巴巴的香煙,慢悠悠地抽瞭起來。
  
  二寶一看,這算怎麼回事?漢子卻拍拍旁邊的座位,招呼他道:“兄弟,上來坐坐。”
  
  二寶想:坐就坐,我還怕你不成。便也脫下雨衣擠瞭上去,順手接過漢子遞來的香煙,嘿嘿笑瞭:“大哥,你到底想清楚瞭沒有?你看,現在雨停瞭,一會兒人多起來,就不好辦瞭,咱們還是快點把‘魚’撈回去,怎麼分慢慢再說。”
  
  漢子吐出一個煙圈,不屑地看瞭二寶一眼:“想發財是要冒點風險的,這點小事你怕什麼?”
  
  二寶心想:老子才不怕呢,就算車主找來,我也隻是在這裡歇歇腳的。
  
  漢子又說:“你不是要看證據嗎?”二寶不耐煩瞭:“是啊,有就快拿出來啊!”
  
  “不急,”漢子慢吞吞地說,“再等十分鐘。”二寶一愣:“為什麼要再等十分鐘?”
  
  漢子笑笑沒有回答。二寶耐著性子等瞭一會兒,把煙頭一扔,說:“喂,十分鐘到瞭吧?”
  
  漢子低頭看看街上,說:“再等一會吧。”
  
  又等瞭一會,二寶坐不住瞭,跳下車來:“現在行瞭吧?”漢子把一隻腳探下去,這時街上的積水已經退瞭好多,水剛好淹沒腳面。
  
  “行瞭!”漢子說著,便也跳下瞭車,二寶站在一旁,瞪大眼看著他。
  
  漢子緩緩把車拉開,對著二寶說道:“兄弟,我把車擺在這兒是有原因的。你知道嗎?昨天我開車經過這,差點就出事,當時我嚇出一身冷汗啊,後來一想,咱這次命大是因為自己的車子大,要是騎自行車、摩托車的人呢?看又看不見,摸又摸不著,那還不連人帶車一塊完蛋啊……”
  
  說著話,漢子把車拉開,回頭朝剛才停車的地方看。二寶疑惑地順著他的目光望去,一看大吃一驚,那兒竟露出瞭一個嚇人的大洞,街上的積水正飛速地向洞口流去。
  
  漢子指指那個大洞,說道:“兄弟,這就是我的證據。我剛剛去通知人來維修,走開一下又不放心,怕有人掉進去,就故意把車子停在瞭這兒,誰知道……”
  
  二寶頓時慚愧不已,憋瞭半晌,才說道:“大哥,我這就去把車送回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