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豬眼看世界

  渤海邊太平村口,住著兄弟兩個,分別叫大牛、二牛,哥倆感情一直很好。
  
  大牛性格外向,頭腦靈活,借著房子在村口的優勢,開瞭傢酒館,生意挺不錯;住在隔壁的二牛不愛言語,但有的是力氣,就在自傢地裡弄瞭個豬圈養豬。
  
  二牛養豬與眾不同,白天把豬放養到野地裡,晚上才趕進豬窩,所以,二牛養的豬,味道特別鮮美。大牛的酒館有一道特色菜——烤乳豬,用的全是二牛養的小豬仔。
  
  說起烤乳豬,這可是滿漢全席中的一道名菜。大牛把這道菜加以創新改良:烤熟的乳豬,通體顏色如琥珀,香氣撲鼻,蘸些渤海邊特產的海鮮醬,入口即化,鮮而不膩。憑著這道菜,大牛的酒館名聲大噪,很多外地食客也慕名前來。烤乳豬這道菜的價格漲瞭好幾次,可是,大牛向弟弟收購乳豬的價格卻沒有相應提高。二牛沒說啥,二牛老婆有些不樂意瞭,整天在二牛耳朵邊嘮叨個沒完:“要是沒有咱們起早貪黑地喂豬,他哪裡弄那麼多小豬秧子啊!”二牛聽瞭,也隻是笑笑而已。
  
  這天,二牛用車裝著10隻小豬崽給大牛送貨。可是,回來的時候,二牛發現,大牛隻給瞭9隻豬崽的錢,他立即回去找大牛。大牛拉著二牛走到後院,指著那些豬崽,說:“兄弟,當哥哥的咋會糊弄你呢,明明是9隻啊,你自己數數。”
  
  二牛翻來覆去數瞭幾遍,的確是9隻。他無話可說瞭,悶悶不樂地回到傢,把事情和老婆一講,老婆當時就跳起來,躥到大牛的酒館門口,破口大罵:“還親兄弟呢,明明10個豬崽非說是9個,也不怕昧心錢賺多瞭不得好死!”
  
  當時,正是飯口,很多食客圍攏過來看熱鬧,二牛老婆來瞭精神,把陳谷子爛芝麻、有影沒影的事情全廣播出來瞭。
  
  大牛氣壞瞭,擠進人群,“啪”,伸手給瞭弟媳婦一個耳光。二牛老婆幹脆坐在地上,抓把土抹在臉上,撒起潑來:“來人啊,殺人瞭,活不瞭啦……”
  
  聞聲趕來的二牛看見老婆被大牛欺負,一下子怒火直撞腦門,撿起塊破磚頭,向酒館的玻璃窗扔去。隻聽“嘩啦”一聲,兩米高的大玻璃被打得粉碎。大牛老婆也沖瞭出來,幾個人扭作一團,把很多食客都嚇跑瞭。
  
  這件事情後,大牛二牛徹底斷絕瞭來往。
  
  大牛的酒館因為收不到二牛的豬崽,烤乳豬的味道差瞭不少,食客漸漸地少瞭。二牛呢,養的豬需要自己找買主瞭,可是他為人木訥,沒少上豬販子的當,有一次被一個販子白白騙走瞭20頭豬,分文都沒拿到。
  
  一天深夜,二牛忽然被大牛傢傳出的奇怪聲音吵醒,他偷偷爬上院墻,眼前的場面把他嚇壞瞭:隻見幾個蒙面人把大牛和大嫂綁在院子裡的椿樹上,還有幾個影子在大牛的屋子裡晃動——大牛傢來瞭強盜!
  
  二牛悄悄爬下來,想去村裡喊人,他剛要開門,被老婆一把拽住瞭。老婆問清情況,推搡瞭二牛一把:“活該,這是報應!你要開門,被強盜聽見,不得連你一起殺瞭啊?”
  
  二牛聽瞭,一屁股坐在地上,不知所措瞭。他們豎著耳朵,一直聽到隔壁院子沒有動靜,然後傳來大嫂撕心裂肺的哭叫:“我的錢啊——我的錢啊——”
  
  轉天,二牛打聽到大牛傢被強盜洗劫瞭2萬元現金,還有一些首飾什麼的。
  
  大牛一臉愁容,二牛心裡也很不是滋味,他好幾次想走進大牛傢安慰哥哥幾句,卻總是走到門口又退瞭回來。
  
  初秋的一個夜晚,雷電交加,一個閃電過後,二牛傢的屋頂突然冒出瞭火苗,火苗很快燒成瞭大團的火焰。二牛嚇傻瞭,站在院子裡發呆,這時,他看見大牛接好瞭一根水管,站在墻頭上,把自來水噴向著火的屋頂。二牛回過神來,也提瞭水桶沖過去。兄弟倆齊心合力,終於把火勢壓瞭下去,一會兒,傾盆大雨直落下來,火被徹底撲滅瞭。
  
  驚魂初定的二牛一下子跪在滿身是水的大牛面前:“哥,我對不起你啊!”兄弟倆抱頭痛哭。
  
  雨下瞭一整夜,第二天天亮,大牛傢院子裡積滿瞭雨水,積水下得很慢,大概是大牛院子的下水道堵瞭。二牛就在院墻根刨瞭個通道,讓積水從自傢的下水道排走。很快,大牛傢的積水排幹凈瞭。
  
  當大牛和二牛一起打開大牛傢的下水井蓋,想疏通下水道的時候,他們被眼前的情景嚇瞭一跳:一隻大肥豬被卡在下水道裡!肥豬已經被雨水溺死,但是,豬的眼睛還睜著,呆愣愣地“看”著兄弟倆。
  
  二牛忽然明白過來瞭——那隻丟失的豬崽,原來是掉到瞭下水道裡,這些日子來,它靠酒館的泔水長得又肥又胖,身體把下水管給堵死啦!
  
  豬崽之謎解開瞭。兄弟倆都很羞愧,唉,俗話說狗眼看人低,我們哥倆是豬眼看兄弟啊,真是慚愧,慚愧。
  
  從此以後,大牛二牛繼續合作,大牛酒館的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二牛的養豬場也越來越壯大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