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張繼科:我就是一隻“藏獒”

  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首次征戰世乒賽男單比賽就舉奪魁,張繼科迎接自己首冠的方式有些特別,他先是躺倒在地雙手掩面,隨後怒吼著撕開瞭上衣領口,將衣服撕成兩半,赤身跑上看臺與教練擁抱。那一股子狂野和肢體上的行為藝術霎時讓球迷們震驚瞭,這無疑是顛覆中國乒乓球運動員傳統形象的一個舉動。在國傢乒乓球隊的精英中,藏著這麼一隻“藏獒”,不鳴則已,一鳴驚人。
  
  “為什麼說他像藏獒呢?就是說不講理,什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他的這個潛力,在我看來是最可貴的。”從主教練劉國梁的話中,不難看出張繼科在賽場上的特點,“他屬於那種反差比較大、情緒波動比較大的人,好的時候像藏獒,老虎都不怕,誰都敢咬;差的時候就木木的,像隻大笨狗,那種慢啊、笨啊、重啊,兩面的反差比較極端。”
  
  張繼科確實隻是在場上比較張揚,而且是有選擇性的,隻在大賽的賽場上霸氣外露,“我就是那種越到困難的時候越能激發潛能的人,越到大比賽整體狀態越好,所以劉導說我像藏獒吧。”長得眉清目秀,賽場之下話也不多,但張繼科那強大的心臟卻似乎就為瞭大賽而生。因此他第一次參加世乒賽男單比賽就扳倒王勵勤、波爾、王皓等世界頂級球員奪冠,“在我的印象中,世錦賽是空白的,沒有失敗過,也沒有成功過。因為未知,所以才造就瞭我今天的勝利。”直到半決賽擊敗波爾之後,張繼科都沒想過自己會奪冠,他在世乒賽之前給自己定的任務隻是進入前八,“但一上來就以2比0領先,到第六局還以10比5領先,那時候才確實覺得有希望瞭。”
  
  張繼科的微博上有這樣一段話:“人一輩子隻有七次決定人生走向的機會,兩次機會相隔約七年,大概25歲後開始出現,75歲以後就不再有瞭。這50年裡的七次機會,第一次不易抓到,因為太年輕,最後一次也不用抓,因為太老,這樣隻剩五次瞭,這五次機會裡又有兩次不小心錯過,所以實際上隻有三次機會瞭。”在浪費瞭六個賽點之後,張繼科最終還是把握住瞭這次機會,但這時,他才隻有23歲。
  
  “要隻是正常贏,沒有那麼艱難驚心的話,我想我不會有(撕球衣)那樣的舉動的。”張繼科坦承他確實過於激動瞭,結果太完美,讓他退場後接受記者采訪時也有點兒語無倫次:“我有撕球衣嗎?”事後,張繼科說撕球衣都是突發奇想的,“就是想釋放一下自己,因為很渴望拿這個冠軍,拿到瞭特別激動。”但奪冠後的那個晚上,張繼科睡覺做瞭個夢,夢到這一切都是假的,他驚醒過來,跑到廁所拿瞭把剪子一頓猛紮自己的胳膊,看會不會疼,“當然是沒紮出血的那種。”
  
  肌肉是這樣練成的
  
  18年前,父親張傳銘帶著隻有五歲的張繼科開始打乒乓。球童的小時候,比同齡人少很多玩的時間,更何況是在中國萬裡挑一出人才的國球乒乓。
  
  張繼科的童年很少有玩具,全國比賽拿瞭冠軍,爸爸給買瞭自行車。傢裡還有可玩的,就隻剩乒乓球拍和一個足球瞭。
  
  “繼科”的名字源自“白巫師”濟科,父親希望兒子能喜歡上足球。可不到一年,張傳銘作出瞭一個正確的決定,讓兒子放棄足球,轉項乒乓球。
  
  父親的嚴格訓練培養瞭小繼科鋼鐵般的意志,母親徐錫英就曾多次對人講:“我兒子從來不會撒嬌,還在讀小學時,他的自理能力就已經很強瞭,做事特別有主心骨。”
  
  為瞭讓他練出好的體魄,張傳銘讓張繼科每天晚上練完一整套蛙跳、單腿跳、交叉步、並步、跨跳,“那絕對是被逼的啊!”張繼科七歲時,張傳銘就帶他到海裡遊泳,鍛煉協調性,以致後來張繼科“見瞭大海就想吐”。
  
  直到長大之後,張繼科才真正理解父親當年的苦心。在國傢隊裡,張繼科的身體素質相當過硬,他的臥推成績隻比成績最好的王勵勤少兩公斤,其他隊員的成績被遠遠地甩在後面,此外張繼科擊球瞬間的爆發力也是國傢隊裡最強的。世乒賽奪冠後在全世界電視觀眾前秀出的那一身完美的肌肉,都不得不歸功於從小就開始的身體訓練。
  
  新生代,冒得最快
  
  2004年,正當張繼科在國傢隊嶄露頭角時,卻因隊內違規被退回山東省隊,這一退就是兩年。“回省隊的第一天,我就剃瞭光頭,戴上帽子,誰也不想見。但第二天早上我又想通瞭,我想不行,現在所有人都說我不行,越到這會兒,就越要證明給他們看,我能夠重返國傢隊。”於是他拼命訓練,經常熬夜苦戰。
  
  經過在省隊的兩年磨煉和沉淀,張繼科終於又回到瞭國傢隊。兩進國傢隊的張繼科依舊少不瞭被罵,世乒賽前在廈門封閉訓練,劉國梁曾罵張繼科,“再不好好練就滾蛋!”不過張繼科很瞭解自己,“劉指導越罵我,我就越來勁,越覺得我不行,我就越要證明我行。”
  
  今年初,張繼科幾乎是以摧枯拉朽之勢奪得世乒賽資格。從德國公開賽到隊內直通選拔賽,他在半個月內豪取14連勝,從奪得本賽季首個職業巡回賽男單冠軍,到四天內兩勝德國名將波爾,再到一路淘汰三位北京奧運會奪冠功臣,張繼科在隊內直通賽最後一戰與馬琳激戰至決勝盤,一向“鐵血”的馬琳在“更鐵血”的張繼科的攻勢下崩潰瞭。賽後,劉國梁說張繼科是打瘋瞭,因為決勝局中,能讓馬琳崩盤的人還真不多,可是張繼科卻做到瞭。張繼科給劉國梁的驚喜並沒有到此為止,新一代“拼命三郎”首次參加世乒賽男單比賽就拼下瞭冠軍。
  
  少說話多做事
  
  賽場下的張繼科,人們無論如何不能把他和“藏獒”聯系起來。“性格?我覺得我屬於正常吧,不是太外向也不是太內向,年輕人基本都是那樣子瞭。”很難用一個具體的詞去概括自己,或許也是當下年輕人的基本特征,他們在熟人面前是話癆,跟陌生人講話則不溫不火不咸不淡。
  
  他的主管教練肖戰則認為張繼科性格內秀,目標堅定,做事執著,勤於思考,但並不多說話。“封閉訓練時,我對他的要求也比較多,我們倆約定好,在封閉訓練中苦練,爭取有更大的突破。結果有一天他突然告訴我說,手都疼得抬不起來瞭。”肖戰嚇瞭一跳,指責張繼科怎麼不早說,肩膀有傷還堅持大強度的訓練。張繼科沒有解釋,隻是一直說:“真的太疼瞭,抬不起來手。”這麼說著,眼睛還不離開訓練計劃表。肖戰看到他這樣,頓時明白瞭,他又犯瞭毛病,有事不好意思說出口。其實原因很簡單,因為作瞭約定:一起扛過這一階段的封閉訓練。“他追求的是完美,就是答應什麼都要做到。”
  
  張繼科喜歡照顧人,說起這個優點他還一臉壞笑:“照顧人能攢點人品,對打比賽可能有幫助。”他對隊友夠義氣,集訓時,跑到超市買東西,張繼科也不忘打電話給同寢室的隊友問想吃什麼,最後方便面、飲料、零食買瞭一大堆,還特意給肖戰拎瞭一箱他愛喝的蘇打水。對球迷也同樣如是。有一次,一球迷在球館外攔住張繼科要簽名,簽完瞭,球迷說他還有一朋友在路上正趕過來見他,請求他等一等,這一等就是十分鐘,張繼科沒吭一聲直到等到人來。
  
  “拿冠軍的瞬間還有激動的成分在裡面,但很快就平靜下來瞭。拿著這個冠軍,我就會想去拿下一個,比這個冠軍更重要的一個。”在國乒歷史上,世乒賽冠軍都會參加來年的奧運會,張繼科的倫敦前景也很明朗。不過張繼科對此倒是很坦然:“距離倫敦奧運會還有一年多,對我的職業生涯來說,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我對自己的優缺點都非常清楚。賽前我就跟自己說,12年不行還有16年,沒必要將事情看得那麼重。”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