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高粱紅成汪洋的血海

  生存在這塊土地上的我的父老鄉親們,喜食高粱,每年都大量種植。八月深秋,無邊無際的高粱紅成汪洋的血海,高粱高密輝煌,高粱淒婉可人,高粱愛情激蕩。秋風蒼涼,陽光很旺,瓦藍的天上遊蕩著一朵朵豐滿的白雲,高粱上滑動著一朵朵豐滿白雲的紫紅色影子。一隊隊暗紅色的人在高粱地裡穿梭拉網,幾十年如一日。他們殺人越貨,精忠報國,他們演出過一幕幕英勇悲壯的舞劇,使我們這些活著的不肖子孫相形見絀,在進步的同時,我真切地感到物種的退化。
  
  ——莫言《紅高粱》
  
  在檳城的夜,喝著冰鎮果汁,看著面前這個黎巴嫩人,微胖,並不英俊,隻是一個很平常的生意人,他的心也曾被人世間的聚散離合狠狠錘打過——每個人的心都會被錘打。美一點醜一點,聰明一點愚蠢一點,面對神的考驗時,都一樣,都必須自行堅強起來。成長是一件寂寞至死的事,因為你幾乎不可能從外界汲取力量。每個孤單的夜晚,低聲怒吼的瞬間,被空虛感拋至半空,都得自己一個人面對。
  
  ——吳蘇媚《去印度學倒立》
  
  他暗中尾隨著她,觀察著世界上他最愛的這個人的驚鴻般的身影、舉手投足的儀態和她那早臨的成熟。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她自由自在的樣子。她在人群裡矯健的步伐,使他嘆為觀止。她不是撞在別人身上,就是被人傢的籃子鉤住瞭衣裳。他不得不邁步小跑才跟得上她。而她卻在熙熙攘攘的街上隨意從容地走著,不同別人相撞,像蝙蝠在黑暗中飛翔。
  
  ——[哥倫比亞]加西亞·馬爾克斯《霍亂時期的愛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