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職業的變遷

  年輕漂亮的上海交大女碩士,畢業後進入一傢著名的會計師事務所,看似走進瞭一條前途光明的金光大道,堪稱年輕人讀書就業的典范,不知要羨煞多少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傢長。
  
  可惜,上班才半年,女孩竟然累死瞭。
  
  曾經,“四大”、投行成為名校畢業生眼中的就業天堂。我曾親耳聽到某投行老總的××萬年薪的美麗預期,也聽到他介紹的“每周8天、每天25小時”的恐怖工作制度;另一傢著名投行則在京城某五星級大酒店舉辦招聘見面會,除瞭聆聽臺上高管講解“我們有多牛”之外,奢華的自助餐更令當年那些“土包子”大學生印象深刻。
  
  十幾年過去瞭,金融危機到來,雷曼兄弟破產,投行沒那麼牛瞭。相應地,在這樣的名外企打工也不似當初那麼光鮮。
  
  在這樣的企業工作,累,是肯定的,雖然不像“每周8天、每天25小時”那樣恐怖,也足以把身體不好的年輕人累出急性腦膜炎;收入呢,有報道稱“剛入職碩士起薪可以達到每月五六千元,工作幾年後月薪過萬的不在少數”,這個價位,在物價飛漲的今天,似乎也不那麼令人稱羨瞭。
  
  這倒讓我想起另一種職業——出租車司機。20世紀80年代,市場經濟剛剛起步,出租車行業得風氣之先,在“研究導彈不如賣茶葉蛋”的時代,他們就可月入數千,絕對是“先富起來的一部分人”。
  
  無須十年寒窗,不用復雜培訓,會開車就能賺這麼多,清貧半生的老爸差點兒讓我選擇瞭的哥之路。我那時雖然年輕,卻也不甘心地反駁:“開出租車,不就跟書上講的駱駝祥子差不多……”20多年過去瞭,的哥的收入仍是當初的兩三千,世界卻已天翻地覆。
  
  我那時能預見的哥行業的沒落,並非我天生英明,而是略略懂得一些常識:市場經濟的最大特點,就是在充分競爭的情況下,利潤會越來越平均化。勞動力作為商品,同樣具有這一特性,在某一行業剛剛興起的時候,從業人員的短缺會造成壟斷利潤,但充分競爭之後,昔日高居雲端的職業,就會回歸正常價值。
  
  在這個意義上,的哥早晚會變成祥子,“四大”的審計師,也終歸是會計。二者一度成為年輕人的職業首選,沾的還是轉型期市場競爭不充分的光。
  
  新西蘭大地震,幾位中國護士魂斷異鄉,同時讓我們瞭解到,原來那裡護士的收入竟超過部分醫生。這同樣符合市場原則,在市場經濟已經爛熟的西方,大多數職業都已競爭到社會平均水平,收入高的行業,要麼是需要特殊才能、準入門檻高,要麼就是危險、苦累的工種。那裡的護士收入高,不是因為從事這個職業有多難,而是因為臟、累,少有人願意幹。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