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強盜與懦夫

  摘要:為探新婚妻,肉攤小販半夜歸傢路遇強盜,於是,一出強盜與懦夫的喜劇就此上演。
  
  小路象一條灰白色的帶子,宛延在星月灑照的山間。森林茂密的半山腰,大石頭上坐著一位身穿汗褂的小夥子。忽然間,石頭後面草叢中傳出一陣“沙沙”聲,小夥子警惕著站瞭起來,環視著身前身後,心想:該不會遇上啥吧……
  
  正當小夥子胡亂猜想著時,猛然間“呼啦”一陣響動,草叢中一個黑影竄到小夥子面前。
  
  “不許動!要從此路過,留下買路錢!跟你半夜瞭,快把錢拿出來,否則老子三刀六洞還不跟你留全屍!”一個憋著勁的聲音幹嗥著。
  
  小夥子被陡然一陣吼叫嚇得渾身亂顫。
  
  月光下,高而瘦的“蒙面人”雙手平端著一個不知是啥的東西,半蹲在距小夥子約三米開外的上方,小夥子頓時隻覺頭麻腦炸手抖腳亂晃……
  
  “別動!你想找死?!”“蒙面人”再次吼叫著,隨即慢慢走上前來,“知道老子拿的啥嗎?一槍兩眼放倒你!真是的,上天有路你不走,入地無門你偏來,哼!哼哼!”
  
  “蒙面人”語氣很硬,出口便是影視劇中千篇一律的“強盜腔”,但內心卻恐慌又矛盾,心想:萬一這小子發現我手中玩意兒是假的,萬一……憑他那身滾刀子肉我今天還不、還不……不怕!影視裡那些鬼傢夥還不是跟我一樣,對方隻要聽得一個“死”字就他媽媽的怕得不行,真敢對著幹的畢竟是少數。
  
  小夥子心中害怕自不必說瞭,後悔沒聽新婚老婆“少走夜路”的話,怪隻怪自己想抱老婆,撇下肉攤半夜回傢。
  
  小夥子本想說些告饒的話,但好一陣上牙碰下牙,嘴裡“嗚嗚”瞭半天卻說不出話來,於是心想:幹脆跟他磕幾個響頭,生死頭無英雄,就算老天也會原諒,我咋渾身不著勁兒啊,我會不會……越想越害怕的小夥子,雙腿一軟,身子禁不住向後仰去。
  
  “蒙面人”把小夥子的“嗚嗚”叫聲誤為在運氣功,特別見小夥子身子向後一倒他更害怕瞭,呀!呀呀呀!這不正是常在影視裡看過叫啥“地趟拳”的麼?!又莫非是“倒地連環腿”?!既然敢懷揣“大錢”走夜路,既然敢……不行,他肯定會功夫!他肯定有暗器!常聽說這種人出手快得連麻雀子也躲不過,完瞭!今天我完定瞭!他媽媽的,頭次犯兇偏就碰到個不怕砸的橫鐵砣子,倒黴透瞭!我真他媽媽的錢迷心竅!
  
  蒙面人”後悔瞭,但又不敢跑,以為一跑更慘,留下來也許還能撿條小命。
  
  忽然間,森林中驟然響起一陣古怪而又巨大的聲音,小夥子與“蒙面人”被忽然襲來的聲音弄懵瞭,雙雙掉入更加茫然與恐懼的心境中。
  
  “剛才、剛才是啥在怪叫?”也不知是誰在問。
  
  “我也不、該不會是老妖吧?”更不知是誰在答。
  
  其實,所謂的“怪叫”與“老妖”不過是初夏時節夜裡響起的悶雷而已。
  
  此時,“怪叫”與“老妖”已然過去,惟有山風吹得樹梢草叢“呼沙”直響。
  
  異常心境中,“老妖”的“怪叫”與“呼沙”聲再度使夜暗中的小夥子與“蒙面人”感覺到此處不知是人間還是地獄。
  
  “朋友,剛才、你不會恨我吧?其實我拿的傢夥隻是、隻是鹵豬蹄兒,我、唉,都怪白粉兒害瞭我啊!”無地自容的“蒙面人”追悔莫及道。
  
  聽瞭“蒙面人”的話,小夥子隻覺臉上陣陣發燙。
  
  就在這時,遠處又傳來“老妖”的“怪叫”聲,原本餘悸未消的兩人再次陷入驚恐,竟然不約而同踩著高低不平的山道,一路向山下狂奔而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