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引蛋

  蘆花雞總是丟蛋,母親急得四下裡尋找。母親說,這雞丟蛋丟野瞭。
  
  過兩天,母親把蘆花雞放進草筐的時候,在雞的肚子下放瞭一個雞蛋。我說,不怕它跑瞭?母親說,有引蛋,它就不跑瞭。
  
  當時,我不懂。但這雞說不跑就真的不跑瞭。
  
  後來,母親再放進去的,隻是兩半個對接的蛋殼,蘆花雞下蛋的時候徑自就奔著那草筐去瞭。有一次,另一隻雞提前占瞭窩,蘆花雞安靜地在旁邊等瞭一會兒,直到那隻雞咯咯地把蛋下出,它才探頭探腦地跳瞭上去。
  
  再後來,母親幹脆放進去一個半圓的土豆,那雞也照樣上去。那個土豆整整待瞭一個夏天,秋天的時候,已經縮得很小,又黑又蔫,但雞因為這個土豆,沒有再丟過一個蛋。
  
  我當時想不明白,挺野的雞,怎麼後來會乖乖地聽命於一個土豆呢。
  
  許多年之後,我看到一些人頑固地堅守著人生中的一個目標,或者習慣性地奔赴著一個早已朽掉瞭的方向,才明白瞭生活也在重復著雞和土豆的故事。看來,人的頭腦中也容易藏著一枚看不見的“引蛋”,在歲月中,它迅速地長成一塊堅硬的石頭,擋住我們的眼睛,蒙蔽瞭我們的心靈,從而牽制瞭人生的進步。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