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史冬鵬:在奔跑中超越自我

  前不久,著名跨欄運動員史冬鵬高票當選2010年河北十大新聞人物。評委的頒獎詞是:“他在追趕劉翔中超越自我。”
  
  這句話,恰是對大史運動生涯最精彩的概括。多年來,這位憨厚的中原小夥一直在自己的領域中不懈追求,然而直到過去的一年,當他戰勝劉翔、大放異彩時,我們才發現原來他的田徑人生和“翔飛人”一樣精彩、一樣成功……
  
  永不放棄
  
  “奔跑是我的特長,為瞭追趕劉翔,我要不停地向前奔跑!”多少年來,史冬鵬一直把這句話當成座右銘,激勵自己不斷前行。
  
  目前,史冬鵬正在教練蘆全彬的率領下全力備戰倫敦奧運會。對於史冬鵬來說,這是繼2008年之後又一個遠大的目標。在很多人看來,史冬鵬似乎早已習慣瞭“千年老二”的命運,因為跟劉翔生於同一時代,他的運動生涯註定非常艱難。甚至在2011年春晚彩排期間,小品演員還拿他和劉翔說事,蔡明的“女兒”追著蔡明跑:“你跑那麼快,你以為自己是劉翔啊?”蔡明扭頭回應:“你老追不上我,你是史冬鵬啊?”
  
  當記者問起這件事時,史冬鵬很大度地表示:“這事沒什麼可說的,跟我沒關系啊!我想編劇也好,演員也好,他們並沒什麼惡意。我現在隻想搞好訓練,然後有點自己的小快樂。”
  
  其實,類似的情況早已存在。多少年來,每當大史和劉翔同場競技,劉翔奪冠時,央視一位田徑記者常常提出令大史哭笑不得的問題。比如有次比賽後,記者馬上向史冬鵬劈頭蓋臉地問道:“第一總是劉翔,你以後有無信心?”史冬鵬當時沒說什麼,但這讓他的支持者感到不平。
  
  或許,正是因為史冬鵬的寬容和大度,他在體育圈人緣極好。瞭解大史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不善言辭的人,尤其是自小口吃,常常成為同伴嘲笑的對象,為此他總是說得少,做得多。
  
  十年前,在廣州九運會上,隻有17歲的史冬鵬第一次參加全運會,就獲得瞭一枚寶貴的銅牌。這個項目他才剛剛練瞭幾個月,這個全國第三名的成績對他來說可謂意義非凡。
  
  正是從那一年開始,史冬鵬做夢都在想著怎麼打敗劉翔。2001年的廣州田徑大獎賽,是18歲的劉翔和17歲的史冬鵬第一次交鋒。當年的亞洲欄王陳雁浩以13秒67奪冠,劉翔和史冬鵬以13秒70和13秒75分列第二、三位。第二年的釜山亞運會,是劉翔和史冬鵬的第一次國際大賽。離開北京前,蘆全彬教練特意叮囑他不要和劉翔拼,隻要發揮出自己的水平就行瞭。但發令槍一響,他滿腦子都是劉翔,把教練的囑咐拋到腦後,最終隻拿瞭個第四名。
  
  從那以後,史冬鵬學會瞭掌握自己的節奏。“不跟劉翔硬拼,隻爭取自己的好成績。”抱著這樣念頭的史冬鵬,執著地奮戰在110米欄的跑道上,一拼就是十年。
  
  雅典奧運會預賽被淘汰之後,史冬鵬打電話回傢。聽到兒子聲音哽咽,母親包又琴本想安慰一番,沒想到史冬鵬語氣馬上又變得樂觀起來:“媽,什麼都別再說瞭,我放松去瞭。”放下電話後,大史先跑到遊泳館拼命遊瞭好幾圈,還不盡興,又跑到著名的帕特農神廟遊覽一番。心氣平和之後,他告訴傢人:“下屆奧運會我一定要做得更好。”
  
  近幾年,史冬鵬開始更有針對性地提升跨欄技巧。實際上,就跨欄技術的不同層面而言,史冬鵬和劉翔各具優劣。根據比賽技術錄像顯示,史冬鵬的主要弱點在於下欄,劉翔一落地就上欄,而大史需要緩沖,因此每過一欄都可能造成落後。但是“大史的欄上技術,絕對是世界一流的,據國外媒體報道,大史的欄上技術可能還略好於劉翔”,大史的啟蒙教練鄭克宇向記者表示,“身高1米92的大史,相對於跨欄選手來講,腿長瞭一點,重心高瞭一點。和劉翔相比,他吃虧在個子太高、力量不足,但恰恰沖擊力卻更強。”在兩人狀態正佳時,0。3秒是他和劉翔兩人的真實差距。一前一後,不過是肉眼可見的前後腳而已,連一小步都算不上。當年劉翔贏約翰遜,劉翔和約翰遜的身體都是平行的,隻是劉翔的腳在前面一點。競技體育就是這樣,0。01秒便是天壤之別,冠軍隻有一個。
  
  對於很多運動員來說,知道自己超越劉翔無望,可能早都放棄瞭,然而大史卻義無反顧、永不言棄。終於,在2010年他迎來瞭自己職業生涯的又一個巔峰:先是以13秒42的成績問鼎大阪大獎賽冠軍;接著又在國際田聯鉆石賽上海站,以13秒39獲得亞軍,並以0。01秒的優勢首次戰勝劉翔;隨後大史又以13秒40的成績奪得全國錦標賽冠軍;以13秒53的成績獲得國際田聯世界杯銅牌,成為繼鄒振先、劉翔之後第三位在田徑世界杯上奪得獎牌的中國男子選手;在廣州亞運會上,萬眾矚目的“鵬翔組合”重新起飛,劉翔奪冠,大史以13秒38的年度最好成績名列第二……永不放棄的大史終於翱翔在屬於自己的天空。
  
  超越自我
  
  保定市富昌園一套60平方米的兩室一廳普通套房,這是史冬鵬的傢。北京奧運會前夕,記者曾到史傢采訪:客廳裡擺放著一個電視櫃和幾把木椅子;一臺29英寸的平板飛利浦電視機放在電視櫃上,旁邊有DVD機;梳妝間裡,有史冬鵬在日本比賽時給母親帶回來的護膚品。引起記者興趣的是,史冬鵬傢裡還保存著一張照片:穿著鮮紅運動服的劉翔和身著白色T恤的史冬鵬,勾著肩,摟著腰,笑容燦爛。留影時間是2003年8月20日,這是兩人在日本參賽、訓練之餘的合影。
  
  雅典奧運會後,史冬鵬的母親包又琴要求兒子拿這張照片找劉翔簽名。史冬鵬說:“媽,這有什麼好簽的。”拖瞭好久,他還是拗不過母親的命令,終於在芬蘭赫爾辛基世錦賽時,讓劉翔在照片上簽瞭名。
  
  關註劉翔的同時,人們的餘光也投射到史冬鵬身上——這個亞洲僅次於劉翔的110米欄運動員。其實,在沒有碰到劉翔之前,史冬鵬的田徑生涯同樣不是一帆風順的,但在他的內心卻一直有一種力量和自信,那就是堅信自己可以做得更好。
  
  據史媽媽透露,史冬鵬從小比較淘氣,喜歡將沖鋒槍、手表等玩具拆得亂七八糟,但他對自己特別喜愛的汽車玩具卻非常珍惜,直到現在他還喜歡搜集各種車模:有老爺車、賽車,還有現代版的各種汽車。讀小學四年級時,大史在體育方面的特長已經顯露出來。當時,保定市田徑教練鄭克宇到小學選拔苗子,他看中瞭史冬鵬:“跟我練跳高吧。”
  
  在運動隊,史冬鵬不服輸的個性還是會不時顯現。如果有人超過他,他會不高興;如果他超過對方瞭,他會很得意地說:“教練,我把那人比下去瞭。”不過,讓鄭克宇遺憾的是,史冬鵬直到體校畢業,跳高成績僅為1。85米,而他手下最好的隊員已經能跳到2。15米瞭。
  
  在跳高之路上沒有太多長進,鄭克宇也讓史冬鵬嘗試瞭別的項目。初三畢業後,史冬鵬來到瞭位於石傢莊的省隊練習三級跳。由於力量不足,一個多月之後他便被淘汰。
  
  不知道這些經歷讓史冬鵬的內心鬱悶瞭多久,但他懂得瞭如何對待失敗——隻要及時自我調整,這個世界不存在絕對的勝與負,隻要不斷超越自我,就會有突破,就能夠創造奇跡。
  
  或許,正是史冬鵬的這種精神,讓鄭克宇格外看好他,為此專門從保定趕到石傢莊,向跨欄組的蘆全彬教練極力推薦:“大史頭腦指揮四肢的能力要比一般的運動員強,也比較能拼。尤其是跨欄,初二時我帶他上欄,欄上感覺非常好,他好像有這方面的天賦。”
  
  在史冬鵬試過幾欄之後,蘆全彬點瞭點頭,握住瞭他的手:“你有點結巴,我也有點結巴,咱倆得握握手吧!”
  
  史冬鵬的結巴實際上是從幼兒園就開始的。他的兩任教練,包括鄭克宇、蘆全彬都有口吃的習慣。在保定業餘體校時是他口吃最厲害的時候,遇到有學史冬鵬說話的調皮隊友,鄭克宇就會嚴肅警告:“誰要再學冬鵬,我就扇他耳光。”不過,現在的劉翔也偶爾會壞壞地學史冬鵬的口吻打鬧逗笑,但都是成年人瞭,沒有人會真的介意。
  
  口吃的史冬鵬,選擇瞭將心事埋在心裡。知兒莫如母,包又琴告訴記者:“他不會說太多話,但心裡知道。”在省隊時,史冬鵬的母親下崗瞭,當時他在周記裡寫下瞭自己的心願:“訓練很苦,但我不怕。我要讓父母放心,而且將來一定要讓父母過上好生活。”也正是在那個時候,大史在110米欄的跑道上開始與劉翔並肩作戰……近十年來,盡管過程艱難,但史冬鵬執著、進取、超越的信念一直支持著他不斷創造自己的最好成績。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