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再打一眼井

  PART。1報恩打井
  
  做人得知恩圖報,不論現今的社會上有多少千奇百怪的變化,這個做人的道理是世世代代永遠不能變的。單說皇天村有個後生仔,名叫曾小山,他從小死瞭爹媽,在村裡吃百傢飯長大。這兩年,曾小山外出打工賺瞭點錢,他想:皇天村祖祖輩輩缺水,村民們得走很遠的山路到山坳打水,很不方便。於是,他特地在打工的城市請瞭位專傢,回到傢鄉,決定自己出資為村裡打一口井。
  
  曾小山領著那位專傢連續幹瞭半個多月,勘探瞭十多個點,終於在村裡的曾二牛傢門前勘探出一眼水源,村民們得知消息,十分高興,大夥兒齊心協力,經過千辛萬苦,皇天村有史以來的第一眼水井終於問世瞭。從井裡打上來的水晶瑩透明,喝上一口,津甜爽口,甜透瞭心房。老輩人說,這是從地底石頭縫裡擠出來的水,勝過瞭甘霖雨露,喝瞭能延年益壽呢!
  
  從此,無論清早、中午、黃昏,曾二牛傢門前都熱鬧極瞭,到這裡打水的大人小孩、男人女人,前腳走瞭,後腳又來。眾人的嘻笑聲、壓水桿“吱呀、吱呀”的歡叫聲、井水流進桶裡的“嘩嘩”聲,匯成一支歡天喜地的大合唱,滋潤著皇天村村民一個接一個的好日子。
  
  水井打好瞭,曾小山功成身退,又拎起行李準備外出打工。臨行前,他特意找到曾二牛,挺嚴肅地說:“二牛哥,這水井雖然打在你傢門口,但我們有言在先,必須讓全村人共享這眼水井,任何人不得獨自霸占!我就拜托你作為監督執行人,行麼?”
  
  曾二牛不傻,知道曾小山這話是沖著他來的,便拍著胸脯,“嘿嘿”笑道:“老弟,你放一萬個心,這水井雖說打在我傢門口,但是你出的錢,我兩個不霸占,誰還敢來霸占?”
  
  曾二牛說是這麼說,其實他早就對傢門前的這眼水井動起瞭歪心思,打起瞭小九九。他這人生得一張油嘴,能說會道,是個無利不起早、有利盼雞鳴的“尖尖鉆”。他早就在算:如果把這井圈起來,村裡人花錢來買水,一桶水收3角錢,10桶水就是3元,100桶水30元。全村25戶,平均每戶每天用6桶水,每天賣水的收入就是45元,一個月就是1350元,一年多少,算都算不過來瞭!乖乖,長此下去,自己就坐著收錢瞭!
  
  PART。2妙手奪井
  
  曾二牛知道不能蠻幹,隻有采取“軟索套猛虎,燈草捆將軍”的法子,瞅個機會合情合理地將這眼水井控制起來,再慢慢施展手段,將水井變成“錢井”。
  
  機會還真來瞭。轉眼到瞭夏秋交替之際,今年久旱不雨,山下河灘幹涸,山間溪水斷流,皇天村的這眼水井也開始供不應求,每天早晨隻打上來四五桶水便見瞭底。村民都是厚道人,一見這種情況,全都主動挑著水桶到山坳裡去挑水,把井水讓給那些老弱病殘的村民。
  
  這些天,曾二牛可沒閑著,一直在等機會,如今機會來瞭,他急忙從城裡買來臺水泵,連夜請人安裝。
  
  第二天,曾二牛傢便開始用起瞭自來水。隻要把開關一拉,井下的水便“呼”地一下輸進瞭樓頂的蓄水池,再沿著管子進入廚房、洗澡間……凡是需要用水的地方他都裝上水龍頭,方便極瞭。
  
  緊接著,曾二牛貼出一張“安民告示”:在井下水源充足的情況下,歡迎大傢從我們傢樓頂蓄水池裡放水,並請自覺繳納抽水上樓的電費。
  
  這一招,一下將全村人鎮住瞭:你如果說曾二牛霸占瞭水井,他卻歡迎你從他傢樓頂取水,取瞭水當然得交抽水的費用,他有理由呀!可這電費究竟得交多少呢?人傢又沒有明碼標價。少瞭不好意思,多瞭承受不起。村民們心裡不痛快,但也無話可說,就當這眼水井白打瞭!你不是要收錢嗎?我們寧願每天到山坳裡去挑水,也不上你傢買水!
  
  這事很快傳到在外地打工的曾小山那裡,他立刻匆匆趕回村裡,一瞧,還真有這事,當即找曾二牛理論。曾二牛這張嘴多少能說呀,幾個回合下來,他的收錢理論反而占瞭上風。曾小山說不過曾二牛,發瞭倔性子:你曾二牛霸瞭這眼井,我就動手再打一眼井!
  
  PART。3清冽甘甜
  
  曾小山把自己的想法跟村民們一合計,大夥一齊響應,不蒸饅頭蒸(爭)口氣,這會就是打遍皇天村每一寸土地,也一定要打出一眼井來……
  
  曾二牛聽說曾小山又帶著全村人在打井尋水,便“撲哧”一聲偷著樂瞭。找水,那麼容易的事?皇天村祖祖輩輩為這事吃瞭那麼多的苦,去年托我曾二牛的福,總算打成瞭這口井,這會又想瞎貓碰死耗子,做夢吧!不過,曾二牛畢竟做瞭虧心事,不敢出門,每天派小兒子去外面打探消息。
  
  消息不斷傳來,村裡人沒白天沒黑夜地幹,可到頭來半滴水都沒找著,曾二牛好不高興,他就等著賣水收錢。
  
  也許是皇天村村民的努力感動瞭老天,這天,曾小山終於在村口不遠處打出瞭一眼水井,而且隻打瞭十來米,地下水便像噴泉似的往上冒。雖說比到曾二牛傢門口那眼井取水遠,但比起到山坳下取水,不知方便多少。曾小山專門為這眼井建瞭間房子,安裝瞭抽水泵,在屋頂砌瞭一個密封的大池子,每天晚上預先把水蓄滿水池,第二天,來取水的村民隻要打開下面的水龍頭,便能取到甘甜透亮的井水瞭。
  
  曾二牛聞訊,猛抽一口涼氣,倒在竹躺椅上半天說不出話來。他知道,在天旱年能打出這麼多水來的井,那水一定是取之不盡的。換句話說,足夠全村二十餘戶人傢長年累月用下去!而自己“賣水”發財的美夢也就徹底破滅瞭!
  
  這天,曾二牛的小兒子從外面挑瞭一擔水回來,曾二牛一見,就大罵兒子沒出息,小兒子撇撇嘴,說:“你倒是喝喝看,這水又甜又清冽,比咱傢的強十倍。”於是,曾二牛取瞭碗水,喝瞭幾口,嘿,不試不知道,這水真比自己傢的強,喝著舒暢極瞭!原來,自從他傢單傢獨戶享用這眼井水以後,他發現井裡的水逐漸發生瞭變化,再也不像從前那樣晶瑩清亮,而是變得越來越渾濁,喝著還有股苦味。曾二牛在心裡暗暗叫苦:難道真是做瞭虧心事,老天爺要報應麼?
  
  曾二牛心裡有瞭這個結,便偷偷跑到鄰鄉向一位打井師傅請教。打井師傅問明情況後,點點頭,笑著說:“你這真是聰明人辦瞭糊塗事啊!實話告訴你吧,一眼水井至少要有十來戶人傢經常用,才能把井裡的水用活。你獨傢獨戶霸著一眼水井,能喝多少?能用多少?這水不活就成瞭死水,就會腐爛變色變味兒。道理就這麼簡單!”
  
  曾二牛滿臉羞得通紅,他耷拉著腦袋,張大著嘴巴,半天才吭出一聲:“我真不該動這歪心思!”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