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深山鼓聲

  百裡哀牢山深處,有個六十多戶人傢的村莊,村主任叫張大江,今年已經七十多歲瞭,身子板還硬硬朗朗的。
  
  這一天半夜時分,突然下起瞭暴雨,張大江睡不著覺,就爬起來,一步步走到樓上。樓上放著村裡的鎮村之寶,一隻三尺直徑的牛皮大鼓。張大江將窗戶關好,又一遍遍地撫摸著大鼓,看看鼓架子結實不結實,看看它是不是被雨水澆著瞭。這鼓還是明朝時,村裡的先人們隨大軍屯邊時帶來的,它曾經在戰場上鼓舞戰士們沖鋒陷陣,取得瞭一個個勝利。
  
  按村裡的老規矩,這大鼓隻能放在村裡德高望重的族長傢中,而且大鼓是不能隨便敲的,隻有每年的除夕夜、端午節、中秋節,才能由族長親自擊鼓慶賀。平時,隻有遇到緊急事,才能擊鼓,鼓聲一響,全村人就會聚集到族長傢門前的空場上,聽候指派。
  
  張大江正沉浸在回憶中,突然,他聽到一陣的聲音,這聲音來自底樓,在雨聲中顯得非常輕微。張大江悄悄摸到底樓,猛地拉亮電燈,一瞬間,一個熟悉的身影立在他的面前。
  
  “你,文才!你怎麼回來瞭?”
  
  來人是張大江的兒子張文才,他在城裡當官,這會兒顯然受瞭驚嚇,他慌亂地脫下雨衣,勉強地笑瞭笑,說:“爸,我有點事。”
  
  “你的司機呢?”
  
  “我自己開車回來的,沒帶司機。”
  
  “車呢?”
  
  “雨大,進不瞭村,停村外瞭。”
  
  張大江審視著兒子,總感到哪點不對頭,問:“你遇到難處瞭,是吧?說出來,爹幫幫你。俗話說:薑還是老的辣嘛!”
  
  張文才看著爹,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說:“其實也沒啥。我給你們二老存瞭點錢,可、可是我的政敵要在這件事情上陷害我。”
  
  張大江點點頭,盯著兒子的眼睛,一字一頓地說:“你—貪污瞭?”
  
  張文才臉一陣白,不自然地摸瞭摸身上的口袋。
  
  “掏出來吧,一共多少?”
  
  張文才不情願地從懷中掏出21個存折。就著燈光,張大江點瞭點,天,總共有472萬元。這一刻,張大江的腦袋“嗡”地大瞭,他看著兒子,心裡說:這真是他幹的?這就是自己引以為豪的兒子?
  
  張文才躲避著父親的目光,低聲哀求:“爸,您得幫我過瞭這一關。我不再這樣瞭,等風頭一過,我就辭職,我回傢伺候您和媽媽。”
  
  張大江搖搖頭,吐出三個字:“去自首!”
  
  “不,不,不!”張文才緊張地一個勁往後退,說:“我會被判重刑的,會被槍斃的,我怕!”
  
  “你拿這些錢時怎麼不害怕?”
  
  “爸,我錯瞭,以後我再也不敢瞭!”
  
  張大江冷冷地又重復瞭一次:“去自首!否則你就不是我的兒子!”
  
  張文才終於忍不住瞭,冷笑瞭一聲,說:“想不到,你竟要大義滅親。哈哈,好啊,我死瞭,你們也絕戶瞭。可是,我不想死!對不起,你既然不幫我,我也不再認你這個當爹的瞭,咱們大路朝天,各走一邊。”說著,穿起雨衣,就要走。
  
  “站住!你要上哪兒?逃跑嗎?讓公安通緝你嗎?你想罪上加罪嗎?”
  
  “哼,我今後是死是活和你沒有關系!”說罷,張文才撞開屋門,沖進風雨之中。
  
  短短幾分鐘發生的事,像是經歷瞭一個世紀,像是一場夢。張大江掐掐大腿,痛,生痛,說明不是夢。他感到身後有人,誰?回頭一看,是老伴。老伴已經嚇得直打哆嗦,戰戰兢兢地說:“文才怎、怎麼……”
  
  張大江痛苦地蹲下身子,不知下一步怎麼走。好一會兒,他站起來,走到酒缸前,舀起一碗酒,一仰脖,“咚咚咚咚”地灌瞭下去。然後一抹嘴,看瞭看身邊的老伴兒,像是下瞭很大的決心似的“唉”瞭一聲,抬起腿,“噔噔噔”地上瞭樓,他看著大鼓,自言自語地說:“鼓啊鼓,我得借用你一下瞭!”說罷,抄起鼓槌,運起全身的力氣,一下接一下地擊打起大鼓來。
  
  鼓聲穿透雨幕,像是一聲聲驚雷,在村莊的上空炸響。不是年不是節的,突然響起鼓聲來,這可是多少年也不曾發生的事。在這暴風雨之夜,大鼓的響聲驚醒瞭全村的人,不消一刻,張大江傢屋前的空場上,已經聚集瞭上百號人。人們披著蓑衣、雨衣,一個個站在雨水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誰也不知發生瞭什麼重大的事,他們靜靜地等候張大江發號施令。
  
  張大江出來瞭。他沒有披雨具,任雨水打在身上、臉上。他掃瞭一眼全村的人,提高嗓音說:“鄉親們,今天,我張大江破例擊鼓瞭,為什麼?因為我傢出瞭個逆子張文才。大傢知道,他在城裡當官。可是,他變瞭,他不為咱老百姓辦事,他成瞭一個貪污犯!剛才,他回來瞭,可是又跑瞭。”
  
  人群中出現一陣騷動。
  
  張大江“嘩”地扯開自己的衣服,露出胸膛,拍瞭拍胸口,對天一指,說:“今天,我要當著鄉親的面,當著老天爺的面,說出一件壓在我心頭幾十年的事,那就是:張文才不是我的親生兒子!”
  
  人們的眼光齊刷刷射向張大江,看他是不是說胡話。
  
  張大江說:“我說的是實話。大傢都知道,45年前,我在外省幹得好好的,卻突然回來瞭,村裡人都認為我是故土難離,其實不是。那年,我的上司,一個縣長貪污瞭5萬塊錢,我這個縣長秘書呢,也貪污瞭6千塊錢。在法律面前,我主動坦白,受到瞭寬大處理。可是,那縣長拒不交代,結果被判瞭死刑!縣長臨死前,把他的兒子托付給瞭我,這個孩子就是張文才!”
  
  啊!張文才原來是那個縣長的兒子!
  
  這時,張大江的老伴兒走到他的身邊,對眾人說:“大江說的全是實話。我就是文才的親娘!”
  
  眾人又是一陣騷動。有人喊:“大爹,你要我們幹什麼?說吧!”
  
  張大江痛苦地搖搖頭,說:“我希望大傢幫助我,立即下山,去路上攔住文才,把他送到檢察機關!千萬不能讓文才再走他爹的絕路啊!”
  
  這話就是一道命令,眾人一下子散開,準備下山,走小路,攔住張文才。
  
  看著遠去的鄉親,張大江哭瞭,他對著雨幕中的蒼天,說:“老天啊,別讓悲劇再重演瞭!”
  
  突然,夜空中又響起瞭鼓聲,這鼓點又急又亂,沒有節奏。這是誰跑到傢中,擅自敲響瞭大鼓?
  
  鼓聲將人們再一次召回來,就在張大江和眾人不知所措時,屋門大開,張文才握著一把菜刀,跌跌撞撞走出來。原來是張文才擊鼓瞭。
  
  張大江看著張文才,他怕兒子做出危險的舉動,傷害鄉親們,於是,一步上前,死死地抱住瞭張文才。
  
  “爸,放開我!”張文才的臉刷白刷白,他將菜刀扔到地上,說:“你說的話我全聽到瞭。我拿刀不是要殺人,隻是想讓自己流點血,向鄉親們表明我的態度:我決定去自首!我要重新做人!”
  
  人群中鼓起瞭掌,有人喊:“這才對呀!”
  
  又有人喊:“文才,我們送你去自首!”說著,晃瞭晃手上的火把。
  
  張文才“撲通”一聲給張大江跪下瞭,說:“爸,謝謝您的養育之恩!謝謝您的教育之德!我去瞭!”
  
  “等等!”張大江說,“讓我擊鼓為你送行!”
  
  哀牢山的雨夜,一陣陣響徹雲霄的鼓聲在大山中回蕩,一隊由火把、手電組成的隊伍在大山中穿行。雨聲、雷聲、鼓聲、火把,伴著張大江老伴兒的淚水,讓張大江感嘆不已:歷史不會重演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