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借據傳奇

  PART。1秀才的怪招
  
  民國時期,桂南白州有個叫許三的小商販,靠小買賣養傢糊口。
  
  有一年,許三和朋友黃二皮搭夥到北海販幹貨,黃二皮帶的錢不夠,就向許三借瞭十塊大洋,說好回去就還。
  
  哪曾想,兩人打北海回來後,黃二皮對於還錢之事,吭也沒吭過一聲。
  
  這筆賬一拖就是半年。一次,許三到梧州販藥材,不想半路被強盜打瞭劫,許三的身傢錢財全被強盜搶瞭去,傢裡再無一個子兒,隻剩黃二皮處那十塊大洋的舊債。回到傢後,許三隻得前往東市黃二皮的攤子前討債。
  
  哪知,等許三把來意一說,黃二皮竟賴起瞭賬,說除非許三能把借據拿出來,可當初借錢的時候,根本就沒立借據。許三有口難辯,但也無可奈何,最後隻能恨恨地瞪瞭黃二皮一眼,踉踉蹌蹌轉身離去,走回到小巷子口,忍不住蹲在墻角掩面痛哭。哭瞭半晌,忽然有個人走到他跟前問道:“這不是許三嗎?”
  
  許三抬頭一瞧,說話的是他傢的一個鄰居。這人是大清國最後一批考中的秀才,六十多歲,無兒無女,窮困潦倒,靠給人寫幾封書信糊口度日。
  
  老秀才平日跟許三關系不錯,見狀驚訝地問:“什麼事這麼傷心啊?來,到我傢喝口茶。”
  
  許三隨他進瞭屋,坐下喝瞭碗茶,便悔恨交加地把黃二皮賴賬的事說瞭出來。老秀才聽罷,伸出尖尖的指甲一敲桌面道:“這黃二皮太可恨瞭!”沉吟半晌,又道,“可惜我自己窮得沒有隔夜米,沒錢借你做買賣。這樣吧,你要是信得過老夫,我就幫你要回這十塊大洋,不過,你一切都得聽老夫的。”
  
  許三一聽,仿佛抓到一根救命稻草,當下連連點頭。老秀才微笑道:“那好,今晚你就上黃二皮傢去,給他賠個禮,承認自己記錯瞭,對方並不曾借過你一分半厘錢。”
  
  許三聽罷,怔住瞭,他不知老秀才叫他這麼做有何用意,但現在走投無路,也隻能照做瞭,於是答應瞭告辭出門。晚上,他忍著一肚子氣來到黃二皮傢,見到黃二皮一傢正在吃飯,桌上又是魚又是肉,吃得正歡。
  
  許三不等黃二皮開口,就搶先照老秀才的吩咐說瞭自己的來意。黃二皮怔瞭半晌,哈哈大笑:“我早說過嘛,我借別人的錢從來都寫有借據的,哪會借過你的錢不還呢?”
  
  許三轉身欲走,黃二皮一把拉住他,說道:“來來來,咱們還是好兄弟,坐下喝一杯。”許三推辭不掉,隻得強裝笑臉坐下。可他內心悲憤,水酒進瞭嘴,全變成瞭苦藥,心下暗罵黃二皮不得好死。
  
  第二天一早,許三來到老秀才傢:“老先生,我已經給黃二皮認錯瞭,他怎麼還會還我十個大洋啊?”老秀才點點頭:“這就好瞭,你莫急嘛。”說罷走到桌前,攤開紙張,挽起袖子,細細地研起瞭墨,然後取過一支筆,叫許三道:“你來,給黃二皮寫張借據,向他借十塊大洋。”|故事會
  
  許三一愣:“黃二皮?他怎麼肯借我十塊大洋?”
  
  老秀才道:“你在最後寫明,三個月後連本帶息,一起奉還二十塊大洋。這人如此貪財,哪肯放過這個發財良機?一定會借與你的。”
  
  許三拿著筆猶豫不決,且不論黃二皮肯借不肯借,他可是白紙落黑字,給人傢把柄捏在手裡呢。況且,隻三個月時間,就要多還黃二皮十塊大洋,到時他拿什麼還給人傢?猶豫瞭半晌,他憤憤地把筆一扔:“老先生,這十塊大洋本來就是他該還我的,這麼一來,我雖然拿回瞭錢,可以後還得還給他啊!你這個算什麼辦法?”
  
  老秀才不慌不忙,含笑道:“你放心,我自然不會再讓你把錢還給他的。你信是不信,由你自己決定吧。”
  
  許三一聽,又顫抖著拿起筆,一咬牙,就在紙上寫下瞭借據。晚上,他借瞭幾個小錢,買瞭點禮物到黃二皮傢。果然不出所料,黃二皮一聽他來借錢,就苦著臉搖頭嘆氣,說自己最近生意虧得厲害,一個大洋也拿不出來。
  
  許三忙道:“二皮老哥,這回我是看中瞭一樁買賣,肯定會有賺頭,您就當幫小弟一次,當然,我也不會讓您白幫的,您看,借據我都寫好瞭。”說罷,從懷裡掏出借據遞上去。
  
  黃二皮疑惑地接過來,兩眼一亮,再反反復復看瞭三遍,確認沒什麼破綻,當下把大腿一拍道:“既然這樣,老哥就想辦法幫你一回吧,手頭正好有十塊大洋,本來是要攢著蓋房子的,兄弟急用,就拿去。”說罷把借據收進懷裡,進屋拿錢去瞭。
  
  許三知道他說的全是鬼話,心中冷笑一聲,數好錢起身就走。他徑直來到老秀才傢,進門就驚慌地說:“老先生,錢我已經拿到手瞭,接下來怎麼辦?”老秀才呵呵大笑:“拿到錢就好辦瞭,你不是正缺本錢嗎?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就當沒有借錢這回事。”
  
  許三半信半疑,心事重重地抱著錢回瞭傢。第二日,就拿這些錢做本,幹起瞭以前的小買賣。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