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就不讓你抽

  老於是個大煙民,抽瞭十幾年,一天三包,雷打不動。最近他咳個不停,醫生說他已經是重癥塵肺瞭,嚇得老婆阿花驚慌失措。
  
  回到傢,阿花立馬實行瞭三光政策:工資收光、煙收光、傢裡零用錢也收拾光,勒令老於不能再抽一支煙。老於愁啊,他靈光一閃,有瞭主意。
  
  這天早上,他故意起晚,無精打采地說:“阿花,我胃疼,可能是你給我吃的戒煙片有副作用……”說完,他便哼哈起來。
  
  阿花嚇瞭一跳,非要帶他去醫院不可,老於連忙擺手說:“你工作要緊,我自己去就成。”阿花隻好抽出幾張鈔票給他,囑咐他趕快去醫院看看。老於捧著“救命錢”美滋滋地向小賣部走去……
  
  隔三差五,老於不是頭疼就是腳疼,阿花似乎看出瞭些端倪,這天老於剛說自己腿有些疼,阿花馬上掏出一張醫保卡說:“這卡裡的錢,夠你用一陣子瞭。”老於一看,蔫瞭。
  
  老於煙癮難耐,苦苦等待機會。這天,兒子學校開運動會,讓傢長去當啦啦隊員。老於一看,機會終於來瞭,強烈要求去當啦啦隊員,還列舉瞭自己嗓音哄亮、體格強壯的優勢。老婆狐疑地掃瞭他一眼,還是把這個重任交給瞭他。
  
  臨出門,老婆手裡捏著二十元錢,說:“這是你和兒子的午餐錢。”又拿出四個硬幣說:“這是你們來回坐公交車的錢。”老於可憐巴巴地接過,不甘心地說:“老婆,當啦啦隊員費嗓子啊,你總得讓我們買瓶水吧。”阿花一拍腦門,連稱是,轉身回瞭臥室。
  
  正當老於慶幸計劃成功時,阿花出來瞭,說:“兩瓶水夠瞭吧。”
  
  等她握著的手一打開,老於暈瞭過去。原來,阿花手裡握著兩個“再來一瓶”的飲料瓶蓋,這是讓他去換兩瓶水吶!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