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城裡不平靜

  威爾遜在中國留學,最近正在學漢語。
  
  這天,好友約他到一傢餐館吃飯。那地方離學校不算遠,威爾遜就打算慢慢走過去。
  
  剛出校門不遠,威爾遜就聽一個姑娘叫道:“你是衣冠禽獸?”
  
  威爾遜一愣,回頭一看,卻發現是一個年輕姑娘在打電話,看上去她卻不生氣,還滿臉笑意。他不禁佩服姑娘的涵養,卻聽姑娘又說:“我剛剛在一絲不掛,等會兒咱們色狼門前見吧!”
  
  他正覺得費解,突然想起自己研究過中國歷史,知道從前一些黑幫的人說話都用所謂的黑話,旁人根本無法瞭解,莫非這姑娘也是黑幫的一員?威爾遜眼見姑娘漸漸走遠,身後又有人叫道:“今年還是少年犯嗎?”
  
  他一回頭,是兩個女人正說話,其中拉孩子的那個說:“不啦,今年我改販賣兒童瞭。”
  
  另一個聽瞭,說:“試試也好,要是好的話跟我說一聲,下次我也改販賣兒童。”
  
  威爾遜大吃一驚,想去報警,可望瞭望四周,轉眼一想,自己身在異國,還是少惹麻煩為好,就低下頭,隻管埋頭走。
  
  剛轉過一處街頭,他就看到一個胖子拍著一個瘦子的肩叫道:“好久不見,這段時間到哪發財瞭?”敢情是兩個老朋友見面呢,卻聽瘦子說:“近段日子不好過啊。你走得這麼急,想去哪兒?”
  
  胖子哈哈一笑,叫道:“我和幾個朋友正要去殺人放火呢,遇上你也算巧,一起過去幹一場吧。”瘦子也笑道:“不錯啊,一塊兒去!”說完兩人大笑著,興奮地離開瞭。
  
  威爾遜隻覺得心裡發寒,心想這城裡真是不平靜啊。他不由加快腳步,一路小跑,卻和朋友撞瞭個滿懷。
  
  朋友看威爾遜臉色不對,不禁奇怪地問:“看你心神不定的,遇上什麼事瞭?”
  
  威爾遜此時才長舒一口氣,說:“我總覺得這城裡不太平靜,黑道上的人太多瞭。”這時,他說瞭剛才一路上的見聞。朋友聽瞭哈哈大笑,道:“你也太敏感瞭,哪有什麼黑道啊,那打電話的姑娘說的是附近服裝店的店名,一傢叫‘衣冠勤售’,另一傢叫‘衣絲佈掛’,我還經常去呢,至於色狼,那是一傢發廊,叫‘澀廊’,和你想像的意思不同。”說罷還在他手心上將字寫出來。
  
  威爾遜還是不放心,又問:“可那個販賣兒童和殺人放火的人呢?”
  
  朋友又笑道:“看來你的中文還是沒學到傢,哪是什麼販賣兒童啊,那‘犯’是吃飯的‘飯’,他們說的是附近中學門口的兩傢飯館,一傢叫‘少年飯’,另一傢叫‘飯賣兒童’,好多傢長都在那兒給孩子訂飯。至於你說的‘蝦仁放夥’,那是一傢海鮮城。”
  
  威爾遜聽瞭連連搖頭,正要反駁,朋友拍拍他的肩說:“來來來,到飯館瞭,進去吃飯。”
  
  威爾遜抬頭一看,媽呀,隻見這飯館的牌匾上赫然寫著幾個大字:飯醉集團!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