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讓他醒一醒

  黃偉在省城經營著一傢電子器材公司。這一天,他回傢鄉縣城參加中學同學的聚會。因為堵車,他趕到酒店時,包廂裡早坐滿瞭人,很多同學圍著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正在聽他高談闊論。
  
  黃偉和同學打瞭個招呼,胖男人回過頭,原來是當年班上的調皮鬼張其,他跟黃偉握握手,遞上一張名片,說:“老同學,請多多指教!”黃偉一瞅名片,不禁肅然起敬,原來,張其是縣裡的城管局局長瞭。嘿,這小子高升瞭。
  
  幾天後,黃偉百無聊賴,便上網閑逛。他忽然心裡好奇,就登上老傢的城管局網頁看看。他打開網頁,點開領導班子,果然,張其是局長,上面還配瞭照片,看上去威風十足。
  
  黃偉又看瞭看網站上的其他欄目,看見有個公告,是關於招標采購的,城管局裡要購買一批對講機,歡迎大傢參與投標。
  
  這時,黃偉想到自己手頭上剛好有一批對講機,是外形換代被淘汰下來的產品,質量很好,但壓在倉庫裡好久瞭。於是他就琢磨著,把這些對講機送給張其,無償!
  
  黃偉摸出名片,當即打電話給張其,表達瞭自己的意圖。電話那頭,張其愣瞭一下,沒有黃偉想象中的驚喜,隻是說:“是嗎?那過來談談吧!”他的語氣甚至有點冷漠。
  
  無償捐贈還要我親自過去談談?黃偉不禁啞然失笑。算瞭,也許是局長做久瞭,有瞭架子吧,不計較。
  
  黃偉抽瞭個空,回到老傢,趕到張其的辦公室。張其客套瞭幾句,問:“我說黃老板,你這是有什麼要求呀?”
  
  黃偉犯瞭糊塗,什麼要求?
  
  張其淡淡地笑瞭,說:“你是要我們在電視上公開感謝呢?還是在我們網站上給你鳴謝?”
  
  黃偉明白瞭,原來是這個意思呀,也太小看我瞭。於是,他立即表態:“我是無償捐獻,不附帶任何條件!”
  
  張其驚疑地望著他。
  
  黃偉又重復瞭一遍:“我是真的想為你辦點實事。”
  
  張其想瞭想,說:“那好,老同學,我再和局裡的其他領導商量一下,到時再給你答復。我還有事,不陪你瞭。”
  
  這還要商量嗎?黃偉心裡一肚子問號,走出瞭城管局辦公樓。
  
  等瞭好幾天,黃偉也沒等到張其的回復,他就再一次登上瞭城管局的網站,沒想到招標結果出來瞭,是另外一傢經營通訊器材的新公司,標的達十多萬元。憑著自己的專業知識,黃偉一眼就看出,這東西貴瞭,而且是高瞭一大截。
  
  這就奇怪瞭,人傢無償捐贈的東西不要,偏要高價的器材,這是什麼道理呀?這道理也許別人不懂,但黃偉懂。他嘆瞭口氣,心裡說,張其十分懂得這潛規則啊,回扣拿瞭不少吧。
  
  慢慢地,黃偉也就把這事兒忘到瞭腦後。
  
  過瞭好幾個月,黃偉又回縣城辦事。辦完事,他忽然想起,老城裡有一條街道,經常會有一些人出來擺攤賣小吃,山珍海味也比不上這傢鄉小吃,於是他開著車就過去瞭。
  
  到瞭那裡,黃偉叫瞭一碗本地出名的豆芽粉,加瞭點辣椒,蹲在路邊吃瞭起來。
  
  正吃得起勁,一輛小皮卡“嘎”的一聲停下來,車上躥下幾個城管,揮舞著棍子,像遇見瞭天大的敵情,忽地撲過來,沖著那些攤販喊道:“走,走,又來擺攤啦!”黃偉躲避不及,被一個城管撞到身上,沒吃完的粉“啪”的掉到瞭地上。
  
  旁邊一個賣西瓜的老頭兒慌忙挑起擔子,說:“同志,我馬上拉走……”
  
  城管一擁而上,居然搬起幾隻西瓜就往地上摔,西瓜裂瞭開來,汁液像血水一樣四處飛濺。
  
  “再說一次,以後不許在這裡擺攤!”城管摔下一句話,上車揚長而去。
  
  黃偉驚魂未定,把錢塞給攤主,說:“他們這態度也太兇瞭吧!”攤主一聲苦笑:“有什麼辦法呢?混口飯吃不容易啊,我們這些小攤主到城管局找領導投訴過,但沒有用。”
  
  黃偉陷入瞭沉思。
  
  沒過幾天,附近街上的幾百個攤主都收到瞭一份神秘的禮物—一部對講機。
  
  此後,在這個縣城裡出現瞭一個有趣的現象:城管去瞭哪裡,得知信息的小販馬上就用對講機通知臨近街上的小販,這樣,那裡的小販馬上可以撤離。他們還彼此之間通風報信,甲街上的通知乙街,乙街上的通知丙街,像擊鼓傳花一樣,互通信息。這麼一來,城管氣壞瞭,但又無可奈何。
  
  這些對講機是黃偉暗中送出的,他想,在一個城市裡是需要管理的,但老同學這樣貪贓枉法、野蠻執法,自己也隻能這樣讓他醒一醒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