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警察制服

  約翰尼是個警察,這天,他在傢裡突然接到瞭一個電話—“約翰尼,我是德克斯,我正在洛杉磯機場,你還好嗎?”
  
  約翰尼驚呆瞭:六年前,他和德克斯是關系最好的戰友,他們在阿富汗打仗,有生死交情。後來德克斯受傷轉移,約翰尼退伍,從此失去聯系。一別數年,現在他是個警察,德克斯卻是聯邦調查局通緝的搶劫殺人犯!
  
  德克斯繼續說道:“我在電話簿上查到你的名字,猜你已經事業有成瞭,你結婚瞭嗎?”
  
  “是的,六個月前結的。”
  
  德克斯爽朗地笑道:“開車過來吧,帶著你老婆。我們一起吃飯聊天,我在航空公司大樓等你……我太高興能見到你瞭!”
  
  約翰尼掛上電話,心情復雜。顯然,德克斯並不知道約翰尼當瞭警察,否則不會約他,而約翰尼出於警察的職責,必須要配合聯邦調查局抓捕罪犯!
  
  約翰尼對身邊的妻子瑪麗說:“德克斯邀請我們吃飯,他可能化瞭裝,但不管怎麼變我都能認出他,我得去指認,聯邦調查局才能抓住他。”
  
  約翰尼當即給聯邦調查局打電話,兩個負責此案的特工剛巧不在。他又給調查局長打電話,請他轉告特工,他和妻子現在趕往航空公司大樓,如果有變動,他將通知調查局長。
  
  瑪麗很不安,她知道約翰尼的手槍剛巧拿去修理瞭,而德克斯一定攜帶著武器,而且絕不會束手就擒,太危險瞭!
  
  約翰尼脫下警察制服,把它掛到衣櫃裡,換上運動衫、休閑褲,他安慰妻子:“不會有事的,德克斯不認識聯邦調查局的人,他們會在他毫無察覺的情況下,從兩邊撲過來抓住他。”
  
  兩人剛走進航空公司的候機廳,一個男人就從皮椅上站瞭起來,他大約三十歲,一頭烏發,身材和約翰尼差不多。他一把抓住約翰尼,親昵地叫著約翰尼的綽號,很顯然,他就是德克斯,而且對一切毫無戒備!
  
  約翰尼偷偷地看瞭一眼候機廳的大門,聯邦調查局的特工還沒有來。
  
  德克斯說:“天快黑瞭,讓你太太為我們做點傢常菜吧,我的飛機凌晨兩點才起飛呢。”
  
  約翰尼知道德克斯身為通緝犯,不願意在公共場合呆太長時間,但眼下特工還沒來,他很著急,於是盡量拖時間,說瑪麗沒準備今晚做飯……
  
  說心裡話,約翰尼很為德克斯難受。德克斯天性不壞,從阿富汗回國後他處境惡劣,才多次搶劫銀行,殺人放火。聯邦調查局早和約翰尼面談過,斷定德克斯總有一天會跟老戰友聯系,要求他協助抓捕,但約翰尼實在不希望指認德克斯的人會是自己。
  
  德克斯笑著問瑪麗是不是願意為他做頓飯,瑪麗明白約翰尼復雜的心情,這樣拖延下去會引起德克斯的懷疑,於是她說:“十分願意。等下路過超市時,我進去買點啤酒之類的東西,這樣我們的晚餐會很豐盛的。”
  
  一旁的約翰尼很快明白瞭—她是要報警,於是便同意瞭。
  
  回傢的路上,車子駛到一傢超市門口,瑪麗一個人下瞭車,跑到超市後面的電話亭,給調查局長打電話,說他們按照德克斯的要求準備回傢吃晚飯,並說瞭自己傢的地址。
  
  局長說兩個特工剛到機場,他會馬上跟他們聯系,還會派便衣警察協助特工,局長說:“你們到傢後,他們會包圍你們的那棟公寓。你別擔心,他們不會沖進公寓,等他出來的時候,我們會出擊。”
  
  瑪麗回到車裡,看到約翰尼詢問的眼神,便極其輕微地對他點點頭。
  
  三人到瞭公寓,瑪麗接過他倆的外衣和帽子,掛到臥室邊的衣櫃裡,然後走進廚房,開始準備晚飯。
  
  客廳裡,兩個男人正笑談著戰爭中的經歷,瑪麗乘德克斯不註意,偷偷來到北面後窗邊,透過窗簾一角向外窺視,她看到陰影中兩個人,其中有一個拿著槍。他們已經到位瞭,四面包圍,德克斯逃不掉瞭。
  
  吃完晚飯,已經10點鐘瞭,外面一點動靜也沒有,約翰尼十分著急,但瑪麗不敢做出任何暗示,她隻能不停地微笑,讓他覺得一切都在控制中。
  
  德克斯是凌晨兩點的機票,他要離開的時刻,就是警察要行動的時候。瑪麗緊張極瞭,她最擔心的是那些監視他們公寓的便衣警察,約翰尼到分局工作的時間並不長,他很少和便衣接觸。特工應該認識約翰尼,但是他們倆不可能同時守在大樓的四面,如果出去時,認識約翰尼的警察不在,便衣警察可能分不清誰是德克斯,誰是約翰尼,這是十分危險的!
  
  這時,德克斯站起身,走進過道,打開衣櫃,他在上衣口袋裡摸瞭一會兒,掏出一盒香煙,沖他們咧嘴一笑,接著走到北面後窗邊,他把窗簾拉開一條縫,向外張望瞭一下,然後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伸手到上衣裡面掏出手槍,直勾勾地盯著約翰尼,低沉而冷冷地問:“你是警察,對嗎?”
  
  約翰尼裝出吃驚的樣子,問他為什麼會這麼想。
  
  德克斯平靜地說:“我剛才從我的上衣口袋裡掏香煙時,在衣櫃裡發現瞭你的警察制服。另外,我從北面那個窗戶看到瞭兩個人,一個手裡有槍。你早就知道瞭,是嗎?”
  
  約翰尼說是的,他早就知道瞭,他勸德克斯投降,因為這是最明智的選擇。德克斯斷然拒絕,問:“你的槍在哪裡?”約翰尼說自己的槍留在局裡檢修。德克斯又問:“那麼,瑪麗是不是在超市打過電話瞭?警察說瞭什麼?”
  
  瑪麗回答道:“他們隻說要包圍公寓。”
  
  德克斯沉默瞭一會兒,說:“如果被抓,我會被處死的!約翰尼,你必須想辦法讓我離開這裡!”
  
  “那是不可能的。”
  
  德克斯顯得很尷尬,他沉吟瞭一會兒,說:“我不願意讓你妻子卷進來,但是,除此之外沒有別的辦法,他們沒有沖進來,就是因為她在這裡,他們不願意誤傷她。我要帶著她跟我一起走,誰敢輕舉妄動,我就先斃瞭她。我可不是開玩笑的,約翰尼。”
  
  “我知道。不過,我認為你逃不出去。讓我跟外面的人談談,或者通過警察局傳話,讓他們取消這次行動。”
  
  “但他們仍然會跟蹤我,對嗎?”
  
  “我想會的。”
  
  “那就算瞭。”德克斯說,“你使我身陷絕境,不過,可笑的是我並不恨你……你會幫我的,對嗎?”
  
  約翰尼肯定地回答:“對,為瞭瑪麗。”
  
  德克斯要求約翰尼悄悄向北面張望,看看是否認識埋伏在北面後樓的傢夥。約翰尼照著做瞭,說:“我不認識北面後樓的那兩個人,前門和側面可能有聯邦調查局的人,我認識他們,他們也認識我。”
  
  德克斯聽這麼一說,頓時心生一計:既然約翰尼不認識埋伏在北面後樓的人,他就可以穿上警察制服,假扮約翰尼,帶著瑪麗從後門出去。“如果守在北面後樓的人不認識你,他們就不知道我們倆掉瞭包。我會說德克斯正準備從前門出去,他們跑去通知其他人的時候,我帶著瑪麗溜走,然後我會截一輛汽車,讓他開車送我到我想去的地方,我會讓開車的司機老老實實的。”
  
  德克斯說得很輕松,但約翰尼很為瑪麗擔心,這可是生死關頭呀!德克斯說:“為瑪麗著想,你得拖住他們!”
  
  就這樣,德克斯換上警察制服,和瑪麗走出門,約翰尼一動不動地站著,緊張地等待著。
  
  片刻後,門外傳來嚴厲的斥責聲和打鬥聲,約翰尼跑過廚房,猛地打開後門,奔下樓去,沖到外面,就在這時,刺眼的手電光直射過來,傳來一聲喝叫:“不許動!”他一動不動地停瞭下來……
  
  黑暗中,瑪麗走瞭過來,雙臂摟住約翰尼的脖子哭泣起來。同時,約翰尼看到便衣警察已經抓住瞭德克斯,他的雙手被反銬在背後。
  
  德克斯蹲在地上,揚起頭來,絕望地說:“我沒想到你會拿瑪麗的生命冒險。你說你不認識把守後樓的那兩個人,我以為你說的是真話。我們走到那兩個傢夥這兒,我剛開口說話,他們就向我撲來……如果他們不認識你,不會行動那麼迅速。”
  
  約翰尼說:“我沒騙你,從一開始我就預料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德克斯眨巴著眼睛,問:“為什麼?”
  
  約翰尼久久地盯著德克斯,眼神裡透露著十分復雜的光,可憐、痛惜、悲哀……他長長地嘆瞭口氣,說:“因為當一個穿著警察制服的人從後門走出來時,他們馬上就知道那不是我,因為他們明白,我是不會當著一個不知道我是警察的通緝犯的面換上制服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