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法律故事] 這份協議合法嗎

  這天,陳一萬剛回傢,進得屋來,正斜躺在沙發上看電視的妻子王玉就笑嘻嘻地問道:“老公,這個月華飛公司又發瞭多少獎金給你?”
  
  “去去去,一天到晚除瞭問獎金,你還關心過我什麼?”陳一萬沒好氣地說著,隨即把一個信封“啪”地扔在瞭桌上。
  
  王玉一看信封薄薄的,詫異地問道:“老公,今天這信封裡怎麼不是錢啊?”再打開一看,裡面卻是一張人民法院的傳票!
  
  這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陳一萬三年前應聘到環中新能源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成為該公司科研部門的一名高級研究人員,雙方簽訂瞭三年的勞動合同。因為陳一萬工作的特殊性,公司領導還單獨和他簽訂瞭一份附加的限制競業協議,約定在勞動合同未到期之前,無論因何種原因導致雙方終止勞動關系,陳一萬從離職之日起的三年時間內,都不得到其他任何同性質單位工作,也不得自己從事同類業務,否則視為違約。如違約,陳一萬須向公司支付違約金40萬元。
  
  去年三月,陳一萬謊稱妻子單位外遷、妻子赴異地負責分公司的運作,提出辭職,聲稱自己要隨同妻子去她所在城市工作,以免夫妻分居久瞭,導致婚姻破裂。見陳一萬去意已決,環中老總在同意他離職時,又簽訂瞭一份保密協議,約定陳一萬在競業限制這三年時間內如找到新的工作,則有義務及時以書面形式向環中公司匯報自己的就業情況。作為回報,環中公司則每月支付陳一萬4000元保密費,隨後雙方正式解除瞭勞動合同關系。環中公司怎麼也沒有想到,陳一萬的妻子其實是一個無業人員,他之所以辭職,是因為一個朋友開瞭一傢華飛公司,和環中公司業務相同,把他“挖”瞭過去。
  
  就這樣,陳一萬幹一份活,拿兩份高薪,生活那是過得相當的滋潤。不想紙終究包不住火,環中公司在得知陳一萬近況後,直接以“陳一萬未遵守保密協議”為由,將他起訴到瞭法院,請求法院判決陳一萬支付違約金40萬元,同時必須繼續履行雙方簽訂的那份“競業限制協議”。
  
  陳一萬氣惱地問王玉:“現在你說該怎麼辦?”
  
  王玉撇撇嘴,不以為然地說道:“這個有什麼大不瞭的嘛?到時你就一口咬定這個保密協議是他們強迫你簽訂的,不就結瞭?而且40萬違約金,搶錢啊?”
  
  到瞭開庭那天,陳一萬就理直氣壯地照搬瞭妻子的話,反而聲稱環中是訛詐,這可氣壞瞭環中公司的人,代理律師申辯道:“環中公司當時並沒有強迫陳一萬簽訂保密協議,這份協議是雙方本著自願原則簽訂的,不然憑什麼環中公司要每月無償給被告4000元的保密費?對應的條件就是被告在離職後的三年時間內,不能到同行業的公司上班,就是上班瞭,也必須按協議及時向環中公司報告相關工作情況。”
  
  法庭上,雙方還就“限制競業協議是否真實有效”、“高達40萬元的違約金是否涉嫌訛詐”等問題展開瞭辯論。
  
  最後,法院經審理後判決環中公司勝訴,判令陳一萬向環中公司支付違約金40萬元人民幣,並繼續履行雙方簽訂的那份“競業限制協議”。
  
  律師點評:
  
  競業限制合同,即為“企業為保護其商業機密而與職工約定在其勞務關系存續期間或勞動關系結束後一定期限內,不得以任何形式受雇或從事與前雇主有競爭關系的業務合同”。合同一旦簽訂,離職一方必須執行,一旦發現有違者,就應依法追究其法律責任、承擔違約金、賠償經濟損失,甚至還可追索其之前所得保密津貼費等。《這份協議合法嗎》這一故事中,陳一萬離職後在享受原公司每月4000元的保密費的情況下,又去另一傢同行業公司上班,其行為顯然與以上表述的違約要件相符,就應當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如果情況嚴重、給原公司造成重大損失的,很有可能還要追究他的刑事責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