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東方夜談] 魔鏡

  司機肇事後逃逸,這樣的事屢見不鮮,這一天也是這樣,一個背書包的小孩子,在過馬路時被一輛快速行駛的白色轎車撞倒在地,司機不僅沒有停車,反而加速跑瞭!
  
  這一幕,被正在開車的阿龍看在眼裡,他氣得火冒三丈,加大油門追瞭上去。追著追著,肇事車突然轉彎,駛進一個小樹林,並慢慢停瞭下來。
  
  阿龍在那人不遠處把車停下,這時,肇事車上下來一個戴眼鏡的男人。可奇怪的是,一轉眼,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不是大變活人,而是那輛肇事車竟然在眼皮子底下消失瞭!
  
  阿龍使勁揉揉眼,沒錯,那“眼鏡男”還在,車卻沒瞭,這太奇怪瞭,怎麼回事呀?
  
  眼鏡男回頭看瞭一眼阿龍,低頭撿起一樣東西,不慌不忙地向樹林盡頭走去。阿龍忽然反應過來,不能讓他跑瞭!阿龍跳下車,三步兩步跑上前,一把抓住眼鏡男:“撞瞭人還想跑,沒門!”
  
  眼鏡男一副無辜的樣子:“大哥,我兩條腿走路還能撞到人啊?”
  
  阿龍手上抓得更緊瞭:“我追你一路瞭,車牌號我都記下瞭。車呢?這裡是不是有地下車庫?”
  
  眼鏡男看看阿龍魁梧的身材,開始說好話:“大哥,放過兄弟吧。兄弟是搞科研的,好歹也算是為國傢科學發展做貢獻的高素質人才……”
  
  阿龍“呸”瞭一聲:“這些話等見瞭警察再說吧。”說著,他把眼鏡男往自己車上拖……
  
  眼鏡男死死抱著一棵樹,嘴裡求饒道:“大哥,求你瞭,隻要你今天放兄弟一馬,我送你一個好東西。”說著,他掏出瞭一面鏡子,告訴阿龍:這是一面魔鏡,它可以把車變小,剛才就是這樣,他的車不是進瞭什麼地下車庫,而是變小瞭。說著,眼鏡男伸手一攤,果然,他手裡有輛玩具一樣的小汽車。
  
  阿龍不相信:“你是說這魔鏡能把車變小?變小後能變回來嗎?”
  
  眼鏡男說:“我先給你演示一下,不過要先把我的車變回來。”說著,他把小汽車放在地上,用魔鏡對著一比劃,一眨眼的工夫,他那輛白色轎車竟然完好無損地出現在面前。接著,眼鏡男把魔鏡後面的蓋子打開,對著阿龍的車“噼裡啪啦”摁瞭幾下,說:“好瞭,現在魔鏡隻認你的車瞭。記住,車變小後,魔鏡和車一定要保護好,一旦丟瞭或是破瞭,車就變不回來瞭!”
  
  阿龍接過魔鏡,對著自己的車照瞭一下,車果然沒瞭,他趕緊蹲下,一找,一看,自己那車果然變成瞭巴掌大小的“玩具車”!
  
  這車可是貸款買的啊,阿龍怕有什麼閃失,趕緊又用魔鏡對著玩具車照瞭一下,做夢一樣,車又復原瞭,和原來一般大小!這一下,阿龍可樂壞瞭,有瞭這個寶貝,以後再也不怕停車難瞭!
  
  這時,眼鏡男開口瞭,說:“兄弟,我就當你同意咱倆的交易瞭,我先走一步啦!”說完,他跳上自己的車開著跑瞭。
  
  阿龍在後面想攔住他,可是嘴張瞭幾張,攥著那個魔鏡,想到這魔鏡的好處,怎麼也沒喊出聲來。
  
  上車時,阿龍在腳下發現一個藍色心形小瓶子,小瓶子挺漂亮的,他沒舍得扔,順手放在瞭車上。
  
  魔鏡真是個寶啊,從那天起,阿龍外出辦事,再也不需要費事找停車位瞭,找個沒人的地方,用魔鏡一照,待車子變小後,直接裝口袋裡,那個利索省心勁兒,超級爽。
  
  但是,除瞭爽以外,阿龍心裡也有點不舒服,想起那天被撞的小孩子,他就覺得滿心愧疚。
  
  不久,電視上報道瞭這起肇事逃逸事件,報道上說孩子的腿部受傷嚴重,肇事司機沒有抓到,希望目擊者提供線索。阿龍看瞭電視,心裡很不是滋味,他記下瞭醫院名字,猶豫再三,決定去看看孩子。
  
  第二天,阿龍買瞭一些營養品去瞭醫院。醫院停車位緊張,阿龍才不在乎呢,他把車變小,裝進瞭衣兜裡。
  
  受傷的孩子叫小佈,有叔叔來看他,非常開心。阿龍跟小佈很投緣,講瞭一個故事後,小佈竟舍不得他走瞭,哭著說:“叔叔明天還要來啊!”
  
  第二天下班,阿龍想到瞭小佈,又去瞭醫院。
  
  剛好,小護士正給小佈喂藥,護士對著阿龍嫣然一笑:“你就是小佈念叨的龍叔叔?你好,我叫田妮。”就這一面,阿龍對田妮有瞭好感,這以後,他去醫院更勤瞭,當然,現在讓他牽腸掛肚的不僅是小佈,還有田妮。
  
  這天,阿龍開車去瞭醫院,像往常一樣,到醫院後把車變小,裝進口袋。他準備今天正式約田妮喝咖啡,但又怕田妮拒絕,心情很緊張。
  
  小佈半躺在床上看書,見阿龍來瞭,伸手擁抱:“叔叔,你來瞭,我可想你呢!”突然,小佈喊瞭一聲:“叔叔,你口袋裡是什麼?硌得我好疼!”
  
  口袋裡放的是那輛變小的車,小佈伸手去摸,很快把那輛小汽車掏瞭出來,這一下,小佈可開心瞭,他以為這是阿龍送的禮物,激動得眼淚都出來瞭:“謝謝叔叔的小汽車,我最喜歡小汽車瞭,可是爸爸總是不給我買!”
  
  田妮進來瞭,她看著阿龍,眼神暖暖的:“想不到你還這麼細心。”阿龍恨死自己瞭,怎麼能讓小佈把車掏出來呢?他結結巴巴地解釋說:“這個車,不是玩具,啊,不對,是玩具,不過對我很重要……”見田妮眼神變得疑惑,他又說:“當然,小佈想玩可以玩一會兒,這輛有點小,明天我會買個大的給他。”
  
  接下來,阿龍的那顆心啊,全系在小汽車上瞭,看著小佈愛不釋手地把玩,他在心裡祈禱:“寶貝,輕點啊,那可是叔叔最值錢的傢當瞭!”
  
  那會兒,阿龍想瞭好多辦法,想轉移小佈對小汽車的註意力,可是小佈一秒鐘也不放手。好容易小佈睡瞭,可他還是把小汽車緊緊抱在懷中,誰也甭想拿走。阿龍的心懸在喉嚨口,七上八下的,請田妮喝咖啡的事,他也沒心思提瞭。
  
  阿龍離開病房的時候,還是沒法把車從小佈的手裡拿走,他看著貸款買來的、如今變小瞭的愛車,一步三回頭,三步一逗留。田妮看在眼裡,忍不住笑瞭。
  
  第二天,阿龍一天都無心上班,熬到下班,去玩具店買瞭汽車,趕到醫院,小佈見他進來,大喊:“叔叔,快來看我畫的畫呀!”
  
  阿龍快步向病床前走去,沒留神腳下踩瞭個硬東西,腳底一滑,差點滑倒,等穩住腳步,低頭看去,哎喲,我的媽呀!腳下那輛被踩癟的小汽車,不正是自己的愛車嗎!
  
  小佈也看到瞭阿龍腳下踩壞的小車,立刻哭起來瞭,邊哭還邊喊:“小汽車被叔叔踩壞瞭——”
  
  田妮進來瞭,見阿龍抱著小汽車眼淚汪汪,笑瞭:“不就是個玩具車嘛,至於這麼難過啊?我明天給你們兩人一人買一個。”
  
  阿龍心想:說得輕巧,這可是十多萬買的真車呀,你要知道這不是玩具車,會這麼說嗎?
  
  田妮安慰阿龍:“好瞭,別難過瞭,明天下班後請你喝咖啡!”
  
  真是悲喜交加啊,幸福和不幸都來得那麼突然,阿龍百感交集,答應瞭田妮的邀請。
  
  阿龍不相信自己的愛車就這樣完瞭,回傢後,他在樓下用魔鏡對著踩癟瞭的車照瞭又照,折騰瞭一個多小時,結果毫無變化。第二天一早,再照,還是沒變化。他失望極瞭,把壞車和魔鏡統統扔進瞭樓下的垃圾箱。
  
  在坐公交車上班時,阿龍看到公交電視上正在播一段新聞:一個拄著拐棍、老態龍鐘的男人出現在鏡頭前。阿龍覺得此人面熟,仔細一看,他不是眼鏡男嗎?幾天不見,怎麼蒼老成這個模樣瞭?
  
  眼鏡男在電視裡哭訴道:“我是一名科學傢,誤喝瞭自己研制的‘時光快進’藥水,變成瞭現在的樣子。可怕的是,解藥丟瞭,沒瞭解藥,我永遠回不到年輕時代瞭!解藥裝在一個藍色心形小瓶裡,有誰撿到瞭,請速和我聯系,我的電話很好記—55555555。”
  
  藍色心形小瓶子?不正是自己在樹林裡撿到的那個嗎?阿龍不禁長嘆一聲,可憐的眼鏡男,提前安度晚年吧,藍色小瓶放在踩壞的車裡,已經進瞭垃圾箱啦!
  
  下班後,阿龍去瞭咖啡廳。看著面前這個可愛的女孩,阿龍鼓起勇氣說:“我原本有車,現在車沒瞭,我是無車無房男,你願意做我的女朋友嗎?”
  
  田妮害羞地點瞭點頭,說:“你的善良和愛心讓我感動,無車無房不要緊,隻要努力,以後都會有的。”兩人聊天時,田妮問起瞭“原本有車”是怎麼回事,阿龍便說瞭來龍去脈,田妮明白瞭,她調皮地眨眨眼:“我有個小驚喜給你!”
  
  說著,田妮從包裡掏出一輛小汽車,說:“那天,我從你的眼神中看出這輛玩具車對你很重要,就偷偷到玩具店買瞭一輛同型號的,從小佈那裡換瞭過來,踩壞的那輛,就是玩具車。”
  
  “什麼?你是說—”阿龍盯著田妮遞過來的小汽車,激動得說不出話來,他隻說瞭一句“等我一下”,說完,他抓起小汽車跑瞭出去……
  
  阿龍出門後快速打瞭一輛車,一路疾馳。到瞭樓下,他直奔垃圾箱,不顧一切地翻找起來。可是,白菜葉子、香蕉皮都翻出來瞭,就是沒找到魔鏡。阿龍絕望地抬起頭,巧瞭,恰好看見不遠處有個拾荒人,拿著個東西正在照自己的臉,阿龍定睛一看,大喜過望:魔鏡!
  
  阿龍強按住激動的心情,悄悄地靠近,趁拾荒人不註意,一把搶過魔鏡,把小汽車放在地上,用魔鏡一照,嗨,愛車回來瞭!
  
  拾荒人見手中的東西被人搶走,很生氣,他用力從阿龍手裡奪過魔鏡,拔腿就跑,跑的時候還嘟囔瞭一句:“這裡怎麼多瞭輛車?”阿龍沒有去追,他再也不想把車變來變去瞭。
  
  還好,車鑰匙沒扔,打開車門,阿龍看到瞭車裡熟悉的一切,包括那個藍色小瓶。阿龍趕緊撥通瞭眼鏡男的電話,眼鏡男一聽,開心地把拐棍都扔瞭,說:“隻要能回到年輕時代,你說啥我都聽,你要啥我都給!”
  
  阿龍一本正經地教育他:“我要你去自首,撞瞭小孩子逃逸,虧你還是個知識分子!這人哪,要為自己做的事情、犯的錯誤負責,你那個聰明的頭腦不是用來害人的,知道瞭嗎?”
  
  眼鏡男連連答應:“我聽你的,全聽你的……不僅撞人逃逸,還有好多事要自首,我上個月給鄰居的小狗打瞭一針,導致小狗好幾天叫不出聲;再上個月,為瞭做實驗,我偷瞭姥姥心愛的金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