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氣死局長的賓館題字

  氣死局長的賓館題字
  
  李局長最近迷上瞭書法,而且專練狂草。為啥呢?因為書法不像別的可以速成,顏體柳體的,沒有三五年的功底拿不出手啊。隻有狂草比較能蒙人,隻要讓別人認不出來就行。另外,他還專寫繁體,這顯得更有學問。
  
  這下子,李局過足瞭題字的癮,沒想到上行下效,全局上下開始跟風起來,局長給題匾額,處長就給題條幅,小組長之類的實在沒什麼可題,就給衛生間寫兩個字:男、女。
  
  一天,李局的老友來訪,李局熱情接待,在剛剛建成的龍騰賓館為他接風。老友剛進賓館大廳便爆發出一陣大笑,李局給笑愣瞭,就問:“笑什麼?”老友指著賓館正墻上的一幅題字,笑得連氣都喘不勻瞭:“快看,我到過那麼多傢賓館,還沒見過有題這些字的!這到底是賓館還是藥店啊?怎麼寫著‘婦女之寶’?”
  
  李局抬頭望去,那筆跡他認得,出自自己之手,可自己明明題的是“賓至如歸”啊!從右向左,繁體,狂草。天哪,聽老友這麼一說,倒真的像“婦女之寶”!李局尷尬得紅瞭臉。服務員不認識李局,一臉不屑地說:“不光你這麼念,基本上來這兒的人都念成‘婦女之寶’,還說我們老板太有幽默感瞭,別出心裁請個婦科醫生來題字。”
  
  老友止住笑,瞇起眼睛看落款:“讓我看看,這到底是哪個婦科醫生給題的?”李局嚇瞭一跳,趕緊扯著他快走,老友卻來瞭興致,湊過去仔細看瞭半天,突然爆笑一聲:“你們看,難怪題的是‘婦女之寶’,原來是木子美給題的!”
  
  李局一聽,差點兒昏過去,他的名字叫李善,狂草實在寫得狂瞭點兒,李字寫得太開,善字寫得太草。不過,他轉念一想:木子美就木子美吧,總比被老朋友當成婦科醫生強!
  
  李局死命拉住還想仔細看下去的老友進瞭包房。酒至半酣,李局忽然內急,起身去衛生間,可順著走廊拐瞭好幾個彎也沒看見。李局一張臉急得通紅,好不容易在一處包房前看見個服務員,趕緊問衛生間在哪裡。
  
  服務員優雅地做瞭個請進的手勢:“這就是,您裡面請!”李局氣壞瞭:“怎麼也不弄個標志?”服務員道歉:“真對不住,剛開業,設施還不完備。”李局更氣瞭:“買一個標志牌掛上不就行瞭!”服務員賠笑道:“這事可不簡單,按次序,‘衛生間’這三個字應該由張科長來題,可他出差瞭,我們得給他留著,等他回來再補上。”
  
  李局顧不上理論,急忙進去,剛拉開門,就聽見一聲尖叫,一位女士緊捂著褲子一臉驚恐。李局嚇得連連道歉,趕緊跑出來。服務員也正跟進來:“您急什麼呀,我還沒說完呢,左邊是男的,右邊是女的,題‘男’‘女’的那位副科長也出差瞭,所以老板特意讓我守在這兒給客人指路。”李局的臉早已由紅變紫瞭,他咬牙切齒地瞪著服務員:“是不是進左邊就可以方便瞭?不會再有誰出差忘瞭題字吧?”服務員一笑:“放心吧,暫時沒有瞭。不過沒準兒哪天裡面會再分得詳細一些,比如寫上‘蹲’或者‘坐’,好給小組長之類的預備著題字。”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