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暗殺阿拉桑

  曼索爾是個殺手,精通幾國語言,從未失過手,有很高的知名度。他冷酷無情,有一次,因為一筆可觀的酬金,竟然恩將仇報,親手殘殺瞭資助他十多年的恩人。
  
  一天,有雇主找曼索爾談瞭一單生意:暗殺一名叫阿拉桑的名醫,期限是一個月。因為開價很高,曼索爾接單瞭。
  
  阿拉桑居住的城市在海邊,屬於一個半島國傢,三面環海。曼索爾開始認真研究阿拉桑的行蹤,隨後秘密潛入,順利到達目的地,找瞭一傢小旅店住下。
  
  那一天,阿拉桑要在一個大學演講,時間是晚上八點。曼索爾很高興,天黑殺人,更方便。他先踩點,選好一處商務大樓的天臺作為狙擊點。白天的時候,他在小旅店養精蓄銳。入夜後,曼索爾正準備出發,突然覺得小腹劇痛,越痛越厲害,剛好旅店老板看到,很熱心地上前詢問,還親自把曼索爾送到一傢私人診所。診所裡設備還算齊全,先問診,再照X光,坐堂醫生看瞭片子,嚴肅地說:“你肚子裡有把小鑷子。”還把X光照片拿給曼索爾看,驚得他不知所措,一時不辨真假,隻好同意動手術,一針麻藥打下去,曼索爾失去瞭知覺……
  
  清醒過來後,曼索爾感覺肚子不疼瞭,隻是肚皮上多瞭一道傷疤。
  
  等曼索爾勉強恢復瞭體力,他才開始四處走動,一看當天報紙,竟發現已經過去瞭十八天。他開始有點擔心完不成任務瞭,趕忙先上網看看阿拉桑的行蹤,可打開網頁,曼索爾的目光卻馬上被一條新聞吸引過去瞭:“黑心診所假借行醫之名,取走病人腎臟,事情敗露,相關嫌疑人負案在逃。”
  
  一看這傢黑心診所的名字,太熟悉瞭,曼索爾頓時大驚失色,這……這麼說來,那天晚上,自己有可能被取走瞭腎臟?曼索爾不敢想象面臨的後果,他起初還抱著僥幸心理,等瞭兩天,果然有癥狀出現瞭,腰酸、腿軟、渾身乏力,再一打聽,小旅店老板也失蹤瞭。他這時才知道,小旅店提供的食品不衛生,看樣子先是自己吃瞭不潔食品,這才腹痛,到瞭那傢私人診所,黑心醫生又借“肚子裡有小鑷子”之名,開刀取走瞭自己的腎臟……可惡,怎麼倒黴事全讓自己攤上瞭?
  
  曼索爾嚇壞瞭,這可怎麼辦呢?這時,他從網上看到瞭希望:名醫阿拉桑在醫院坐堂十天,專治疑難雜癥。
  
  這段時間裡,曼索爾對阿拉桑進行瞭詳細的瞭解,知道他是個負責任、有真才實學的人。曼索爾顧不得執行那個“暗殺”任務瞭,畢竟身體要緊、性命攸關,於是他便按照地址,一路尋去,心急如焚地來到瞭阿拉桑的診所。
  
  阿拉桑讓曼索爾先去拍一次X光,然後,他看瞭片子,又問瞭問具體情況,沉默瞭。曼索爾見阿拉桑不說話,表情很凝重,立刻急得眼淚都快掉下來瞭,差點就跪下瞭。
  
  阿拉桑見曼索爾可憐兮兮的樣子,嘆瞭口氣,說:“你的確少瞭一個腎。”
  
  曼索爾差點暈瞭過去,幸好阿拉桑接下來的話又讓他看到瞭希望:“不過,我可以幫你重新裝上,隻收你很低的成本費。”
  
  除此之外,還能有什麼辦法呢?於是,曼索爾隻好答應動手術。要知道,這可是他這個倒黴蛋在短短的時間裡第二次動手術瞭!
  
  阿拉桑果然醫術高明,手術後,曼索爾恢復良好,很快就能下地行走瞭。又過瞭沒多久,曼索爾就變得生龍活虎,精力異常旺盛,一天不蹦幾下就會不舒服,一般人動手術後身體總會不如先前,他倒是越來越好,真是怪事!
  
  這一天,阿拉桑通知曼索爾可以出院瞭,還特地給他留瞭一個自己的電話,以便及時反饋術後產生的不良反應。
  
  於是,曼索爾離開瞭醫院,準備繼續執行暗殺阿拉桑的任務。
  
  曼索爾很快獲悉:名醫阿拉桑將要出席一個慈善募捐活動,主辦方給他預留瞭十分鐘的演講時間,還是晚上八點,這剛好是懸賞期限的最後一天。
  
  於是,曼索爾又一次選好瞭狙擊位置,還是在大樓的天臺上。這次,他幹脆提前一天就來到藏身的地方,買瞭兩瓶礦泉水和幾個面包,將就過瞭一天。七點半,曼索爾打開攜帶的皮箱,取出拆卸下來的槍支配件,熟練地組裝好瞭狙擊槍。
  
  時間到瞭,遠遠看去,阿拉桑緩步走上瞭講臺……曼索爾在瞄準鏡裡看得很清楚,正準備動手,可就在那一刻,曼索爾的手突然微微顫抖起來,他有點激動,畢竟得到這個機會太不容易瞭:可憐的肚皮,已是傷痕累累。
  
  曼索爾努力想讓自己鎮靜下來,他忽然覺得尿急,隨便找瞭個地方,卻尿不出來,膀胱脹得很難受,急得他團團轉,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腦海裡不停地浮現出長長的柱狀物體……
  
  太奇怪瞭,怎麼會冒出這個念頭?柱狀體,這和他有什麼關系呢?突然,曼索爾想起瞭一個笑話:一條狗在沙漠裡走,因為沙漠裡沒有樹幹和電線桿——柱狀物體,被尿活活憋死瞭,這也難怪,狗,平時就是憑借著柱狀物體才會尿尿的。
  
  想到這個笑話,曼索爾心裡禁不住打瞭個冷顫:自己動瞭第二次手術以後,每次尿尿,好像也是一定要站在衛生間豎著的圓管旁邊,才能順利尿出來。
  
  怎麼會這樣?曼索爾實在想不明白,而此時此刻,翻江倒海般的尿意和刻不容緩的暗殺機緣不容許他多想,他看看天臺的四處,很平整,光溜溜的,沒有柱狀物體呀,難道自己一個大活人讓尿憋死嗎?曼索爾靈機一動,猛地想到瞭手邊那支狙擊槍的槍管,雖然細點,好歹也是柱狀體啊,於是,他把槍口朝下,豎瞭起來……
  
  還真行,曼索爾靠著這貌似“柱狀體”的狙擊槍槍管,雖然尿得有點艱難,但終於尿出來瞭,曼索爾長長地吐出瞭一口氣,再一看表,媽呀,阿拉桑的演講快要結束瞭!曼索爾用佈擦瞭擦被尿得濕漉漉的槍身,趕緊架槍,準備射擊……
  
  曼索爾聚精會神,扣動瞭扳機,隻聽“砰”的一聲——因為槍裡不小心進瞭尿水,炸膛瞭……
  
  曼索爾的臉被炸得血肉模糊,一塊碎片射進瞭他的左下腹,他憑著堅忍的毅力,奮力把炸膛的槍扔下天臺,又撥通瞭阿拉桑留給他的電話,微弱地說瞭一聲:“我在帝國大樓天臺,救命……”說完,他就昏厥瞭過去……
  
  也不知過瞭多少時候,曼索爾清醒過來時,正聽到阿拉桑對一群記者模樣的人說:“這個病人胃部嚴重受損,切除後,換上瞭我新發現的一種替代物,同時,還給他進行瞭植皮整容手術,術後肯定恢復良好。”
  
  曼索爾看著阿拉桑,輕輕地問:“醫生,這一次你給我換上的是什麼替代物?”
  
  阿拉桑得意地說:“我能用生物基因技術,利用其他動物的內臟,培育成功能、大小都和人一樣的內臟,還可以將這種方法運用到整容技術中,從無一例失敗。這一次,我先用牛皮為你整容,又給你換上瞭豬的胃。”
  
  曼索爾驚恐萬狀,豬的胃?這使他一下子想到自己在未來的日子裡,對著餐館裡的潲水桶狼吞虎咽的慘相,但他還有一個沒有解開的疑團,便問:“那上一次你又用瞭什麼替代物呢?”
  
  阿拉桑眉飛色舞地說:“上次給你換上的,是犬的腎臟。”
  
  曼索爾懊喪萬分:怪不得會想起“柱狀體”!唉,自己本想暗殺阿拉桑,沒想到反讓阿拉桑“暗殺”瞭自己,他氣急敗壞,大叫起來:“我要改行!”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