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手原始股

  白送一手原始股,不要白不要,白要誰不要?那要瞭之後呢……
  
  1。贈股
  
  203所是個研制生物醫藥的研究所,這一天,所長辦公室的門“哐”的一聲被推開瞭,不用說,開門的一定又是孟舒教授。所長高景揚抬頭一看,果然,孟舒怒氣沖沖地瞪著他,大聲質問道:“你現在完瞭沒有?”此前,所長高景揚一直說在忙,看來這一回終於把孟舒惹急瞭。高景揚放下手中正在玩“空當接龍”遊戲的鼠標,哭笑不得地對孟舒說:“我沒有完,而且永遠也不會完!”
  
  孟舒這次沒有關門退出去,而是氣洶洶地走過來,將辭職報告重重地拍到瞭高景揚面前,他也覺得自己剛才的話不太好聽,於是語氣略有些緩和:“不管你完不完,先給我簽瞭字吧。”高景揚拿起辭職報告看瞭看,又抬頭瞥瞭孟舒一眼,隻見孟舒氣鼓鼓的,也不正眼看他,隻是逼著他簽字。
  
  前些天,孟舒承擔的科研項目完成瞭,誰知,在往上報的時候,所長高景揚竟然成瞭成果的第一署名者。其實,這本來是件習以為常的事情,誰讓高景揚是所長呢?不知為何,這一次孟舒竟然發作瞭,鬧得很厲害,又找上級又找法院的,還磕磕巴巴地和高景揚吵瞭好幾次。高景揚在全所大會上申斥瞭他幾句,孟舒當場就撂瞭挑子,非辭職不可瞭。
  
  高景揚看著眼前這個書呆子一樣的教授,嘴角露出一絲得意,他當即批準瞭孟舒的辭職申請,還皮笑肉不笑地說:“孟教授,你終於可以把自己賣個高價瞭!等你發瞭大財,可別忘瞭,是我成全瞭你。”孟舒冷眼看瞭看所長,一言不發地拿過高景揚面前的紙筆,“嘩嘩”大筆一揮,寫瞭幾個字,隨後鄭重地簽瞭名,遞給瞭高景揚。
  
  高景揚接過一看,忍不住笑瞭。隻見上面寫著“原始股一百股”,還簽瞭“孟舒”的名。這舉動,簡直就像小孩子過傢傢,高景揚不由得冷笑瞭起來,孟舒一本正經地說:“別笑,會有厚報!”厚報?還是後報?這句話好像很有深意,孟舒的表情也是異乎尋常的怪異。沒等高景揚問清楚,孟舒就轉過身去,義無反顧地走瞭。
  
  在203所裡,孟舒和助手小況近來完成瞭一個科研項目,那就是利用蒲公英的莖葉提取物,來制造一種防止心臟房顫的藥物,這個藥物,孟舒將它命名為“欣安壹號”。
  
  在申報成果的時候,高景揚把自己的名字排在第一位。其他項目高景揚倒是無所謂,這個項目,已經有財團提出合作意向。名字排在第一位,作為第一發明人,會有不可想象的豐厚回報,也難怪高景揚趕走瞭孟舒後暗自得意,少瞭一個分享果實的人,還不是好事?
  
  2。轉股
  
  孟舒剛離開高景揚的辦公室,他的助手小況,卻在這時候走瞭進來。說起來,這次申報“欣安壹號”科研成果,應付上級的咨詢,還有應付那場官司並且勝訴,全是小況的功勞。事先,高景揚把孟舒“主任”的位子偷偷許諾給瞭小況,還承諾盡快解決他的高級職稱。於是,小況在關鍵時刻,一把火將孟舒的原始手稿燒得幹幹凈凈,讓孟舒失去瞭所有物證;至於人證,小況是孟舒的助手,他卻當庭證明所長高景揚才是第一發明人,孟舒自然敗訴瞭。據說,這麼一來,孟舒氣瞭個半死。
  
  果然,今天小況踏進高景揚的辦公室,是來問職務的事。高景揚立刻換瞭笑臉,因為“欣安壹號”的所有技術資料,目前都在小況的手裡,高景揚至少眼下還需要小況,他滿面笑容地對小況說:“小況,主任的位子是你的瞭。好好幹,以後還會有更多的好事等著你呢!”說著,他目光落在那張原始股的紙上,一伸手,把紙推到瞭小況的面前。
  
  小況拿起來看瞭看,驚愕地瞪大瞭眼:“孟老頭辦公司瞭?送你一手原始股,好大的禮啊!”
  
  一百股股票稱一手,面值一元也不過一百塊錢,況且,為人處世窩窩囊囊的孟舒能辦成什麼大事?所以,所謂“一百股原始股”,在高景揚眼裡,說到底,其實就是個兒戲,哪能當真?他便做瞭個順水人情:“你那麼稀罕,這份大禮就轉送給你吧!”
  
  小況會做人,他可沒把領導轉送的這張紙當成兒戲,他小心翼翼地收瞭起來,鄭重其事地對高景揚說:“這怎麼好意思?謝謝所長。”一副很感恩的樣子,他甚至還故弄玄虛地問高景揚:“要不,您給我出一份原始股轉讓協議?省得以後發生爭議。”一句話把高景揚逗樂瞭,他伸手作勢要把“那一手原始股”奪回來,小況卻像寶貝一樣地護著,哈哈大笑,跑走瞭。
  
  真的是好事多磨,以後的事情,並沒有按高景揚設想的脈絡發展,那個有合作意向的財團,不知怎麼,突然對“欣安壹號”項目失去瞭熱情,資金註入工作拖瞭一年,仍舊沒有進展。高景揚和小況對他們展示瞭部分技術機密,也就在這個時候,財團卻突然對“欣安壹號”的產品弱點提出瞭犀利的質疑,這個質疑,正中產品軟肋。莫非他們背後冒出瞭高人?高景揚心中掠過一絲不祥的預感。
  
  常言說:福無雙至,禍不單行。確確實實是這樣。沒過多久,有人告訴高景揚,孟老頭真的辦瞭一傢生物制藥公司,叫“孟舒公司”。據說,這新公司僅從表面一看就氣勢不凡、實力雄厚。高景揚愣瞭半晌,有些明白瞭:那個財團,一定是被孟老頭撬走瞭,否則,他們不會對“欣安壹號”的缺陷那麼瞭解。
  
  高景揚懷疑孟舒帶走瞭203所的科研成果,否則孟舒公司不會這麼快就成氣候,於是,他就讓小況想辦法打探一下,看看他們的主打產品是什麼。這天,小況打探回來說,孟舒公司的產品主治男性功能障礙,叫“牛弟”。高景揚鄙夷地“哼”瞭一聲,很看不上這類東西。小況對高景揚的表情不以為然,他解釋說:“所長,現在市場上這類產品十分吃香,國外很多公司都在競相開發新產品呢!聽說孟舒公司的牛弟,效果十分明顯,而且安全,沒毒副作用!”高景揚看瞭看小況,話裡有話地說:“你對他們的瞭解好像很透徹!”小況嘟嘟囔囔地說:“這不是您讓我打探的嗎?”
  
  3。尋股
  
  眼看著203所的新成果出不來,老成果轉讓不出去,虧損越來越大,上級領導極為不滿。這一來,高景揚急得坐臥不安,就在這時,一個漂亮的小姐來找高景揚。高景揚眼前一亮,笑瞇瞇地問她有何貴幹,小姐說她姓梁,是孟舒公司的公關部部長,有件要事需要和高所長私下面談。高景揚遲疑片刻,把“小梁部長”請進瞭辦公室。
  
  兩人在辦公室裡密談良久,等小梁部長一離開,高景揚馬上找來瞭小況,讓他趕緊把孟教授的那張紙拿來。
  
  小況不解地問:“哪張紙?”高景揚帶著責備的口氣說:“就是那張寫著‘原始股一百股’的紙條。”小況聽瞭,說:“嗨,所長不是轉送給我瞭嗎?”高景揚立刻嚴肅地說:“開玩笑,那麼重要的證據,我能隨便亂送人嗎?”小況又問那是什麼證據,高景揚面孔一板,手指敲著桌子說:“孟老頭蓄謀竊取203所的科研成果,那個原始股的紙條,就是重要證據!”
  
  小況為難地說:“當時,我們都以為是個兒戲,我早忘瞭隨手放哪兒瞭……”高景揚擺擺手打斷瞭小況的話:“別說‘我們’,那隻是你個人的看法。無論如何,一定要給我完好無缺地把它找出來!馬上!現在!”小況見高景揚這副神態,不敢怠慢,轉身跑著去找瞭。高景揚不放心,也立刻跟瞭過去,到瞭小況的辦公室,兩人鎖好瞭門,悄悄地翻箱倒櫃,找瞭起來。
  
  可一直找到晚上八九點,辦公桌上上下下,文件櫃內內外外,所有的紙張都被翻來覆去折騰瞭好幾遍,連一片紙屑都沒有放過,可還是沒見那張“原始股”的蹤影。高景揚一屁股坐到瞭沙發上,喘著氣絕望地說:“完瞭,泡湯瞭!”
  
  小況小心地問什麼“泡湯”瞭,卻見高景揚一言不發,眼睛直直地盯著辦公室的門後—那門後似乎是貼著一張什麼紙,隨後,高景揚身手敏捷地跑瞭過去,哇,找到瞭,果然是那張寫著“原始股一百股”的紙,原來,小況用膠水把紙牢牢地貼到瞭門後。
  
  這時,小況也走過來,剛要動手揭,高景揚一下把身體撲上去,護住瞭那張紙,他驚恐地喊道:“千萬不能動,一揭就壞瞭!”可不是嗎,貼在門上時間長瞭,紙張變得很脆,一揭可不就爛瞭?用水浸一下?也不行,怕字掉色。這可怎麼辦?小況說,既然找著就放心瞭,明天來瞭再想辦法吧。高景揚卻不放心,他一定要馬上想辦法把它弄下來。拍照?公證?兩人想瞭好多辦法都不行,高景揚最後決定明天再說,自己今夜留下來,現場保護那張紙。小況一聽,隻好主動要求自己留下來,讓所長回傢休息。高景揚的態度很堅決:“不行,事關重大,我必須親自保護這份證據!”就這樣,當天晚上,高景揚沒有回傢。
  
  第二天一大早,小況給高景揚買好瞭早點,趕到瞭辦公室,一看,卻見有兩個木匠,正在小心翼翼地拆門。高景揚告訴小況:“昨晚想瞭一夜,終於想出瞭這麼一個好辦法。”木匠卸瞭門,又用手工鋸,沿著那張紙周圍的邊框,把門板一點一點鋸瞭下來。高景揚在旁邊提心吊膽地指揮著,出瞭滿頭的大汗。
  
  門板鋸下來瞭,上面粘貼的紙完好無損。高景揚捧在手裡,連頭上的汗都顧不得擦,就匆匆走瞭。小況看著鋸得七零八落的門,不知所措地喊道:“所長,我的門—”高景揚頭也不回地喊道:“找人重做吧!”
  
  4。兌股
  
  高景揚根據小梁部長留下的地址,匆匆趕到瞭孟舒公司,到瞭小梁部長的辦公室,他打開瞭用報紙包好的那塊門板,鄭重其事地把它放到瞭小梁部長的面前。小梁部長驚奇地看著這塊門板,不解地問:“這是怎麼回事?”高景揚回答說:“高度珍視、避免被盜,是一種獨特的收藏方法。你看—‘原始股一百股’,還有孟舒的親筆簽名,是不是真實可靠、保存完好?”
  
  小梁部長苦笑一下,無奈地說:“那好吧,隻要出示瞭這張紙,那套高檔別墅就是您的瞭,我現在就給您辦別墅贈予手續,把房子交付給您。”
  
  隻要出示原始股憑證,便可獲贈一套高檔別墅,這就是那天小梁部長找高景揚私下面談的要事。
  
  那天小梁部長找到高景揚,說是孟總講瞭,高所長是孟舒公司的原始股東,她此來就是落實這件事的。小梁部長接著解釋說:“孟舒公司共有十一名原始股東,孟總買瞭十一套高檔別墅,每位原始股東獎勵一套。”高景揚聽瞭心裡暗暗一驚,會有這等好事?隨即他想起來瞭,記得當時孟舒像耍孩子氣,寫瞭“原始股一百股”,還說“會有厚報”,原來真不是玩笑。
  
  高景揚在辦公室沒等多久,很快,小梁部長拿來瞭轉贈協議、別墅領取表格以及別墅鑰匙。在給這些文件簽字的時候,高景揚猶豫瞭一下,他小心地問小梁部長:“我可以簽我兒子的名嗎?我準備把這套別墅給我兒子。”小梁部長搖搖頭,語氣決然:“高所長,那不可以!”
  
  手續辦完瞭,高景揚對小梁部長說想見見孟教授,小梁部長毫不客氣地說,如果沒有預約,孟總一般不見客。
  
  5。套牢
  
  那套別墅有四百多平方米,是個獨立的單元。車庫、花園一應俱全,依山傍水、風景秀麗,高景揚看瞭感到非常滿意。孟老頭這個老學究,就是言而有信,送瞭他這麼好的大禮,高景揚站在那套別墅裡,自言自語地說:“管他呢,不要白不要,白要誰不要!”
  
  第二天,高景揚就從上層獲知:孟舒公司有意兼並或者收購203所。得到這個消息,高景揚的心情很復雜,雖說現在203所困難重重,但它畢竟還擁有多項科研成果,一旦轉化,效益應該還是很可觀的。孟舒公司真的有意並購的話,至少應該讓他們支付相應的代價吧?在所裡的辦公會上,高景揚慷慨激昂地表達瞭上述觀點,可令人吃驚的是,竟然沒有一個人附和他的聲音。
  
  散瞭會,小況留在後面等著高景揚,等到隻剩下他們倆,小況若無其事地悄悄問道:“所長,您的新別墅準備如何裝修啊?”高景揚心裡一驚,脫口而出:“什麼別墅?”小況笑瞭笑:“所長還不知道吧?我們是鄰居!”
  
  高景揚一時語塞,尷尬地看著小況,小況接著說:“其實,我和所長一樣,都是孟舒公司非正式的原始股東,如果兼並成功的話,就會變成合理合法的原始股東!”這個暗示太明顯瞭,高景揚一屁股坐到瞭椅子上,他結結巴巴地問:“所裡還有誰是鄰居?”小況話裡有話地說,至少不止他們兩人。
  
  沒過多久,203所由於資不抵債,被孟舒公司順利接收瞭。這期間,高景揚作為現任領導,在這件事上所起的作用自然不可低估。接收203所,私下裡誰都知道,一定會給孟舒公司帶來巨大的經濟回報,孟舒也十分難得,給高景揚打來電話:“老高,歡迎加入孟舒公司這個大傢庭!”
  
  沒想到一切看似順順利利,實則不然。高景揚在給別墅裝修的時候,有一天,來瞭幾個送裝潢材料的人,高景揚在送貨單上簽收時,那些人亮出瞭工作證,原來他們是紀委的,他們用這種方法取證來瞭,於是,高景揚被雙規瞭。
  
  高景揚說,自己隻是接受瞭孟舒送的一手原始股,好在價值不高,面值一元也不過一百元錢而已。紀委的人一聲冷笑,質問高景揚:“孟舒辦瞭一個生物制藥公司,觸及同業競爭,也違反保密條例。你作為203所的所長,原本可以起訴他,維護國傢利益,可是你沒有,為什麼呢?還不是因為他送瞭你一手原始股?”
  
  紀委的人還告訴高景揚,孟舒公司的產品“牛弟”,其實就是“欣安壹號”研制過程中的意外收獲。孟舒利用高景揚搶功這件事,成功地策劃瞭一次“完美撤離”,同時也帶走瞭“牛弟”這個有巨大前景的技術成果。還有,助手小況的縱火、作偽證,包括送高景揚一手原始股,都是孟舒計劃的一部分。如今,孟舒公司已經上市,股價每股超過百元;而且,一手原始股經過幾次高配送,現在已經是八百股瞭,價值已經達到十幾萬;況且,還有那套價值幾百萬的豪華別墅,紀委的人冷冷地說:“高景揚,你被套牢瞭!”
  
  高景揚雙手揉瞭揉臉,痛苦地說:“想不到區區一手原始股,就把我害慘瞭!”紀委的人氣憤地說:“你知道嗎?比你更慘的,那就是這個國傢。國傢拿出瞭幾百萬、幾千萬、甚至幾億的科研經費,給你們搞開發,出瞭成果卻成瞭你們自己暴富的資本。孟舒和助手小況,設計瞭圈套,利用你的失職成功脫身,悄悄帶走瞭成果,然後堂而皇之招商引資、包裝上市、接收203所,從而使他們竊取的技術合法化。你說你被害慘瞭,其實國傢和廣大納稅人,才被你這樣貪圖小利的庸才害慘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