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誰是發貼人

  韓峰在一傢小型國有企業的人事科工作。眾所周知,國有企業論資排輩現象比較嚴重,由於老科長一直得不到升遷,韓峰都“奔四”的人瞭,還依然是個副科長,眼看著自己那些老同學不少都是處級幹部瞭,韓峰心裡這個急呀!
  
  最近,辦公室主任榮升副廠長,主任的職位就空瞭出來。據上頭的可靠消息,韓峰和辦公室副主任魏大海成瞭僅有的兩個新主任候選人。
  
  起先,韓峰高興得不得瞭,可仔細一想,他又犯愁瞭:論年紀,自己快40瞭,而魏大海還不到30歲,現在都提倡幹部年輕化,自己明顯處於劣勢;論業務,自己一直從事人事工作,對辦公室的業務是門外漢,而原本就是辦公室副主任的魏大海,業務上自然是輕車熟路。分析完“敵情”,韓峰真有點坐不住瞭,心裡想著是不是該采取點“非常措施”,可轉念一想,在這個節骨眼上給領導送禮什麼的,萬一人傢不收,豈不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正當韓峰一連幾天都躊躇不定、進退兩難的時候,選新主任的事卻起瞭波瀾。
  
  這天,韓峰剛到辦公室,同事小李就一臉神秘地對他說:“韓科,快打開電腦看看,公司內部論壇上可熱鬧瞭。”韓峰一邊數落小李愛看熱鬧,一邊好奇地打開瞭公司內部論壇,隨即一則醒目的標題進入瞭他的視線:“堂堂國企幹部坐地鐵居然逃票”,韓峰點開鏈接,一則視頻隨之被打開,視頻中一名男子在地鐵出閘口神色慌張,隨之突然貓下腰,迅速從驗票閘口鉆瞭出來,一溜煙地消失在畫面中。視頻光線不太好,但依然可以清晰地看出,那名男子不是別人,正是辦公室副主任魏大海!
  
  韓峰暗中一陣冷笑:好個魏大海,沒想到你平時人模人樣的,背地裡居然會幹出這種令人不齒的事來!這段視頻早不出現,晚不出現,偏偏在魏大海和自己競爭辦公室主任的時候出現,這顯然是對魏大海非常不利的,公佈這段視頻的人會是誰呢?韓峰還沒想出個所以然來,辦公室的電話忽然響瞭起來。他抓起電話,電話那頭傳來瞭廠長冷冰冰的聲音:“韓副科長,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等韓峰進瞭辦公室的門,廠長就劈頭蓋臉地質問道:“韓峰,說說那段視頻是怎麼一回事吧!”韓峰一愣,低聲問:“廠長,你說的是魏大海那段嗎?”
  
  廠長生氣地說:“這還用問?現在正是你和他競爭辦公室主任的關鍵時刻,別告訴我,這件事和你沒關系!”
  
  韓峰急忙辯解道:“廠長,這件事真不是我幹的,我韓峰就不是那種喜歡背後使絆的人!那視頻顯然是地鐵監控探頭拍下的,我根本就不認識地鐵公司的人,怎麼會弄到這種視頻?還有,我看瞭這段視頻的發帖時間,是昨天下午4點半,而昨天那時候,我正在給科裡同事開會呢,這件事我們辦公室的人都可以作證的。”
  
  廠長將信將疑道:“你說的都是真的?”韓峰使勁兒點點頭。廠長義正詞嚴地說:“坐地鐵逃票,雖說金額不大,影響卻很壞,我們一定會嚴肅處理魏大海。但同時,我們也要徹查那個發帖之人,看看他到底是何居心!”
  
  從廠長辦公室出來,韓峰心底一直琢磨著這件蹊蹺事,到底是誰發的帖子呢?難道是魏大海為瞭栽贓他韓峰,上演的一出苦肉計?不太像,記得那天自己在會議室門口還遇見過魏大海,魏大海明明知道自己不具備“作案時間”,怎麼還會陷害自己?再說,魏大海自我揭短,顯然對這次競選沒有幫助啊!難道說是廠裡和自己關系好的同事在暗中幫助?一上午,韓峰挨個去找自己的好友詢問,卻沒有一個人承認。這事還真是奇瞭怪瞭!
  
  發帖之人一直沒找到,但辦公室主任的事很快有瞭結果,由於受到“逃票門”事件影響,原本稍占上風的魏大海最終落選,韓峰如願以償坐上瞭辦公室主任的位子。這天,韓峰陪一個親戚去市房管局辦點事,正準備離開時,他突然發現瞭一個熟悉的身影—魏大海,此刻他正在一個辦事窗口前詢問著什麼。韓峰走上前去,猛地一拍魏大海的肩膀:“小魏,幹什麼呢?”
  
  魏大海嚇瞭一跳,轉過身一看是韓峰,急忙賠著笑臉打招呼:“是你呀,韓主任。”韓峰擺出一副勝利者慣有的姿態,說:“小魏,上次我請單位裡的同事吃飯,就你沒到,今天我一定要補請你一頓。”魏大海婉言相拒道:“主任,我今天還有事,改天我請你吧!”韓峰笑道:“別推脫瞭,就今天瞭,你不去也得去!”
  
  韓峰讓親戚先回去,然後和魏大海來到瞭一傢高檔餐廳。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韓峰打著酒嗝說:“小魏,這次競爭主任一職,我贏瞭,但你也不要灰心,你年輕,能力又強,以後有的是機會。”魏大海酒量不如韓峰,此時已有些把持不住自己瞭,晃著腦袋說:“主任,給你說句實話,我根本就沒想當這個主任。”
  
  韓峰哈哈大笑道:“你小子就吹牛吧,誰會嫌自己官大?”魏大海一臉神秘地說:“主任,你知道那段視頻是誰發到網上的嗎?”韓峰心裡一驚,故作鎮定道:“是誰?”
  
  魏大海不無得意地說:“不瞞你說,是我!知道為什麼嗎?因為我想申請經濟適用房。我老婆懷孕瞭,沒有工作,將來一傢三口就靠著我這一份工資,我的工資除以三,剛好低於咱市的最低生活標準842元。我傢裡沒有房子,一直租房,完全具備購買經適房的資格。”
  
  韓峰一下子沒回過味兒來,問道:“申請經適房和你當不當主任有什麼關系?”魏大海說:“有關系,當然有關系瞭!我一升職,工資是不是要漲?這一漲,再一平均不就超過842元瞭嗎?”韓峰終於恍然大悟,魏大海傢裡條件不太好,廠裡工資也不高,他們傢要買商品房難度確實挺大,也隻能打起瞭價格便宜一半的經適房的主意。
  
  魏大海嘆瞭口氣,說:“主任,我這麼做也是出於無奈呀,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到時候如果真要購買經濟適用房,購房者的信息是要在單位和社區公示的。我在網上發那段視頻,一是為瞭神不知鬼不覺地退出競爭,二是要給人一種這傢夥確實很窮的印象。你明白瞭吧?”
  
  韓峰替魏大海感到可惜:“小魏啊,雖是你用這法子保全瞭買經適房的資格,但是那視頻一曝光,在單位裡領導對你的印象可是會大打折扣,這以後的日子可長著,難保沒有影響啊!”
  
  魏大海擺擺手,掏出手機給韓峰看:“主任,你瞧,我這有完整的視頻,看瞭你就明白瞭。”
  
  韓峰接過手機,仔細一看,那手機視頻裡前半段是魏大海“逃票”,單位論壇上也隻放瞭這一段,沒想到往後還有內容,隻見魏大海匆匆鉆出驗票閘口,大步攔下一個黃毛青年,那青年看上去鬼鬼祟祟,魏大海與他一番撕扯,竟從青年身上翻出好幾個錢包!天呀,原來那天,魏大海是在抓小偷幹好事啊!
  
  魏大海解釋說,其實那天他壓根不是故意逃票的,隻為追一個小偷,一個心急鉆出瞭驗票閘口。後來警察來瞭,他隨警察到地鐵監控臺去調看監控錄像、做筆錄,看著那錄像,魏大海才有瞭截下視頻前半段,用來讓人“斷章取義”的點子。他說:“後來,主任的事定下來之後,我就跟領導解釋清楚瞭,領導看瞭視頻,還誇瞭我呢!”
  
  魏大海喝得迷迷糊糊,笑得也傻乎乎的,韓峰看瞭忽然覺得心底很難過,知道他這般“折騰”的緣由,真覺得魏大海這小子的生活也過得不容易。
  
  幾個月後的一天,韓峰回到傢中,老婆春妮笑盈盈地說:“老公,今天你們單位魏大海帶著老婆到我們醫院來做產檢瞭。”韓峰的老婆春妮是婦產科的專傢醫師,聽春妮這麼一說,韓峰才想起來,前幾天魏大海的確提及過要帶著老婆到春妮那裡掛個專傢號,做個產檢。韓峰問道:“怎麼,他老婆情況怎麼樣?”
  
  春妮笑著說:“情況很好啊,今天檢查,基本可以確定他老婆肚子裡懷著的可是雙胞胎呢!”
  
  韓峰一驚:“雙胞胎?魏大海的老婆懷瞭一對雙胞胎?”
  
  聽到這麼件喜事,韓峰心裡倒一陣心酸起來:早知老婆懷的是雙胞胎,那魏大海根本沒必要自毀前程、放棄主任的職位,要知道辦公室主任的工資除以四依然低於842元。現在倒好,購買經適房的條件是達到瞭,可撫養兩個孩子的費用將成倍增加,他哪還有能力去買哪怕是很便宜的經適房?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