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祭旗

  國王的親弟弟違反軍紀,命懸一線,是殺,還是不殺,其間另有玄機……
  
  這事發生在戰國時代,有一個國傢遭受鄰國侵略,軍隊屢戰屢敗,老國王迫不得已,決定起用劉全。劉全剛滿二十六歲,在軍隊中擔任“百夫長”。幾次戰役下來,隻有他那支隊伍訓練有素,進退得當,取得瞭一些局部的勝利。
  
  那一天,老國王親自召見瞭劉全,言談中,老國王驚詫地發現,這個年輕人飽讀兵書、文武雙全、雄才大略,堪當重任。在此多事之秋,已容不得猶豫瞭,老國王當即決定破格錄用,拜劉全為三軍大元帥。
  
  為樹立劉全的威信,老國王親自帶領士兵在城東築起帥臺,舉行瞭隆重的拜帥儀式,頒發瞭大元帥印和可以先斬後奏的尚方寶劍。
  
  明天一早,劉全就要率領二十萬人馬出征瞭,這天的下午,老國王再次召見瞭劉全。
  
  劉全來到王宮,雙手抱拳,僅施一禮:“陛下,恕末將甲胄在身,不能全禮!”
  
  老國王吩咐賜座,劉全坐下,說:“不知陛下宣末將前來,有何指教。”
  
  老國王說:“我決定瞭,讓我的弟弟韓城隨你出征,官拜副元帥,擔任你的副手。”
  
  劉全心裡一個咯噔,禁不住渾身一涼:國王對自己還是不放心啊,也難怪,這二十萬人馬是全國最後的傢底瞭,如今全部交由自己這個外姓人指揮,人傢能不擔心?
  
  見劉全沉吟不語,老國王說:“韓城進瞭軍隊,就要按軍隊的規矩行事。他雖然是王儲,是未來的國王,但在軍隊中,副元帥就是副元帥,一切還是你說瞭算。”
  
  這個國傢的法規,王位是先傳弟後傳子,韓城是老國王唯一的親弟弟,因此老國王百年之後,韓城就是國王瞭。
  
  既然老國王已經決定瞭,劉全當然不好再多言語,他說:“那好,我這就親自去通知您弟弟,明早辰時一到,所有將士在城東集合,待祭旗後開拔……”
  
  老國王說:“不必瞭,你軍務繁雜,忙你的去吧。韓城那邊,我會親自通知。”
  
  劉全告辭後,老國王命內侍宣來瞭韓城。此時天已擦黑,老國王吩咐擺上酒宴,屏退瞭眾人,一邊喝酒,一邊和韓城密談。
  
  老國王開門見山地問:“弟弟,你可知曉我讓你隨軍當副元帥的用意嗎?”
  
  “當然。”韓城說,“全國目前能湊齊的,統共就這二十萬人馬瞭,將這些人馬,全部交給一個毛頭小夥子,您當然不放心。我去,就是起個監軍的作用。”
  
  “你明白就好。”老國王放心瞭。兩人又敘談瞭一會兒,老國王便把明早軍隊集結的時間告訴瞭韓城,說:“今晚不宜久飲,你早些回去歇息吧。”
  
  時間過得很快,轉眼雞叫三遍,旭日東升,城東校場上,人喧馬嘶,大軍雲集。劉全站立在帥臺上,金盔金甲,腰懸尚方寶劍,威風凜凜地註視著這支即將出征的隊伍。帥壇下,一面巨大的“劉”字帥旗迎風招展,大旗下,三匹白馬已經在樹旁拴好,那是預備殺瞭祭旗的,三名手執鬼頭大刀的劊子手站在馬旁,一切都已準備妥當。
  
  可是,時間已到辰時,也就是現在的早上七點,可奇怪的是,副元帥韓城卻遲遲未到,於是劉全神色肅穆地命令道:“派人去催!”
  
  傳令官當即跳上馬背,快馬加鞭,進城趕往韓府。
  
  又過瞭很久,韓城才騎著馬風塵仆仆地趕來。此時,校場上,三軍早已集結完畢,刀槍林立,鴉雀無聲,唯有帥旗獵獵作響。看著眼前的情景,韓城很是狼狽,他策馬來到帥臺邊,下瞭馬,向帥臺上的三軍大元帥劉全深施一禮,說:“末將來遲,還望元帥恕罪。”
  
  劉全面無表情,高聲問一旁的行刑官:“按律,大軍集結時來遲,當如何懲處?”
  
  行刑官一聽,嚇得都結巴瞭:“按律當……當……當斬……”
  
  劉全一聲斷喝:“來呀,把韓城綁瞭,砍頭祭旗!”
  
  衛士們先是一愣,後見大元帥威嚴之色,即刻一擁而上,把韓城五花大綁起來,拖到瞭帥旗之下。韓城一看這架勢,早已嚇得魂飛魄散,他大聲喊道:“末將無罪……”
  
  劉全冷笑一聲:“辰時一到,全軍集結,三軍盡知,你姍姍來遲,還說無罪?”
  
  韓城大叫:“冤枉啊,是國王親口告訴我,集結時間是巳時,我怎麼知道你們會提前?”
  
  巳時,也就是現在上午九點到十一點的時候,這和辰時差瞭一個時辰,那還瞭得?可韓城畢竟是國王的親弟弟,實在不能貿然處置,一些送行的大臣,見劉全要動真格的,紛紛求情。
  
  劉全臉上依然毫無表情,但心潮起伏,難以平靜:難道老國王真的忘記時間瞭?不會,他精明著呢,他這是什麼意思?殺,還是不殺?真是騎虎難下啊……
  
  劉全沉吟良久,終於開瞭口:“既然隊伍現在還未開拔,又有這麼多的大臣為他求情,那好,姑且等陛下的旨意吧。”說著,他命令傳令官:“你馬上去晉見陛下,將事情稟明,請他定奪。”
  
  傳令官快馬加鞭,趕往王宮。
  
  在王宮裡,老國王聽完傳令官的稟報,說:“聽著,你回去帶給你們元帥兩句話—第一,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第二,我沒有對韓城講錯時間。”
  
  傳令官前腳離開,老國王的大兒子後腳便從帷幕後閃出,老國王對他說:“你現在就走,帶著我昨晚親筆寫好的旨意,馬上趕往軍中,接替你的叔叔,做副元帥。我的好孩子,你此去,除瞭監軍以外,你也要開始學習如何做一個國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