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選擇做個好人

  市場競爭實在太激烈,潘好的公司已經瀕臨破產,他一連談瞭幾傢有收購意向的大公司,對方報出的價格都很低,眼看寫字樓的房租一天天到期,潘好隻得選擇瞭報價最高的那傢公司,簽署瞭轉讓協議。收購公司的老總丟下一張支票,就大搖大擺地走瞭。潘好望著那張支票,欲哭無淚,這點錢,隻是他當初投資的三分之一還不到呀!
  
  這幾天裡,員工已經陸陸續續走瞭,還剩下幾個,等著潘好把公司賣出後給他們結算工資。
  
  一會兒,潘好招呼瞭一個員工,他叫聶小陽,潘好把支票遞到他手上說:“小聶,你幫我跑一趟吧,到銀行把支票上的錢取瞭,回來把工資發掉。”聶小陽一愣,好像要說什麼,但又什麼也沒說,拿著支票出去瞭。
  
  一小時後,聶小陽回來瞭,潘好發瞭工資,送走瞭員工,獨自在辦公室裡發瞭一會兒呆,便也起身準備離開。
  
  就在潘好路過外面的員工辦公區時,忽然聽到“噼噼叭叭”的聲響,誰還沒走呢?潘好循聲望去,隻見一個格子間裡有人影晃動,走過去一看,是聶小陽,他正在電腦前搗弄著什麼。
  
  潘好問他在做什麼,他平靜地說:“我把電腦清理一下。”
  
  “哦,好吧。”潘好心想,他肯定是在清理自己的東西,就由他去吧。潘好一邊走,一邊回頭還說瞭一句:“走時把門鎖好,明天人傢要來清點東西。”
  
  聶小陽答應瞭一聲,潘好就走瞭。外面正在下雨,潘好沒帶傘,隻得找瞭一傢小飯館,一個人喝起瞭悶酒,喝得暈暈沉沉的,回傢倒頭就睡瞭。
  
  第二天,等潘好睜開眼,已經是下午2點瞭,他驚得一下子從床上跳起來,昨天跟那傢收購公司談好瞭,今天早上9點要辦理公司物品、財務交接的事,他居然爽約未到,這可怎麼好?
  
  潘好火速趕到公司,公司的大門開著,裡面靜悄悄的,他走進去一看,驚異地發現,整個公司已經是舊貌換新顏,雖然大件東西都沒變,但所有物件都擺放得整整齊齊,窗子擦得明亮如新,地板拖得幹幹凈凈。潘好心想,真不愧是大公司,辦事就是有速度、有效率。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傳瞭過來:“老板,我正要去叫你呢。”潘好一看,格子間那頭站起瞭聶小陽,他滿臉欣喜,說:“老板,我們有救瞭!剛才那傢公司的老總說,我們公司就算是他的子公司,一切不變,老班底,老領導,還請你回來做老板,他們會註入資金的。”
  
  潘好一聽,大吃一驚:“什麼?這不可能吧?”
  
  聶小陽肯定地說:“是的,我正在做策劃書呢。”潘好覺得跟做夢似的,他將信將疑。
  
  正在這時,外面傳來一陣匆匆的腳步聲,那傢收購公司的老總跨進門來,他一見潘好,www.diyiread.com就大步上前,緊緊握住瞭潘好的手,有些激動地說:“我在商海混瞭三十多年,收購過無數傢公司,但像你們這樣的公司還是第一次遇到!”說著,他伸手一指,說:“我早上過來一看,整個公司窗明幾凈、一塵不染,連所有的電腦都清理得幹幹凈凈,這樣高素質的公司令我震驚,這是你領導有方啊!我請求你能留下來,我給你年薪50萬!”
  
  潘好當時就傻瞭,什麼話也說不出來,潘好的公司,經營最好的時候,一年也賺不到50萬啊……等等,聽那老總話裡的意思,公司不是他們整理的,那會是誰打掃的呢?
  
  老總對潘好說:“你先做一份策劃,我們明天就開個會研究,怎麼樣?”
  
  潘好連連點頭,老總走後,他看瞭看聶小陽,心裡明白瞭,他走上前去,問:“快跟我說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聶小陽的臉紅瞭一下,說:“其實也沒什麼—”
  
  原來,昨天剛開始時,聶小陽也隻是把自己的辦公桌和電腦清理瞭一下,可後來看看屋裡實在太亂瞭,就動手把整個公司都清掃瞭一遍。這樣一直忙到瞭深夜,他也沒回去,就和衣在辦公室裡躺瞭一夜。醒來後還舍不得走,想再跟潘好見上一面,說幾句道別的話,可沒把潘好等來,卻等來瞭收購公司的老總。老總一進門就贊嘆不絕,可聶小陽沒有獨占功勞,說是潘好和自己一起幹的。
  
  聽完這一切,潘好緊握著聶小陽的手:“謝謝你,你幫瞭我的大忙呀!”
  
  “不,是老板您幫瞭我!”聶小陽忽然淚流滿面,“您不知道吧,我在學校時曾因為偷東西被開除,後來為瞭找工作,我就弄瞭張假文憑,可到處都被識破,是您收留瞭我,您不在意我的文憑,隻看重我的能力。我平時聽同事們說,您是個好老板,無論公司再困難、資金再緊缺,您也從不拖欠員工一分錢。公司倒閉前,您曾把所有員工的資料一起遞交給收購公司,希望能讓我們繼續留下來工作,不至於失業。還有,您還記得昨天嗎?您把十多萬的支票交給我這個僅僅工作瞭兩個月的員工,您就不怕我跑瞭嗎?就是沖著這份信任,我甘願為老板您做任何事啊!”
  
  “這都是我應該做到的,”潘好沉思著,“因為我們都會選擇做個好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