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逃跑的農民工

  新婚沒多久,阿彪就和妻子離開老傢去省城打工。

  因為沒有一技之長,阿彪隻能到工地上打工,妻子去當鐘點工。

  這天,阿彪隨工友到美術學院施工。

  休息時他去廁所,路過一個帶天窗的房子時,突然好奇心起,想看看房子裡有什麼。

  於是,他踩著磚頭,踮起腳從窗戶往裡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隻見一個女人一絲不掛地站在屋子的最前面,下面是一群學生,正邊看邊畫。

  阿彪的眼球頓時被裸體女人抓住瞭,心一下子提到瞭嗓子眼……突然,裸體女人尖叫一聲:“有人偷看……”

  阿彪嚇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顧不上疼痛,爬起來就跑。

  這一跑,碰巧被巡視的保安發現瞭,保安邊追邊喊:“站住!”

  一看保安追來瞭,阿彪更慌瞭,拼命地跑起來。由於跑得急,阿彪沒有註意前面路上放的警示標志,等他發現腳下突然出現一個一米多寬的深坑時,想停下來已經來不及瞭,腳踩瞭空,整個人猛地一下跌瞭進去。

  坑有四五米深,幸虧坑底下有一米多深的積水,減緩瞭阿彪下落的沖力,他才平安無事,不然,他非摔個半死不可。

  不一會兒,保安帶人過來,他們從上面放下繩子,讓阿彪抓住繩子,把他拉上去。可不知為什麼,阿彪像沒聽見一樣,就是不抓繩子。

  上面的人很是納悶兒,下面的人為什麼不肯上來?是害怕上去之後被帶到警察局?

  上面一個戴眼鏡的中年男人好心地勸道:“下面的民工兄弟,長時間泡在水裡會生病的,快點上來吧!我是這所學校的副校長,你別害怕,偷看人體模特沒犯法,我保證,你上來後,我們決不為難你……”

  無論上面的人怎麼勸說,阿彪就是不肯上來。

  就在上面的人不知如何是好時,一個人走瞭過來,說:“大傢讓一下,讓我來勸勸他。”

  下面的阿彪聽出來瞭,上面說話的人就是他剛才看到的那個裸體女人,他趕緊用衣服把自己的頭蒙上瞭,還沒等女人開口,他就搶先喊道:“什麼也別說瞭,我上去。”說完,抓住繩子就往上爬。

  幾個人一起使勁,終於把阿彪拉瞭上來。

  蒙著頭的阿彪上來後,一句話也沒說,撒腿又跑,轉眼便跑得無影無蹤。

  眾人看瞭啼笑皆非。

  這時,副校長奇怪地問女模特:“為什麼你一來,那個農民工就肯上來瞭呢?”

  女模特猶豫瞭一下,不好意思地說:“傢裡人都不知道我在這裡當模特……剛才那個人是我老公……”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