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倒黴到瞭傢

  張磊是個“三隻手”,平日裡就靠偷雞摸狗混日子。雖然他眼睛高度近視,但偷盜技術還是瞭得。
  
  這天,他來到一個巷子旁,隻等天黑後好行動。可等啊等啊,等到路燈都亮起來瞭,這巷子裡不但人沒有少,反而不知從哪兒擁出些阿姨大媽的,隊伍一排,喇叭一放,跳起舞來。
  
  張磊悄悄在巷子裡轉悠瞭一圈,就見阿姨大媽們交頭接耳,對著自己看。張磊一瞧,好不緊張,這類群體最難對付,她們出門愛呼朋引伴,身上帶的錢卻不多。更要命的是,她們正義感極強,遇到事情就擰成一團,圍追堵截。張磊決定知難而退,換一個行竊地點。
  
  摸瞭大半天,張磊踩著瞭點。這條巷子還真理想,幾乎沒人來往,四下一片漆黑。他趕緊大步流星往裡走,誰想卻踩著塊西瓜皮,“撲通”一聲,他頓時摔得鼻青眼腫,鏡片碎瞭一地。真是人要倒黴連喝水都能噎著。張磊剛想罵娘,可緩過神來後,他心裡又感到一陣竊喜。自己摔在地上,這麼大的動靜,也沒有看到一個行人過來,這倒是下手的好地方呢!
  
  張磊走瞭好一段的路,突然,他發現前邊有一間房子的門是鐵的。根據自己過去的作案經驗,一般裝鐵門的人傢,傢裡頭或多或少都會有點兒存貨。想到這裡,張磊心裡一激動,就急急忙忙朝鐵門撲瞭過去。用手一摸,哈!鐵鏈鎖瞭好幾圈,說明傢裡根本就沒有人。他再朝四周掃視瞭一眼,到處陰森森的,連個鬼影子也沒有。真是天賜良機啊!於是他連忙從口袋裡拿出個小鐵片,開始動手。
  
  雖說眼鏡沒瞭,行動起來是有些不方便,可張磊道行深啊,三分鐘,鎖撬開瞭。正當他得意忘形,想要邁進屋子裡的時候,忽然感覺肩膀被人拍瞭兩下。他一身冷汗,慢慢轉過頭去,一看,媽呀,再仔細看看:是一高一矮兩個警察。
  
  隻聽那高個兒警察看瞭他一眼,喝聲問道:“你在這裡幹什麼?”
  
  好在張磊也算在道上混瞭多年,明白一個道理,這種情況下,狹路相逢智者勝。於是,他片刻就冷靜下來,淡定地賠笑道:“嘿嘿,傢裡鎖壞瞭,我隻能把它給撬瞭。”
  
  這時,隻聽那矮個兒警察詫異道:“什麼?你就住在這裡?”說完,他還舉起手電筒朝張磊的臉上照瞭照。
  
  “是的,是的。”張磊連忙點頭哈腰地說著。見那警察面色還算和氣,張磊心裡暫時松瞭口氣。這時卻隻聽兩名警察突然“哈哈哈”笑得直不起腰來。
  
  張磊本來還算是沉著應戰的,可被他們兩人這麼一笑,竟然弄得不知所措起來。
  
  兩個警察笑夠瞭後,高個兒那個揶揄道:“看你的樣子,也不像乞丐呀,怎麼會住在這裡?這裡拆遷瞭,一個月前就搬光瞭!”
  
  張磊順著手電筒的光線,瞇著眼睛四下張望,可不是嘛!這墻上還寫瞭一個大大的“拆”字!張磊氣得差點兒要中風,難怪這裡毫無人跡,原來都搬走瞭!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趕緊脫身。張磊立馬又想出個花頭來,假裝憨笑道:“是是是,我兩個月前就搬走瞭。可這不忽然發現傢裡有件東西找不到瞭,就想回來碰碰運氣,看在不在老房子裡。”
  
  張磊這一說,那倆警察又笑得上氣不接下氣瞭。張磊還在納悶自己露瞭什麼破綻沒,這回那矮個兒警察開腔瞭:“我說小夥子,你可看清楚瞭,這裡原本是小區裡頭的垃圾房啊。”
  
  這時,隻聽“撲通”一聲,張磊癱在地上,心裡哭道:這可真是倒黴到瞭傢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