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百萬富貓

  法律至高無上,但法律之外,懲惡揚善更是每個人的義務,法官也不例外。
  
  最近,洛加城爆出瞭一個天大的新聞:年邁的富翁佈萊克,由於沒有子女,去世前,將100萬美元的遺產留給瞭一隻流浪貓。那是一隻醜陋的大公貓,全身蘆花色,名叫傑克,曾陪伴佈萊克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
  
  由於傑克是一隻貓,無法使用巨額遺產,佈萊克便委托他最信任的人,善良的護士格蕾絲照料傑克的飲食起居。在遺囑中,佈萊克特別註明,傑克已經8歲瞭,一旦它壽終正寢,剩下的遺產全部留給格蕾絲。
  
  這天清早,格蕾絲傢突然來瞭一個客人——鄰居桑德拉太太。桑德拉穿著長長的裙子,手裡挽著一個籃子,笑瞇瞇地說:“親愛的格蕾絲,快來嘗嘗我親手種的草莓吧,新鮮極瞭!”
  
  格蕾絲很高興:“您太客氣瞭,謝謝!”
  
  桑德拉剛進門,一隻蘆花色的貓從屋子裡躥瞭出來,“喵”地幹嚎瞭一聲,便溜到瞭院子裡。桑德拉斜眼看瞭看它,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
  
  後來,桑德拉又來過兩三次。奇怪的是,每次她都穿著長長的裙子,然後漫無邊際地跟格蕾絲聊天,一坐就是大半天。格蕾絲很有耐心,總會熱情地煮好香噴噴的咖啡款待她。
  
  就這樣,一個月過去瞭,桑德拉太太突然不來瞭。但法院卻來瞭傳票,格蕾絲打開一看,差點氣暈瞭過去。原來,桑德拉竟然狀告格蕾絲傢的大公貓傑克,非禮瞭她傢的母貓貝蒂。並且說,貝蒂已經懷有傑克的骨肉。因此,桑德拉強烈要求法院,承認貝蒂和傑克之間的夫妻關系,同時,貝蒂的一窩幼崽有權分割傑克的百萬財產。
  
  格蕾絲覺得很奇怪,立刻撥通瞭桑德拉的電話,氣憤地問:“你憑什麼說,傑克非禮瞭貝蒂?傑克每天都被我關在屋子裡,根本沒出去過!”
  
  桑德拉笑瞭:“告訴你吧,是我將貝蒂帶過來的。每次到你傢,我都會將它藏在裙子裡,然後,趁你不備,悄悄將它放出去,好讓它有機會和傑克親近。現在你明白瞭吧?為什麼,我每次都千方百計地將你留在屋子裡。”
  
  格蕾絲渾身顫抖著,結結巴巴地說:“原來,你為瞭騙取那百萬遺產,簡……簡直太無恥瞭!”
  
  桑德拉得意地說:“現在,說什麼都沒用瞭!那天,我親眼看見傑克非禮瞭貝蒂,一切都太遲瞭,等著把遺產打到我的銀行戶頭吧,哈哈……”說罷,“啪”地掛瞭電話。
  
  很快,報紙頭版報道瞭這個新聞。頓時,洛加城的居民沸騰瞭。這樣奇怪的案子,簡直聞所未聞,比之前流浪貓繼承百萬遺產更加勁爆。每個人都在翹首企盼,最後的勝利者究竟是誰?
  
  與此同時,法官也十分頭疼。傳票是發下去瞭,但是,究竟該怎樣判呢?因為,壓根就沒有動物之間財產糾葛的相關法律。沒辦法,隻好等待貝蒂生完幼崽再說。
  
  三個多月後,桑德拉打來瞭電話,言語間掩飾不住內心的興奮:“上帝保佑,格蕾絲小姐,我不得不通知你,貝蒂剛剛生瞭5隻幼崽,母子平安。而且,每隻幼崽都長得和傑克一模一樣,通體蘆花色,哈哈……”桑德拉以為,格蕾絲一定會氣急敗壞。誰知,她淡淡地說:“那好吧,準備做親子鑒定。”
  
  佈萊克病危時,為瞭保障傑克以後的生活,專門替它購買瞭高額的意外保險,並做瞭DNA檔案。因此,隻要確定,貝蒂幼崽的DNA和傑克一致就可以瞭。
  
  第二天,法官親自將傑克和貝蒂的一隻幼崽送到瞭一傢私人鑒定機構,格蕾絲和桑德拉一同隨行。一路上,桑德拉趾高氣昂的,仿佛已經將那百萬遺產收入囊中。
  
  可是,這個鑒定過程十分復雜,費用也相當昂貴,前後加起來要5000美元。
  
  鑒定之前,法官說:“按相關法律,你們必須先墊付這筆開支。原告和被告,你們誰願意掏這筆錢?”
  
  桑德拉佯裝大方地說:“好吧,先由我代付,反正,這個官司她輸定瞭,到時一切費用她來掏。”
  
  格蕾絲不露聲色地說:“誰輸誰贏,還不知道呢!我相信,上帝會做出公正的判決。”
  
  很快,在法官的監督下,完成瞭DNA的抽取,結果要到一周後才出來。
  
  桑德拉以為勝券在握,誰知,鑒定結果出乎意料。貝蒂的幼崽,並不是傑克的親生骨肉。
  
  桑德拉完全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嚷道:“這……這不可能,我明明看見傑克非禮瞭貝蒂,而且,那段時間我將貝蒂看得牢牢的,它不可能和其他野貓親近……”
  
  那邊,媒體在第一時間采訪瞭格蕾絲。坐在攝像機前,格蕾絲顯得十分從容優雅:“沒錯,我也相信,貝蒂的確是在我傢懷孕的。但是,這並不表示,一定是傑克惹的麻煩。相信大傢都想知道事情的真相。這樣吧,明天我請在座的各位一起來參觀我的傢吧。”
  
  第二天,法官,媒體記者和許多居民紛紛趕來,桑德拉迫不及待地走在瞭最前面。在人們的註視下,格蕾絲輕輕打開瞭傑克的房門。頓時,大傢目瞪口呆。
  
  原來,屋子裡竟然有上百隻流浪貓,每一隻都是通體蘆花色,體型差不多,幾乎長得一模一樣。人們的突然造訪,顯然驚動瞭那些流浪貓,它們朝著門口的陌生人“喵喵喵”地狂叫起來。
  
  見大傢發愣,格蕾絲不緊不慢地解釋:“佈萊克先生早就意料到,會有貪婪的人覬覦傑克的百萬財產。為瞭以防萬一,佈萊克先生讓我提前收容瞭上百隻蘆花色的流浪貓。為瞭迷惑大傢,每天,我都會隨便捉一隻貓出來,放在院子裡,假裝這就是傑克。所以,我很遺憾,貝蒂隻是被其他的流浪貓非禮瞭。”
  
  桑德拉傻眼瞭:“這……這不是真的。那傑克在哪裡,你把它找出來呀?”格蕾絲聳瞭聳肩,無奈地說:“很抱歉!由於它們長得實在太像,現在連我也分不清瞭。不過,這又有什麼關系呢?反正,我對每隻流浪貓都一樣關心,不會因為它是傑克,就格外照顧。”
  
  桑德拉無助地望著法官,央求道:“法官大人,現在,我還有什麼辦法?”法官想瞭想說:“辦法倒是有。那就是將這一百多隻流浪貓逐一抱出來,全部做親子鑒定。你也知道,法律是講究證據的。隻要你找出傑克,並且,它的DNA和幼崽的DNA,以及傑克檔案中的DNA三者一致,將來,貝蒂的幼崽就能繼承傑克的百萬遺產。”
  
  桑德拉聞言,立刻就耷拉下腦袋,咕噥著:“法官先生,我……我撤訴!”
  
  法官提醒道:“如果你現在撤訴,那5000美元的親子鑒定費將由你來支付?”桑德拉點瞭點頭,在眾人的譏諷中,漲紅瞭臉灰溜溜地走瞭。桑德拉沒想到,自己偷雞不成蝕把米,回去後,就迫不及待地將貝蒂和那5隻幼崽趕出瞭傢門。
  
  幾天後,在格蕾絲的傢裡,法官正在喝咖啡,他慶幸地說:“好瞭,一切麻煩都結束瞭!”格蕾絲望著院子裡相互追逐嬉戲的傑克、貝蒂和它們的5隻幼崽,感激地說:“太謝謝您瞭,幫瞭我一個大忙。”
  
  原來,當格蕾絲被桑德拉算計後,開始真的不知怎麼辦。好在,最後大傢一起想出瞭這個辦法,悄悄找來瞭一百多隻流浪貓混在一起,讓桑德拉知難而退。
  
  不久,格蕾絲來到瞭一傢動物慈善組織,鄭重地簽署瞭一個協議。協議上寫著:等傑克去世後,佈萊克先生名下的所有遺產將全部捐出,用來改善流浪貓的安置和醫療。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