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找遺囑

  李阿婆臨終遺願,設計謀但求公平。親兄弟互不相讓,問遺囑歸屬何方?
  
  西郊村有個習俗,老人離世時,一定要由子女洗身換衣,幹幹凈凈去地府,這樣下輩子才能投胎富貴人傢。76歲的李阿婆,得瞭絕癥,她也準備好壽衣壽褲壽鞋壽襪,並把這些東西裝進一隻紙箱中,放在床邊的那個櫥上。
  
  李阿婆有三個兒子,老大老二雖說住得很近,但平時很少過來看望。老三住在城裡,又常常遠水救不瞭近火。眼看就要離開這個世界,李阿婆決定要找兒子們交代一番後事。
  
  這次,老大老二跑得比兔子還快,一見娘都欲言又止。李阿婆大腦清醒著吶,已經猜出他們要說什麼,不就是要立個遺囑,把房子給他們嘛。看著這迫不及待的樣子,老人傷心極瞭。
  
  老三最後一個到。李阿婆見兒子們到齊瞭,就對他們說:“媽很難活過這個月瞭,趁今天還能開口說話,你們也都在這裡,我再交代一下,千萬不要忘記給我清洗身子,換上我準備好的衣服,媽下世還想繼續做人,希望能夠投胎到富貴人傢。這間房屋我也立下瞭遺囑,還做瞭公證。”
  
  老大一聽,連忙問:“媽媽,遺囑在哪裡,讓我們看看。”
  
  李阿婆嘆瞭口氣說:“我放在一個非常牢靠的地方,現在還不是看的時候。我在遺囑上寫明瞭,你們三傢中最先拿到遺囑的,得一半房屋,還有一半由另兩傢平分。不過有個前提,在我咽氣前找到遺囑的,視為自動放棄房屋繼承權。”
  
  西郊村靠近城市,土地價格日益飚升,而留在李阿婆名下的老房子,居住面積就有100多平方米,難怪老大老二要虎視眈眈瞭。
  
  為瞭能多得遺產,老大老二主動要求留下來陪母親瞭。
  
  這天,老大趁老二去衛生間,母親昏迷之機,悄悄地翻箱倒櫃找起來,可是一無所獲。這時,老二從衛生間出來,一看就曉得,哥哥在找遺囑。這還瞭得,從那時起,他也寸步不離母親,連上廁所都要讓老婆過來代班監督。
  
  兩兄弟僵持瞭幾天,頂不住瞭,最後妥協,在母親傢裝瞭個攝像頭進行監控。然後打電話給老三,將陪母親的任務推到老三身上。
  
  一個星期後的下午,李阿婆到瞭彌留之際,老三趕緊打電話叫來哥哥、嫂嫂。
  
  見兒子們站在面前,李阿婆有氣無力地說:“洗……換……”
  
  老二馬上彎下身,在母親耳邊說:“媽媽,您放心,我們會給您洗換幹凈的。”
  
  李阿婆聽瞭,才放下心來,眼睛一閉,撒手人世。聽到哭喊聲,左鄰右舍都趕來幫助料理後事瞭。老大、老二及嫂嫂們,哪裡還顧得上給母親擦洗身子換衣服的事,急急忙忙翻箱倒櫃,找起遺囑來瞭。
  
  老三見狀,隻得招呼老婆,拿來熱水瓶、臉盆、毛巾,給母親擦洗起來。前面洗幹凈後,托起母親的上半身,右手抱住前胸,左手拿毛巾擦後背。忽然,老三驚叫一聲:“啊,背脊上有字。”
  
  一聽背脊上有字,老大老二都沖瞭過來,他們心裡清楚,有線索瞭!
  
  李阿婆背上真的有字,而且還十分新潮,是讓文身師在她背上文瞭小小的幾個字:“工行21。”
  
  “工行21”是什麼意思?老大老二琢磨開瞭。工行,應該是母親領取撫恤金的那傢工商銀行。銀行是存鈔票的,那21肯定是箱號瞭。母親到底還是有文化的,她在工行租瞭一個保險櫃,把遺囑放那瞭,然後又在背上文瞭幾個字,這樣,誰洗擦身子誰就能先看到。
  
  這樣一想,老大老二醒悟過來,趕緊又翻箱倒櫃,找到銀行憑證和母親的身份證,然後急匆匆出瞭門,爭先恐後地往那傢工商銀行跑去,隻留下老三他們給母親換衣。
  
  老大老二到工商銀行一問,果然有21號保險櫃,但要憑密碼才能打開,好話說瞭一籮筐,也沒有用。好在他們記得拿著母親的身份證,用她的生日一試,還真把保險櫃打開瞭,裡面有一個信封。老大老二搶著伸手,這可是好幾十萬哪。一搶一奪誰也沒占便宜,最後兩人隻好達成協議,現在誰也不許看,拿到鄉親們面前當場讀。條件是遺產一人一半。
  
  來到傢裡,叫來村裡長輩,老大從信封裡抽出一張紙,一看,上面寫著:“請立即歸還李正邦人民幣1000元。”這哪裡是什麼房屋分配遺囑,這是一張欠條嘛。老大冷笑一聲,對老二說:“既然信封是你先搶到的,這錢就你去還吧。”
  
  老二接過紙條一看,也皺起瞭眉頭,一甩手走瞭。
  
  老三拿過紙來看瞭,才知道母親還欠著人傢錢。這點錢也不多,就由自己來還吧,瞭卻母親的遺願。
  
  李正邦是西郊村老年協會的會長,他秉公辦事,深受村民的信任。見老三拿著這張紙來還錢,就搖搖手說:“這錢不用還瞭。”到這時候,李正邦終於說出瞭真相,“孝子啊,告訴你吧,那份遺囑在我這裡,她生前對我說過,讓我交給來還錢的那個兒子。”說著拿出遺囑交給瞭老三。
  
  李阿婆的遺囑怎麼會由李正邦保管呢?這也事出有因。李阿婆在銀行辦好手續,準備存放遺囑時,突然想到,如果為她擦洗時,背上的字被另外一傢的人看到,他們肯定會捷足先登去拿遺囑的,那麼,房產還是讓心術不正的子女多得。考慮再三,就故意寫瞭那張代她還款的字據,放入保險箱。做好這一切,才把遺囑交給李正邦,要他幫助保管,並反復叮囑,請他把遺囑和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一萬多元存單交給來還錢的子女。
  
  李阿婆真是有心人,為瞭考驗三個兒子,這遺囑藏得九曲十八彎,恐怕警察也要費一番周折瞭。
  
  看老三拿到瞭遺囑,老大和老二懊悔不及。可事到如今,他們隻有敲自己的頭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