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危險時刻

  強子是個裝修工人。這天他扛著一包瓷磚,正發愁騰不出手來按電梯,來瞭一個業主,是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她冷冷地斜瞭強子一眼,按瞭電梯就自顧自地走進去,接著猝不及防地一按關門鍵,把跟著進來的強子夾得“哎呀”一聲。電梯門自動開瞭,強子賠笑道:“麻煩你幫我按一下,我好把東西放下來。”那女的不耐煩地道:“你等下趟不行嗎?”強子求情道:“下趟沒人幫我按電梯,就更麻煩瞭。”女的極不情願地按住開門鍵,強子費力地彎腰放下瓷磚,趕緊說瞭聲:“謝謝!”
  
  兩人都按瞭二十多層,電梯開始往上走,這時問題出來瞭,強子幹瞭一天活,現在一出汗,電梯裡滿是汗味。女的皺起眉頭,厭惡地轉過身去,沒過兩秒,又轉瞭個方向。強子感到瞭對方的厭惡,不覺低下瞭頭。正在這時,隻聽電梯突然“哐”的一聲,還沒到二十層就停瞭,門卻久久不開。女的一下子轉過身來,驚恐道:“怎麼回事?”強子誠惶誠恐地說:“我不知道……”
  
  “吱嘎”一聲,電梯突然開始往下掉!開始很慢,一邊往下掉一邊“咔咔咔”地響個不停,接著,那聲音越響越厲害,電梯也越降越快。強子還沒明白是怎麼回事,那女的突然“啊”的一聲尖叫,“嗖”的蹦起,兩手摟住強子的脖子,整個身子蛇一般緊緊地盤在他身上。
  
  不料隨著女人猛的一跳,電梯“哐”的一聲,竟停住瞭。那女的愣瞭一下,趕緊松開強子。強子臉紅瞭一下,跟著“刷”的就白瞭,他已經明白瞭—女的是怕電梯直墜下去,想拿自己當肉墊子呢!
  
  女的看瞭強子一眼,似乎也為剛才的行為感到不好意思,慚愧地低下瞭頭。也就在這麼一瞬間,電梯晃瞭一下,“吱吱嘎嘎”地又開始往下掉瞭。女的看瞭一眼強子,這次她沒有撲上來,而是縮在瞭角落,兩手緊捂住臉。強子想也沒想,蹲下身去,一把抱起瞭那女的,自己一蹲馬步,站穩瞭腳跟。說來也巧,他剛站穩,電梯一頓,又停住瞭。強子抬頭看看指示燈,不錯,真的停住瞭!
  
  女的緩緩睜開閉著的眼睛,紅著臉說:“謝謝你,放我下來。”
  
  強子放下那女的,臉上自始至終沒一絲笑容,板得比鐵還硬。女的看瞭他一眼,竟忍不住笑起來,問:“你為什麼要救我?”見強子不說話,又問:“你為什麼不生我的氣?”
  
  強子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趕緊打電話!”女的這才想起來:還沒脫險呢!她趕緊打電話給物業,小區剛建好,物業還不健全,一聽情況慌瞭神,說立即打110。女的一聽有瞭哭音:“打110還用你們?”物業遲疑道:“要不……打119?”女的差點崩潰,大喊道:“打吧打吧!”掛掉電話,她忍不住哭起來,說:“天啊!就這水平,還三塊錢一平米的物業費!”
  
  “三塊錢一平米?”強子吃瞭一驚,道:“那一個月要多少錢!”女的哭著說:“一個月要兩百呢。我省吃儉用八年,從大學畢業攢到現在,才攢瞭這麼個單身公寓的首付,這不,剛交鑰匙,還沒裝修呢。電梯要掉下去,就再也住不成瞭,嗚嗚嗚!”
  
  強子心軟瞭,說別哭瞭,電梯再掉,有他給撐著!女的瞪瞭他一眼,突然“撲哧”一聲,破啼為笑,說:“誰的命比別人賤呀?我再也不那麼做瞭,一開始我是嚇昏頭瞭。”
  
  強子假裝生氣,問:“怎麼,嫌我臟?”女的紅瞭臉,道:“你人挺好的,臟……其實也不臟,我……挺喜歡的!”強子也紅瞭臉,說:“不嫌臟,到時候就抱住我,我又沒房子等著享受,一窮二白,死瞭就算瞭。”
  
  接著強子嘆瞭口氣,沉重地道:“但我還有爹媽。他們老瞭,還不知道靠誰。”
  
  女的也嘆瞭口氣,說:“算瞭,你有父母孩子要養,怎麼能死?電梯要真的掉下去,你踩我身上吧,反正我單身一人,赤條條來去無牽掛。”
  
  “你說什麼啊!”強子大窘,辯解道,“我還沒結婚呢,哪來的孩子?”他想瞭想說:“這樣吧,電梯要真掉下去,這麼高,我們都必死無疑。不如我抱著你,墊在你下面,你要是活下來,就幫我給父母養老,如何?”
  
  女的看瞭他幾秒鐘,鄭重地說:“你把我當什麼人瞭?剛才我真的是嚇昏瞭頭,現在無論如何,我不會讓你替我死……”
  
  她話沒說完,突然電梯又“咔咔咔”地響起來。強子一驚,就想抱起女的。不料女的已經退到角落,大喊道:“不許過來,你不要抱我!不許你抱我!”
  
  電梯“嘩”的一聲打開瞭,原來是110趕來,強行打開瞭電梯門,不料裡面竟然是這樣一副景象。警察當即大喝一聲:“幹什麼?出來!到底怎麼回事?”
  
  強子尷尬地出瞭電梯,正要解釋,女的突然“噌”的跳起來,緊緊地抱住他,然後就嗚嗚地哭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