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竹林疑蹤

  這天一大早,市野生動物園傳來一個驚人的消息,有隻豹子突然野性大發,沖破防護欄逃瞭出來。據目擊者稱,那是一隻成年金錢豹,它跳出欄桿後飛快地遊過瞭旁邊的一條小河,一頭紮進瞭對岸的茫茫山林。
  
  市公安局接到報案後非常重視,負責安保工作的周隊長帶著十幾位民警立即進山,全副武裝展開瞭搜捕,可是幾個小時過去瞭,絲毫不見豹子的蹤影。這片山林連綿起伏,地勢復雜,豹子藏身真是太容易瞭。
  
  時近中午,周隊長一行人又翻過瞭一道山崗,眼前出現瞭一片翠綠的竹林。竹林裡隱約傳來一陣說話聲,眾人一愣,走進林裡一看,才發現原來是七八個山民打扮的女人正在挖竹筍。那些女人看見民警,吃驚地問發生瞭什麼事,周隊長嚴肅地說:“今天有隻豹子逃到這裡,現在山上非常危險,市裡已發出通告封山瞭,你們快點離開吧。”
  
  那些女人聽瞭,嚇得臉色都變瞭,有幾個慌忙就想下山。這時,一個身形高大的女人大聲說道:“大傢別慌!這山這麼大,哪有這麼巧,豹子就剛好到這片竹林裡來?”
  
  說話的女人叫翠珍,做事果敢麻利,在同伴中很有威信,她洪亮的嗓門一下子給瞭女人們勇氣,大傢都停住瞭腳步。周隊長見狀急瞭,大聲道:“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難道為瞭這些竹筍,你們連性命都不顧瞭嗎?”
  
  翠珍頭也不抬地道:“現在正是竹筍上市的季節,我們都指望著這個賺錢呢。”
  
  周隊長明白瞭,現在鮮筍價格正高,每年就這麼一次機會,山民們當然不想放棄賺錢的大好時光。周隊長正要繼續勸說,卻聽不遠處有人喊道:“隊長快過來,這裡發現瞭豹子的蹤跡!”周隊長一看,說話的是民警小張。小張是個二十來歲的小夥子,去年剛從警校畢業,他不僅身形矯健、功底紮實,而且心思縝密、足智多謀,在局裡很受好評。
  
  周隊長忙走過去一看,隻見地面上果然有一行梅花狀的腳印。那些挖竹筍的女人圍過來一看,不由臉色慘白,翠珍也不說話瞭,大傢紛紛轉身拿起背簍,向林外走瞭。
  
  周隊長這才松瞭一口氣,忙帶領大傢跟著豹子的腳印追蹤下去,可是走出不遠,腳印就消失不見瞭。大傢忙碌瞭大半天,一無所獲,都感到又饑又乏。周隊長看到前面有間簡陋的小屋,大概是護林員留下來的,忙招呼大傢進去休息。
  
  大夥吃著隨身帶的幹糧,討論接下來的搜捕方案。最後,周隊長決定大傢分頭行動,民警們分成幾組,周隊長帶著小張繼續在這座山頭搜尋,其他民警分散到附近山頭搜尋。
  
  吃過飯,眾人便再次出發瞭。周隊長和小張路過竹林時,猛然呆住瞭,隻見上午那幾個女人又成群結隊地上山來瞭。周隊長有些生氣,上前大聲道:“你們的膽子也太大瞭,難道還不相信豹子會來竹林嗎?”
  
  翠珍搶著答道:“光憑幾個腳印,哪能斷定是豹子呢?說不定是隻大野貓。就算是豹子,它也早走瞭,不然你們找瞭這麼久,怎麼沒發現呢?”
  
  周隊長一時難以反駁,想瞭想說:“就算非要上山挖筍,也該讓傢裡強壯些的男人來吧?”女人們聽瞭這話都低下瞭頭,翠珍嘆瞭口氣道:“我們村的男人都去外地打工瞭,傢裡就剩下我們這些女人。”說完她揚起頭,沖周隊長道:“警察同志,你們放心吧,我們會保護好自己的!”
  
  周隊長聞言暗暗著急,他走到竹林外,皺著眉頭對小張道:“現在怎麼辦?豹子一天沒抓住,危險就存在一天,可封山的禁令對山民一點作用也沒有,我們一離開,她們又上山瞭,總不能一直守在這裡吧?”
  
  小張點頭道:“是啊,豹子行動敏捷,真要攻擊起來,隻怕我們守在附近也難免有人傷亡。”說罷,兩人一齊陷入瞭沉思……
  
  這時,翠珍望著周隊長和小張遠去的身影,卻露出瞭笑容。她瞟瞭一眼身邊的背簍,那背簍底下正躺著一桿黑黝黝的獵槍。其實,這些女人哪有不怕豹子的,之所以還敢上山來,一是賺錢心切,二也是因為翠珍的獵槍給她們壯瞭膽。想當年村裡有不少打獵高手,翠珍性子潑辣,經常跟著她男人上山打野獐野兔。這幾年國傢下瞭禁獵令,山民們才都把槍收起來,眼前的這桿槍還是翠珍在傢裡找瞭好一會兒才找到的。
  
  有驚無險地度過瞭一下午,太陽落山時,女人們都挖瞭不少竹筍,大傢直起酸痛的腰,準備回傢。就在這時,有個女人用手指著前面,驚叫道:“看,豹子!”眾人一齊順勢望去,此時天色已暗,但仍能看見十幾丈開外的一株竹子下,趴著一隻色彩斑斕的大豹子。女人們個個嚇得不敢動彈,空氣似乎一下子凝固瞭,四周一片寂靜,連竹葉落到地上的聲音都可以聽見。
  
  就在這時,翠珍一聲大喝:“姐妹們別怕,看我的!”說完,她飛快地從背簍裡抽出獵槍,瞄準瞭那隻豹子。豹子面對槍口,似乎一下子呆住瞭,就在槍聲響起的電光火石間,隻見豹子迅捷地騰空躍起,“啪”的一聲脆響,子彈打在瞭它身後的竹竿上,竹竿劇烈搖晃起來,葉子簌簌地直往下落。翠珍見一槍落空,馬上又補瞭一槍,這時豹子一個利落的飛躍,隱入瞭旁邊的一塊巨石後,不過翠珍還是看到,子彈擦過瞭豹子的身體。過瞭一會兒,翠珍聽到巨石後沒瞭聲息,想必豹子已經負傷逃走瞭。
  
  就在女人們驚魂未定之際,周隊長聽到動靜跑瞭過來,問她們怎麼回事。翠珍有點得意地說:“剛才豹子出現瞭,被我一槍打跑瞭。”
  
  周隊長看著翠珍手上的槍,一臉驚訝地說:“你竟然帶著獵槍上山?”接著又著急道:“你怎麼能開槍呢?這豹子是稀有品種,非常珍貴,我們用的都是麻醉槍,不敢讓它受傷,唉……”
  
  翠珍聽瞭一愣,忙解釋道:“我情急之下來不及細想瞭,不過你放心,這是我們自己做的土槍,裡面裝的是鐵砂和鋼珠,殺傷力不強,而且我剛才打偏瞭,豹子應該沒有大礙。”周隊長聽到這裡,似乎松瞭口氣,對她們道:“耳聽為虛,眼見為實,這下你們相信瞭吧?豹子藏在竹林中,隨時都可能對你們發起攻擊,還是快點回傢,等豹子抓到後再來吧。”女人們這時早已嚇得汗流浹背,連連點頭,向山下走去。
  
  第二天,翠珍和同伴們都呆在村裡,再沒人敢上山瞭。她們站在村口,遠遠地望著山上,隱隱約約看到民警們在林間不停地穿梭……
  
  三天後的傍晚,村裡的女人們突然聽到竹林方向傳來幾聲槍響,大傢一起出門察看。不一會兒,就見幾個民警抬著鐵籠走下山來,籠子裡躺著一隻已昏死過去的金錢豹。周隊長告訴她們,原來這隻豹子一直躲在竹林附近的一個山洞裡,由於洞口位置隱秘,一直到今天才發現。最後周隊長笑著對她們說:“豹子抓到,禁令解除瞭,明天大傢就可以上山瞭。”
  
  女人們都很高興,第二天一早,她們就迫不及待地出發瞭。半路上,翠珍發現自己忘帶水瞭,剛好附近就是護林員的小屋,她便離開同伴,獨自向小屋走去。
  
  走進小屋,翠珍見桌上有幾瓶礦泉水,還散落著一些來不及收拾的方便面碗,床上有幾件衣服和被褥。原來這幾天,民警們就吃住在這間小屋裡。翠珍拿起水剛要走,忽然她看到床底下好像有一團什麼東西,就探身拿出來一看,一下子怔住瞭—那竟是一張人工制作的豹子皮,市裡有些工藝品店就有賣。
  
  翠珍拿著豹子皮陷入瞭沉思。昨天她看到鐵籠裡的豹子,就覺得與自己在竹林中所見的豹子有些不同,現在再回想豹子當時的一舉一動,她忽然間全明白瞭:那天自己射擊的豹子是民警假扮的,目的就是讓她們感到害怕後下山去。翠珍後悔得直想抽自己耳光:我真是糊塗啊,為什麼要無視禁令上山?為什麼不肯配合民警們的工作,還讓人白白挨瞭一槍?
  
  翠珍心事重重地走進竹林,正想和同伴說這事,忽然,一陣腳步聲傳來,隻見周隊長和幾個民警走瞭過來。女人們一驚,忙問山裡是不是又出瞭事。周隊長笑道:“危險已經過去瞭,大傢別草木皆兵。今天是休息天,我們幾個正巧沒事,就來幫你們挖竹筍,替你們把前幾天的損失補回來。”說完就和民警們一起動手掰起竹筍來。看到他們笨拙的樣子,女人們忍不住笑瞭。就在一片歡聲笑語中,翠珍註意到,那個叫小張的年輕民警走起路來,腳還有些跛,雖然他很努力地裝出沒事的樣子……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