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北有阿凡提,南有徐文長,關於徐文長的民間故事

  徐文長是民間故事中有名的機智人物,人稱“北有阿凡提,南有徐文長”。徐文長本名徐渭,是明代的大才子,在詩文、書畫、戲劇等方面都有獨樹一幟的成就。老百姓喜愛他的聰慧,至今民間還流傳著許多關於他的傳說……
  
  賣佈斷案
  
  徐文長有十匹白佈,讓夥計扛到縣城去賣。路上要過一條河,夥計扛佈上船,正好和一個瞎子坐在一塊,於是兩人搭訕起來。瞎子問:“你去縣城幹啥?”“賣佈。”瞎子就問佈的多少、顏色,夥計樸實,回答得一清二楚。瞎子又撫摸著佈匹,用手一層一層地擺弄著,夥計也不在意。
  
  不一會兒,船靠瞭岸,夥計就要扛佈,不料瞎子按住瞭,說:“這是我的佈。”夥計大吃一驚:“你怎麼耍賴?這明明是我的佈!”“你耍賴,這是我的佈!”兩人相持不下。
  
  船上的人都圍瞭過來,一個看熱鬧的說:“如果佈是瞎子的,他必然知道佈的多少和顏色。”瞎子立刻說:“這是十匹白佈……”大傢一聽,紛紛指責夥計,夥計有口難辯,於是兩人打官司到瞭縣衙。去縣衙前,夥計托人把發生的事告知徐文長。
  
  縣衙大堂上,瞎子向縣太爺道:“我知道每匹佈卷瞭多少層。”接著說瞭出來,果然分毫不差,正在這時,徐文長趕到瞭。徐文長對縣太爺說:“這是我的佈,有一點我沒向夥計交代,我的佈背面染有兩道藍色小花,佈行的都知道。”說著把佈掀開,讓縣太爺看,“請老爺過目。”
  
  瞎子一聽慌瞭,暗想:這情況怎麼沒掌握?趕快說:“老爺,剛才你沒問,我也忘說瞭,我的佈背面是有兩道藍花。”
  
  縣太爺一拍驚堂木,喝道:“大膽刁民,竟敢騙人白佈,這佈上哪有什麼藍花!看你是瞎子,饒你二十大板,給我轟瞭出去!”瞎子頓時面紅耳赤,垂頭喪氣地走瞭。徐文長讓夥計把佈扛瞭出去。
  
  智勝打賭
  
  張三、李四兩個朋友拜訪徐文長。李四為人不茍言笑,張三卻愛詼諧打趣,他悄悄將徐文長拉到一邊說:“文長兄,今日你若能讓李四‘呱呱呱’叫三聲,我就請客吃飯。”徐文長笑道:“這有何難?”
  
  於是徐文長將兩個朋友帶到一片西瓜地中,他手指瓜田,對李四說:“李兄啊,你看這一片葫蘆長得多好。”李四納悶道:“文長兄,這明明是瓜,你怎麼說是葫蘆呢?”
  
  徐文長搖頭道:“是葫蘆。”李四道:“是瓜。”徐文長大聲道:“葫蘆!”李四回道:“瓜!”徐文長連聲道:“葫蘆、葫蘆、葫蘆!”李四也惱瞭,道:“瓜、瓜、瓜!”
  
  題寫店名
  
  紹興城裡新開瞭一傢點心店,徐文長常常光顧,店主就央求他寫一塊招牌。徐文長一揮而就,並囑咐店主不得改動。招牌掛出來不久,點心店果然門庭若市。有瞭名聲之後,店主就開始偷工減料,生意也漸漸不景氣瞭。一天,一個顧客對店主說:“你看,徐文長給你寫的招牌,點心的‘心’缺一點,難怪生意不好。”
  
  於是店主找到徐文長,請他加上一點。徐文長笑道:“加上去不難,你可不要後悔啊!”店主連說不會後悔,於是徐文長用黑漆在“心”字中間補瞭一點,可是,點心店的生意不但沒好轉,反而更加蕭條瞭。店主摸不透個中奧妙,就來請教徐文長。徐文長說:“‘心’無一點,引人註目,店就有瞭人氣,而且缺少一點,使人有空腹的感覺,來吃點心的人就多。加上一點,變成瞭個實心肚子,誰還要來吃?隻要你以後不再偷工減料,再把‘心’上那個黑點改成紅的,生意還會興隆。”
  
  店主恍然大悟,照辦瞭,果然靈驗。
  
  巧救民女
  
  有個貪色的員外,搶瞭個民女,要強逼成親,民女的母親在街上哭哭啼啼。這事剛好被徐文長撞見,他聽瞭老太太的哭訴後說:“不要緊,我來想法救你的女兒。”
  
  於是徐文長買通瞭那員外的丫頭,如此這般地囑咐瞭一番,丫頭點頭答應瞭。第二天,徐文長咋咋呼呼地闖進員外傢,嚷嚷說,員外搶瞭他的夫人。員外見來人是不好惹的才子徐文長,就賠笑臉解釋,說自己並沒搶他的夫人呀。徐文長毫不理睬,一把拖住員外,上縣衙評理。
  
  到瞭衙門,知縣問徐文長:“你夫人有什麼特征?”徐文長說:“我夫人屁股上有一個很大的黑圈,那是她小時候不小心坐在炭盆上燙傷的。”知縣立即傳來那民女,命人領到內室,請自己夫人驗明。一會兒夫人來報,果然和徐文長說的一模一樣。徐文長這下喉嚨響瞭:“你青天白日搶走我的夫人,是何居心?”員外有口難言。知縣一聲令下,員外當即挨瞭五十大板。徐文長將民女領出,交給她的母親,母女倆千恩萬謝。
  
  那麼,徐文長怎會知道民女的屁股上有黑圈?原來徐文長買通瞭員外府的丫頭,要她在民女用的馬桶上撒上一層鍋底灰。民女小解時,鍋底灰便印到她的屁股上去瞭。
  
  字號由來
  
  徐文長本名徐渭,“文長”是他的字,這個字有個有趣的由來。
  
  徐渭不想做官,但是兩個哥哥逼他去應考。考場上,他看過題目便一揮而就,文章雖短,卻很精辟。剩下許多時間沒事幹,他便在卷子空白處畫上祖先像,又畫上供桌和祭品,最後畫上他自己穿著舉人的服裝在祭祖。畫完後,他在邊上寫上“不過如此”四個字。主考官看瞭卷子,很佩服他的短文,後來看到那幅畫,卻連連搖頭,在卷子上批道:“文章太短臉皮厚,名次排在孫山後。”當然沒考取瞭。
  
  三年後傢裡人又叫徐渭去赴考,剛巧又遇到瞭上回的那個主考官。徐渭心裡很火,便在卷子上大作文章,列舉瞭科舉的種種弊病。他越寫越火,文章也越寫越長,試卷上寫不下,就寫在桌面上、凳子上,最後連凳腳上都寫滿瞭。交卷時間到瞭,徐渭把試卷連同桌子凳子一齊背上去交給主考官。
  
  主考官不由得大吃一驚:“你要幹什麼?”徐渭笑道:“你不是喜歡長文章嗎?我就寫篇長文章給你看看吧!”
  
  這件奇聞很快傳瞭出去,從此,徐渭就被人稱為“徐文長”瞭。
  
  利息幾何
  
  徐文長的鄰居急等錢用,來找徐文長借,可徐文長手頭也很拮據,隻好陪鄰居去向放高利貸的借債。放高利貸的說:“借給你十兩銀子的本錢,明年到期,利息要四兩銀子。有徐先生作保,字據就不必出瞭。”
  
  徐文長笑道:“四兩利息多瞭點,我看,就給三兩九的利息吧!”借高利貸的想,四兩和三兩九相差不多,就答應瞭。
  
  一年過去,鄰居按照徐文長的指點,湊齊瞭十兩銀子,再帶瞭一瓶好酒,由徐文長陪同,送到借高利貸的那裡。借高利貸的見隻有十兩本銀,就問利息呢,徐文長說:“去年明明說好利息是‘三兩酒’,你怎麼可以賴呢?”借高利貸的因為沒有真憑實據,隻好自認倒黴。
  
  妙戲秀才
  
  一天,徐文長在酒店喝酒,有幾個不認識他的秀才坐在鄰桌,大講徐文長隻有歪才,並無真才實學。徐文長聽瞭就走過去道:“這麼說,幾位仁兄很有些真才嘍?我們來賽詩怎樣?”
  
  秀才們見他穿得寒酸,就說:“賽就賽,就是徐文長親自來,也不在我們話下,何況是你?”
  
  店裡的夥計認識徐文長,但並不點穿,隻是提著酒壺上來湊熱鬧說:“就以這酒壺為題如何?”大傢都說好。徐文長讓那幾個秀才先做,他們搖頭晃腦,哼哼哈哈瞭半天,也沒吟出一首像樣的詩來。最後輪到徐文長,他吟詩道:“嘴兒尖尖背兒高,才免饑寒便自豪。量小豈能容大器,兩三寸水起波濤!”
  
  旁邊喝酒的人一齊說:“對呀!酒壺就是這樣的。”小夥計卻說:“不見得吧,據我看,徐文長吟的倒更像是這幾個秀才哩!”
  
  秀才們這才知道,面前的就是徐文長,便在笑聲中狼狽地溜出去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