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李逵醉酒殺敵

  梁山黑風口西邊有塊平滑的大青石,石頭上有兩個石坑像是人的一雙腳。這塊大青石,就是梁山很有名氣的“腳印石”。傳說,石頭上的那雙腳印,是一次李逵酒醉殺敵時踩出來的。
  
  黑風口緊連著梁山寨大營,也是進入山寒大營的最後一關。黑風口兩面是水,關下多是峭壁懸崖,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因為黑風口十分重要,宋江就把守關的任務交給瞭李逵。也不知是李逵有“黑旋風”的諢號,還是這裡比別處風大,人們從此把這道關稱作“黑風口”瞭。
  
  李逵把守此關,倒也聽宋江的勸說,時時留心在意,酒也吃得少瞭。那些小嘍羅,更不敢粗心懈怠,一個個謹慎防守。官兵幾次派人在山下刺探,都被關上發覺,聯絡水軍捉上山來,砍頭示眾。
  
  話說到瞭這年的中秋節,山寒上留下巡哨人員,全到聚義廳前吃酒賞月。酒宴開始,李逵湊到燕青身邊,偷偷地給燕青說:“今兒個也該鐵牛過過酒癮!”燕青看李逵嘴饞的樣子,十分好笑,逗趣說:“吃盡管吃,可別吃瞭不認得李鐵牛瞭。”兩人邊吃酒邊說笑,不覺三五碗早已進瞭肚子。燕青是個心細的人,見李逵吃酒吃個夠,好意勸他說:“鐵牛哥,人常說,逢年過節,偷營劫寨。這些時日山外風聲緊,莫要隻顧吃滑瞭嘴,誤瞭關上的事啊!”李逵嘴裡應著,就是手裡放不下酒碗,又接連著吃瞭幾大碗。
  
  夜將二更,聚義廳前散瞭酒宴,各寨頭領回自己關上去瞭。李逵酒吃多瞭,腳下發飄,一步三搖地回到瞭黑風口上。小嘍羅們扶著,李逵說瞭句“小心把守”,就一頭撲在床上,呼呼地睡著。小嘍羅們安排好李逵,趕緊向關前走去,註視著關下的風吹草動。
  
  約摸過瞭一個時辰,關西邊的兩個嘍羅聽見幾聲水響,模模糊糊見蘆蕩裡劃出三四隻小船,正向關下靠近,船頭沒有水寨上的信燈。小嘍羅不敢怠慢,留一個觀看動靜,另一個跑去報給李逵。
  
  李逵被小嘍羅推醒,聽說關下有事,吃瞭一驚,酒也醒瞭八分。他來不及穿上麻鞋,赤著腳板,提著板斧就向關前跑去。到瞭關前,李逵環眼一瞪,果見關下靠瞭幾隻小船,閃動著十幾條黑影。李逵生性粗魯莽撞,這時卻細起心來,悄悄對小嘍羅說:“別弄出聲響,等這些鳥男女爬上來再殺不遲。”
  
  原來,官兵幾次前來征討,都在水泊裡被打敗回去,就想找機會偷襲山寨。今兒正是中秋之夜,遠遠見山寨上燈火通明,猜想一定是吃酒賞月。那李逵是個見酒拔不動腿的人,今夜哪能少吃,若他醉瞭酒,剩幾個小嘍羅不難對付。征討梁山的先鋒官選瞭十八個武藝出眾的軍漢,親自率領,趁夜前來劫寨。
  
  李逵見官兵你拉我拽,半天才爬上一片懸崖,心裡十分焦急,恨不能下去兩斧子殺瞭這些傢夥。可這黑風口兩側,不易上來,下去更難,弄不好驚走瞭他們,豈不誤事!李逵邊想,邊在關上跺腳。猛然,李逵見關上一塊黑乎乎的巨石,正對著崖下爬山的官兵,心裡不同一動。他輕輕走到巨石跟前,用肩膀頂著試瞭試。一見巨石晃動瞭,李逵趕忙把板斧朝身後一放,站穩雙腳,運足氣力,狠命又是一頂,巨石“咕咚”一聲,向山下滾去,越滾越快。那些在崖下往上爬的官兵,聽見頭上有響動,正想躲避,可哪還來得及,一個個爛瞭腦袋,斷瞭腿腳,血肉橫飛瞭。說也奇怪,大石頭在山石崖上一撞,裂成許多碎塊,噼哩啪啦,來瞭個天女散花,向水面上打去。那在關下的幾隻小船,連同守在船上的幾個官兵,統統沉在瞭水裡。梁山水軍巡哨過來,把那落水的二三個半死不活的官兵捉上瞭船去。
  
  李逵眼見官兵死得幹凈,沒費一刀一槍,高興得一陣大笑,雙腳一蹦。不料這一跺幾乎閃一條腿來,兩隻腳陷進石頭裡去瞭。李逵蹲下身子一摸,陷得還不淺呢。李逵生氣地罵道:“奶奶個鳥,還想把李二爺拉到閻王爺那裡去不成!”
  
  這時候,宋江等人聞報,也都趕到瞭黑風口上,一見李逵踩進瞭石頭,又是稱奇,又是恥笑:“鐵牛蹄子硬,都踩進石頭裡瞭!”“李二哥酒後神力,官兵撞著茬子瞭!”人們正在說笑,金大堅派人拿來鑿子,在李逵腳後叮當兩下,打出一個豁口,李逵才拔出腳來,和眾人進大營裡去瞭。
  
  從此,黑風口上留下瞭李逵的這雙腳印石,黑旋風李逵的名氣也更大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