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珠魂

  走盤珠
  
  清朝嘉慶年間,南海灣一個不知名的小海島上正熱鬧地開著廟會。
  
  廟會上,一個老漢守著珍珠攤子叫賣著,老漢姓馮,馮傢村人。海島臨海,本是盛產珍珠的地方,馮老漢賣的珍珠雖然飽滿圓潤,但還是少有人問津。偶爾有個富傢小姐上前,問馮老漢有沒有珍珠粉,馮老漢氣得直搖頭,連說成色這麼好的珠子碾成粉,真是可惜瞭啊!
  
  眼見沒有生意,馮老漢嘆瞭口氣,小心翼翼地拿出個玉盤,放在地上,唱開瞭:“走盤珠,珠走盤,珠圓個大顯精神。走盤珠,珠走盤,珍珠滾動盤不動……”
  
  眾人聽到歌聲,都好奇地圍瞭過來,有人問:“老爺子,你唱的啥?走盤珠?難道你的珍珠會自個兒走路不成?”
  
  馮老漢笑瞇瞇地點點頭,從懷中掏出個佈包,裡三層,外三層,打開一看,裡面是一顆晶瑩圓潤的白色珍珠。有人就問:“老爺子,您這顆不就是正圓珠嗎?除瞭比別的珍珠長得圓些,有什麼特別嗎?”
  
  馮老漢笑而不答,他把珍珠放入玉盤內,珍珠落盤,叮咚作響。珠子先在盤裡晃蕩瞭幾下,接著奇妙的事情發生瞭——珠子像被施瞭法,沿著玉盤,一圈一圈、不緊不慢地滾動起來。珠子越滾越快,由盤子邊沿滾向盤中央,綠色的玉盤、白色的珠子,滾動起來煞是好看,最後,珠子穩穩地定在瞭玉盤中央。
  
  眾人湊近一看,原來那玉盤上被細細地鑿出瞭一圈圈的珠道,隻有圓潤得毫無瑕疵的珍珠才能如此“走上一遭”。大傢紛紛喝起彩來,都要買這神奇的“走盤珠”,不一會兒,馮老漢的珍珠就被賣光瞭。正當他收攤準備回傢時,一個人攔住瞭他。
  
  此人一身白衣,掏出一張銀票遞給馮老漢,馮老漢一看,竟是一千兩紋銀,忙說道:“這位爺,可惜您來晚瞭一步,我的走盤珠都賣光瞭。”
  
  白衣人笑笑說:“不,我這一千兩銀票隻要老伯您懷裡的那一粒珍珠。”馮老漢暗自一驚,原來此人一直在旁邊不動聲色地觀察,自己用懷中的走盤珠招攬生意,又悄悄放回懷裡,都被他看得一清二楚。
  
  馮老漢爽朗地笑起來,從懷裡掏出那顆珍珠,說道:“罷、罷、罷,朋友,老夫不瞞你瞭,這顆是最上等的走盤珠,就算在不平的盤子裡,它都能走上幾圈。朋友眼光好,賣給你,算老漢我交瞭個朋友。”
  
  白衣人雙手接過珍珠,小心翼翼地放好,道:“今日偶爾路過寶地,得瞭個寶貝,真是奪人所愛瞭。”
  
  馮老漢道:“珠民采珠辛苦,性命綁在褲腰帶上。上等的走盤珠得之不易,要不是著急給傢人抓藥,我也不會賣它。”
  
  說到這裡,馮老漢自覺話說得有些多瞭,忙收瞭銀票,轉身去瞭藥鋪。
  
  定盤珠
  
  就在馮老漢賣瞭走盤珠後沒幾天,官府的告示就貼在瞭村口,要每傢每戶上繳走盤珠。珠民們都被趕下海去尋找粒大、精圓的走盤珠,可哪裡有這麼多上好的珍珠?珠民被淹死瞭數人,還沒達到上繳的標準。馮老漢懊惱得直拍自己腦袋,知道是自己給鄉親們招來瞭禍事。這時有人想出個方法,偷偷把不夠圓的珍珠打磨瞭,交上去,不料被官府發現,全部挑出,還被重重打瞭五十大板。
  
  眼看最後限期就要到瞭,馮老漢對鄉親們說道:“事情因我而起,大傢放心,我一定會把它平息下來。”
  
  這日官府來收珠,馮老漢一看,帶頭的不正是那日集市上買珠的白衣人嗎?原來他就是新上任的巡撫,姓李,想必走盤珠也是他下令采的。
  
  於是馮老漢迎上前去,恭恭敬敬道:“稟告大人,天下已再無走盤珠。”大傢都呆住瞭,不知馮老漢葫蘆裡賣的什麼藥。隻聽馮老漢繼續道:“走盤珠是龍王傢的寶貝,龍王哪裡舍得讓人大肆采珠?因此特意派來瞭定盤珠。定盤珠一出,所有走盤珠都不會再移動半點。”
  
  有走盤珠,還有定盤珠?李巡撫哪裡肯相信,馮老漢就從懷裡掏出顆小小的珍珠,說道:“這就是我昨日下海采得的。”
  
  馮老漢將這顆不起眼的珍珠定定地立在盤中央,立刻,盤裡所有的走盤珠都不滾動瞭。眾人連連稱奇,都說是龍王顯靈瞭。馮老漢說道:“定盤珠一出,什麼走盤珠都不會走盤瞭,我看你們死瞭這份心吧。”
  
  李巡撫沉吟片刻,拿起定盤珠,仔細看瞭起來。突然,他猛地一拍桌子,怒道:“大膽馮老漢,竟敢欺瞞本官!”隻見桌上的定盤珠碎瞭,原來它是用貝殼做的。貝殼就是珍珠母,把它做成珠狀,所有珍珠見到母親,自然是紋絲不動。
  
  馮老漢見自己的計謀被識破,索性打開窗子說亮話:“珍珠長成需要時間,一時哪裡去找那麼多走盤珠呀?”
  
  李巡撫為難地說:“皇上過壽,要擺百珠宴,我這也是奉旨行事。”馮老漢問:“那得多少走盤珠啊?”李巡撫說:“一百顆上等的走盤珠。”馮老漢又問:“那現在有多少顆瞭?”李巡撫答道:“就差最後一顆瞭。交齊瞭走盤珠,我一定向皇上進諫,封海養珠。”
  
  馮老漢悠悠地問道:“真能做到嗎?”李巡撫微微有些面紅,說瞭句:“馮老哥,算我求你瞭。”話說到這份上,馮老漢仰天長嘆一聲,隻有去準備下海的工具瞭。
  
  馮老漢是數一數二的采珠好手,可他在南海灣來回遊瞭幾次,就是找不到最後一顆走盤珠。李巡撫站在岸上急得直跺腳,連說:“最後一顆瞭,隻要一顆就好。”馮老漢看瞭他一眼,深深吸瞭口氣,再次向南海灣的深處遊去……
  
  天色慢慢黑瞭下來,岸上的人都等急瞭,可馮老漢還沒有冒出頭來,大傢都說馮老漢八成上不來瞭。李巡撫正打算打道回府,突然海上刮起一陣旋風,波浪翻滾,接著就見馮老漢居然從浪花中冒出頭來。
  
  大傢驚詫極瞭,馮老漢上岸後臉色慘白,似乎耗盡瞭所有的精力,他冷冷地說:“第一百顆走盤珠已經采到,不過有一個條件,我要進京親自把珍珠獻給皇上。”李巡撫又急又惱,派人上前搜身,可尋遍瞭馮老漢全身上下,都沒找到珍珠。有個衙役在李巡撫耳邊小聲說:“這些珠農,為逃搜身會把珠子吞進肚裡。”
  
  李巡撫無奈,隻得捧著九十九顆走盤珠,帶著馮老漢進瞭京。
  
  百珠宴
  
  聽說李巡撫獻珠慶壽,皇上龍顏大悅,下令在金鑾寶殿上擺起瞭百珠宴,排場挺大,大臣、嬪妃都坐滿瞭。皇上一招手,李巡撫恭恭敬敬地獻上瞭九十九顆走盤珠。皇上一看,有點不高興:“這是百珠宴,怎麼還差一顆珍珠啊?”李巡撫趕緊把馮老漢的事說瞭,皇上聽後微感好奇,命人將馮老漢帶瞭上來。
  
  皇上問道:“馮老漢,你為何定要見瞭朕,才獻出第一百顆走盤珠啊?”馮老漢答道:“俗語說得好,‘無瑕不成珠’,天然珍珠多多少少都有些腰線、皺褶、凹坑,得珠難,得走盤珠更難,要犧牲多少珠民的性命,才能采到一顆走盤珠啊!”
  
  皇上聽得微微皺眉,李巡撫趕緊截住馮老漢的話頭:“快,把走盤珠拿出來。”馮老漢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從懷裡摸出瞭那最後一顆珍珠,隻見珠子通體圓潤、光彩照人。
  
  皇上笑瞭笑,說道:“獻上來的走盤珠個個圓潤無比,哪會像你所說的那樣難采?朕還要下令,繼續采走盤珠,明年辦個千珠宴。”
  
  馮老漢正想分辯,李巡撫不耐煩地打斷他說:“百珠宴開始瞭,快把走盤珠放入盤中。”
  
  金鑾殿正中央擺放瞭一個碩大的玉盤,一百顆走盤珠“叮叮當當”落入盤中,可不知為何,那些珠子都一動不動地定在那裡,像一百個無精打采的小精靈。眾人見狀,紛紛交頭接耳起來,皇上臉上青一陣白一陣的。
  
  這時馮老漢哈哈大笑起來,說:“我倒是有個辦法,能讓這些珠子都走起來。”皇上趕緊道:“快,快說。”
  
  馮老漢說:“可以用真珠做引,使盤中的珠子走動起來。”
  
  皇上奇道:“以珍珠做引?要什麼珠子?快說,朕命他們到庫房去速速取來。”馮老漢搖頭道:“這真珠不是珍珠,是女子的眼淚。”李巡撫一聽,立刻厲聲打斷道:“大膽,難道你竟要在皇上的壽宴上,讓娘娘們都哭哭啼啼嗎?”
  
  可皇上早被這走盤珠吊足瞭胃口,沉吟片刻說道:“哭就哭吧,朕倒要看看,真能以此‘真珠’引動彼‘珍珠’嗎?如敢欺君,定斬不饒。”
  
  嬪妃們你看我,我看你,一聽下旨要哭,哪個敢不哭?於是一滴一滴眼淚滴入玉盤中,奇怪的事發生瞭:一百顆走盤珠像久旱逢甘露,隨著淚珠一點一點動瞭起來。
  
  皇上見瞭,樂得直拍手,大聲道:“快哭,哭得最多的,朕重重有賞。”那些嬪妃平日裡沒少悄悄流淚,一聽哭得好還有賞,哭得越發厲害起來,一時間,金鑾寶殿上哭聲一片。
  
  那些走盤珠在玉盤中各行其道,紛紛滾動起來,越走越快,越轉越厲害,漸漸地升騰起一層白霧,巨大的玉盤上方,如海市蜃樓般顯出一片大海的景象。
  
  大臣們驚呼起來,紛紛跪地磕頭,說道:“好兆頭,這是恭賀我皇福如東海啊!”皇上不禁哈哈大笑,拍手道:“繼續哭,使勁哭。”
  
  隨著驚天動地的哭聲,海市蜃樓越來越清晰,隻見海水拍打著海岸,浪花越來越大,浪花中隱隱出現瞭人影,那是一群采珠工,帶頭的正是馮老漢。他們一個個跳進海裡,迎風破浪,在水中不斷沉浮,尋找著珍珠。突然,海面上霹靂閃電,狂風暴雨,有的采珠工體力不支,力盡而死;有的遇到鯊魚被生生咬死,海水漸漸地染紅瞭……金鑾殿上眾人都看呆瞭,他們哪裡想到,那些精美絕倫的走盤珠背後竟有如此慘痛之事?
  
  這時,隻聽“轟”的一聲,海市蜃樓瞬間消散,再看玉盤上,一百顆走盤珠都不見瞭,隻留下一盤淚水。再看馮老漢,他猛地一仰身,筆直地倒瞭下去,早無氣息。原來,他那日下海,剛采到最後一顆走盤珠,就因體力不支而淹死瞭,死後他的魂魄惦念鄉親們,還要向皇上進諫。
  
  皇上思索良久,第二天下旨封海,厚葬瞭馮老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