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正月十五雪打燈

  從前,有個叫李書成的富傢子弟,二十出頭便中瞭舉人,人人都說他前途無量。不料李書成中舉之後,志得意滿,再也不求上進瞭,每天飲酒作樂,過起瞭放蕩不羈的日子。
  
  這年中秋,李書成突然詩興大發,就吩咐仆人帶著酒菜,隨他來到繡江畔。繡江岸邊有個小亭子,李書成坐在亭中飲酒賞月,抬頭一看,隻見大如圓盤的月亮被一塊雲彩遮住瞭,不禁脫口吟道:“抬頭不見桂婆娑,礙我詩情雲聚多。”
  
  話音剛落,忽然從江面上飄來一個聲音:“好詩,好詩呀!”
  
  李書成抬頭望去,隻見江心隱隱約約有一隻小船,便喊瞭一聲:“不知哪位高人,可否現身一見?”
  
  那小船漸漸劃向岸邊,等靠瞭岸,船上走下一個身材偉岸的中年男子。李書成一見那個人,便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歡,拱手道:“這位仁兄,想必也是吟詩作對的高手?”
  
  那男子笑道:“哪裡,哪裡,剛才聽到仁兄佳句,情不自禁,打擾瞭仁兄雅興,請勿見怪。”
  
  李書成便請男子上岸飲酒,男子也不客氣,進瞭亭子,說自己名叫譚有禮,是過路客商,夜宿在船上。兩個人越談越投機,李書成便邀請譚有禮到傢裡小住幾天。不料譚有禮拒絕瞭:“李兄,我們一見如故,可我還有要緊的事要做,不敢停留。”
  
  李書成嘆瞭口氣,說:“譚兄,我們萍水相逢,你這一走,不知是否還有相見之日啊!”
  
  譚有禮想瞭想,說:“不如咱約個時間吧,明年正月十五,再在這裡相見如何?”
  
  李書成皺瞭皺眉頭,說:“人生充滿變數,從中秋到正月十五何止百日,那天你真的能來嗎?”
  
  譚有禮微微一笑,說:“交友貴在言而有信,正月十五那天,你隻要看到天上飄起瞭雪花,就往這裡趕,一定能見到我。”
  
  李書成對譚有禮的話半信半疑,可人傢執意要走,他也不好挽留。譚有禮登上小船,劃向江心,一會兒就不見瞭。這時,遠處傳來瞭雞叫聲,原來兩人不知不覺竟談瞭一夜。
  
  過後,李書成越琢磨這事越覺得蹊蹺:現在離正月十五還遠著呢,譚有禮說,天上飄起雪花的時候相見,他怎麼就能肯定正月十五那天會下雪?想瞭半天,也沒想出個結果來。
  
  時光過得飛快,很快就到瞭正月十五。這天早上,李書成一起床就想起瞭譚有禮和自己的約定。他忙開窗一看,外面晴空萬裡,不由心想,這事懸乎。哪想到,剛吃過午飯,天就陰沉下來,到瞭傍晚,天上果然飄起瞭雪花。李書成暗暗吃驚,立刻叫瞭下人,來到繡江岸邊的亭子裡。
  
  李書成在亭子裡等瞭許久,天漸漸黑瞭下來,也不見譚有禮的人影。仆人就勸李書成回去,一個隻有一面之緣的人,怎麼可能這麼守信呢?李書成也有些動搖瞭,正在這時,突然聽到水面上傳來劃船聲,李書成一陣驚喜——譚有禮來瞭!
  
  李書成站在岸上,向江裡喊道:“對面船上的可是譚兄?”
  
  對面卻傳來一個稚嫩的聲音:“請問是李大官人嗎?”
  
  李書成回答說是,說話間小船到瞭岸邊,隻見船上站著一個小孩,很有禮貌地向李書成抱拳拱手,說:“奉我傢主人譚有禮之命,前來接李大官人到對岸飲酒暢談。”
  
  李書成一高興也沒多想,抬腿就向船上走去。剛要上船,隻聽見“轟隆”一聲,河裡掀起瞭一道水柱,水花四濺,從水裡跳出一個人影來,對那個小孩說:“大膽書童,竟敢背著我出來作惡!”那書童嚇得打瞭個激靈,對那個人影說:“主人,既然你不忍心下手,不如把他交給我吧,誰不想早日托生呀?”
  
  那個人影說:“胡說!我對你說過多少次瞭,不要害人,難道你忘瞭?”
  
  李書成定下神來一看,那個人影竟然就是譚有禮。此時,譚有禮就這麼站在水面上,李書成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書童對譚有禮鞠瞭一躬,說:“主人,我已跟隨你五十多年,咱們主仆的情分也盡瞭,這次恕我不能從命!”說著伸手就拽住李書成,直往水裡拉。李書成嚇得魂飛天外,眼看就要被書童拉下水,譚有禮突然上前,與書童搏打在一起,從岸上打到水裡,濺起無數水花,最後又都沉到水裡,沒瞭聲音。
  
  李書成呆若木雞地站在岸邊,一個仆人戰戰兢兢地說:“主人,我們碰見妖怪瞭!現在是冰封期,整個江面都結冰瞭,哪能劃船呀?你看剛才那兩個人,從水裡冒出來,又進瞭水裡,不是妖怪又是什麼?”
  
  李書成也醒悟過來瞭,慌忙轉身要走。這時忽聽浪花翻滾,譚有禮又從水中現身瞭,他向李書成躬身施瞭一禮,說:“李兄,你受驚瞭!”
  
  李書成指著譚有禮,結結巴巴地說:“你、你是人是鬼呀?”
  
  譚有禮說:“實不相瞞,我就是這繡江裡的一個水鬼。五十年前,我上京趕考,從這裡路過,不想在江上翻瞭船……”
  
  李書成更害怕瞭,說:“你不要害我,我們萍水相逢,無冤無仇……”
  
  譚有禮說:“放心吧李兄,我若害你,八月十五你就做水鬼瞭。”
  
  譚有禮告訴李書成,做瞭水鬼,隻有把別人拉下水頂替自己,才有機會投胎轉世。這條江裡的水鬼一年有兩次機會投胎,一次是八月十五,一次是正月十五。他做水鬼後,不忍心把那些無辜的人拉下水,一次次坐失良機,在江裡一熬就是五十個年頭。
  
  “八月十五那日,我聽到你吟詩,動瞭惺惺相惜之心,便來與你會面!今年正月十五,是我最後一次投胎的機會,如果不把人拉下水,我就要永遠做水鬼瞭。剛才我沒露面,就是怕見到你後,會忍不住把你拉下水。可沒想到,我的書童竟忍不住瞭……這也不能怪他,他陪我在江底五十年瞭,也不容易!”
  
  譚有禮雖然是鬼,卻是個仗義的水鬼,李書成的恐懼也消失瞭,就說:“譚兄,今天你如果不把我拉下水,就要做一輩子水鬼嗎?”
  
  譚有禮嘆瞭口氣,說:“隻有一個法子能讓我投胎為人,就看李兄肯不肯幫這個忙。”
  
  李書成忙問什麼辦法,譚有禮說:“辦法就是治理繡江,讓繡江水流變緩,河道通暢,不再鬧水災害人。那是功德無量的事,到時候我們這些江裡的水鬼都能得到赦免。我能不能解脫,就看李兄你瞭。”
  
  李書成聽罷有些不解,就問:“譚兄,繡江水患嚴重,可我這一介書生又能做些什麼呢?”
  
  譚有禮說:“繡江早就該治理瞭,換瞭幾任縣令,卻沒有一個為民解難。以李兄的才學,進京考取功名絕非難事,到時候你當上官,便可以來治理河道瞭……”
  
  李書成心裡頗有些悔意,說:“我的學業已荒廢好幾年瞭,隻怕難以考中,就算能考上,也不一定就能當本地的縣令呀!”
  
  譚有禮卻說:“你可知道我為什麼約你正月十五相見,還知道這一天一定會下雪嗎?”
  
  這正是李書成心裡疑惑的,忙問為什麼,譚有禮說:“這很簡單,我們老祖宗傳下瞭一句諺語,叫‘八月十五雲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燈’。去年八月十五雲遮月,你還作瞭詩句,今年的正月十五果然大雪漫天。你想,老天爺都這麼守信用,何況人呢?隻要你答應我,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
  
  李書成心頭一熱,說:“譚兄,我定不負你所托。”譚有禮點頭道:“那就拜托瞭,待我投胎到人間,再與你相見。”
  
  李書成苦笑瞭一下:“茫茫人海,你若投胎,還不知會投生在哪裡,我們再見也就難瞭。”
  
  譚有禮卻說:“大丈夫一諾千金,日後定能相見。”說罷,向李書成深施一禮,便沉入水中不見瞭。
  
  李書成回到傢裡,像變瞭個人似的,把自己關進書房,刻苦攻讀。第二年他進京趕考,果然高中榜首,皇上欽點他入翰林院,可他卻再三懇請,隻求回老傢做一個小小的縣令。
  
  李書成到任後,頭一件事便是治理繡江,結果一呼百應,百姓們受夠瞭繡江的危害,都樂意來出把力。一年後,治理竣工,李書成特意在江邊焚香燒紙,讓那些水鬼盡快托生。
  
  還沒等燒完紙,傢人突然來報,說夫人臨盆瞭,生下一個男嬰。李書成想起譚有禮的話,他果然投胎與自己相見瞭,不禁向江中喊瞭一聲:“譚兄,你果然守信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