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場空

  民國初年,秀明村有一對姓苗的堂兄弟,哥哥叫苗勝,弟弟叫苗風。
  
  這天暴雨,苗風坐在傢中,突然一道閃電劃過院子,擊中瞭地上的一塊圓石板,石板表面立刻裂開幾道縫來。苗風走近一看,隻見石縫裡隱隱透出一絲光亮,於是他拿來錘子敲打起來。不一會兒,石板表面就被敲開瞭,露出閃著青色光澤的石面。
  
  苗風有些意外,這塊圓石板是祖父留下來的,原是一張石桌,因為年代久遠,桌腿斷瞭,他就把桌面放在地上當窖井蓋瞭。沒想到這塊看似粗糙的石頭裡,竟然還有這樣漂亮的斷面。苗風看著石頭,覺得再放到地上可惜瞭,想瞭想,決定把它做成一張嵌石圓木桌,反正堂兄苗勝會做木匠活,請他幫忙最好。不久,圓桌就做成瞭,苗勝的手藝也真不賴,桌面和桌架都做得很精細,再配上中間的大青石,看起來大方貴氣。
  
  幾天後,苗風正在吃飯,一個乞丐來到門口討飯,苗風沒有像別人那樣把飯倒在他碗裡,而是叫他進屋上桌來吃。那乞丐受寵若驚,小心地坐到桌邊。吃完飯,乞丐突然敲著桌面,道:“是個好寶貝,到城裡至少能賣五百大洋。”說完飄然而去。
  
  苗風隻當乞丐在說瘋話,就把這件事當笑話說給村裡人聽,誰知有人聽後神秘地說道:“你們知道那乞丐是誰嗎?是省城洋行的周老板,我在他傢做過事。想當初他生意沒有敗落時,真是富甲一方,什麼稀罕物沒見過?他說這張桌子是個寶,那上面的石頭必是玉石瞭!”
  
  這下苗風傻眼瞭,他想起,當年祖父是個商人,傢中頗為殷實,很可能是祖父特意買瞭塊玉石,傳給後人。於是他把桌子擦拭幹凈,用一塊佈遮住,小心地珍藏起來。
  
  苗風手中有瞭寶貝,心裡便不平靜起來。原來苗風曾結過婚,妻子姓李,長相秀麗。半年前,李氏帶著兒子去縣城抓藥,一去就再也沒有回來,有人在背後議論,說李氏是嫌苗風窮,跟有錢人跑瞭。苗風起初很傷心,後來想到妻子這麼漂亮,跟著自己確實委屈,就慢慢地想開瞭,可現在,他又動瞭尋找妻兒的念頭。
  
  晚上,苗風帶著一瓶酒來到堂兄苗勝傢,對他道:“哥,你走南闖北做買賣,到的地方多,如果碰見瞭娃兒娘,就把傢裡的事告訴她,對她說,如果願意回來,我們還是好好過日子。”
  
  苗勝聽完這番話,一下子呆住瞭,其實自從得知苗風有寶貝,他心裡就盤算開瞭:弟弟沒有兒子,到時這玉石圓桌還不是歸瞭自己?可哪料到,弟弟竟動起尋找妻兒的念頭。苗勝心裡不快,可也不好表露出來,隻得隨意地點點頭。
  
  不久後,苗勝進城販貨,突然看到集市上走來一大一小兩個乞丐,仔細一看,竟然是李氏帶著孩子在乞討!苗勝本能地想躲起來,卻發現李氏目光呆滯,似乎並不認識自己。苗勝很疑惑,就向人打聽。打聽完他才知道,原來那天李氏從藥店出來,摔瞭一跤,傷到頭部,失去瞭記憶,連自己名字都忘瞭。有好心人給母子倆一間雜房棲身,母子倆就靠著乞討度日。
  
  苗勝暗想:村裡常有人來縣城辦事,萬一碰上這母子倆,也許會把他們帶回去。想到這裡,苗勝走到李氏面前,說要送她回傢。李氏問他是誰,苗勝道:“我是你哥啊,我現在帶你去找苗風。”
  
  聽到“苗風”兩個字,李氏的眼裡放出瞭光彩,隻覺得這名字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於是忙點點頭,抱起兒子就跟著苗勝走。苗勝雇瞭輛馬車,帶著李氏母子向省城方向趕去,他心想,一定要把他們送得遠遠的,讓苗風再也找不到。
  
  來到省城,苗勝不知把李氏往哪裡送,想來想去,覺得省裡大戶人傢多,一定需要用人,於是就走到一傢宅門前,剛好裡面出來一個體態發福的女人,苗勝忙問她要不要女傭。女人打量瞭他們一眼,道:“我傢是缺用人,可這女的看著精神不好,還有這個孩子,是不是也要帶在身邊?”
  
  苗勝忙道:“她什麼事情都能做,隻要一口飯吃,不要一分工錢。”女人這才點點頭。於是苗勝告訴李氏,苗風就在裡面,李氏聽瞭,高興地抱著孩子進去瞭。
  
  辦完這件事,苗勝才放心地回村。他也知道這事辦得有些缺德,但又想到,當年祖父偏心,去世前分傢,把值錢的器物都留給瞭苗風的父親,自己父親隻分得三間空蕩蕩的老屋……現在,自己不過是把應得的東西拿回來而已。
  
  苗勝回到村裡,聽說苗風因為一直找不到妻子,整天酗酒度日,村裡人都說,這樣下去,苗風恐怕支撐不瞭多久瞭。一天,苗勝從傢裡出來,突然看到村裡的寡婦雪花扶著苗風進瞭屋,又倒水給他洗臉擦身。www.diyiread.com苗勝暗暗吃瞭一驚,苗風什麼時候被這寡婦盯上瞭?苗勝的妻子秦氏似乎早知道這事,她小聲對苗勝道:“我看雪花老實忠厚,對堂弟又細心,咱們不如找媒人幫他們撮合撮合。”
  
  苗勝一聽,差點叫出聲來,自己好不容易才把李氏送走,哪能讓苗風再娶一個女人?這雪花分明就是沖著他傢的玉石圓桌來的!於是他嚴厲地喝斥妻子:“別人傢的事你少管!”
  
  漸漸的,雪花往苗風傢越跑越勤,苗風的精神也一天天地好起來。苗勝見此,不由百爪撓心,暗生歹意。這天,秦氏帶著孩子回娘傢瞭,苗勝便備下一桌酒菜,叫苗風來自己傢喝酒。苗風卻紅著臉對苗勝道:“哥,我已經戒酒瞭,雪花不讓我喝瞭。”
  
  苗風道:“今天一定得喝!你知道嗎,你嫂子已經去向雪花提親瞭,今天咱們就提前喝你的喜酒。”
  
  苗風聽後臉更紅瞭:“哥,你對我太好瞭,我敬你一杯。”說完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就這樣,兄弟兩人推杯換盞地喝起來,不知不覺間,苗風有些醉瞭,就趴在桌上睡起來。苗勝見狀,忙把早已準備好的桐油倒在屋裡,然後把煤油燈打倒,自己急忙走出屋子,躲到瞭後面的茅房。
  
  不一會兒,屋裡燃起瞭熊熊大火,附近人傢聽到動靜,都跑來救火,苗勝裝作剛從茅房出來的樣子,見狀就呼天搶地喊起來:“不得瞭,我兄弟苗風還在裡面啊,也許是喝醉瞭打翻瞭油燈,大傢快救火啊!”
  
  大傢聽說裡面還有人,更著急起來,可是因為屋裡倒滿瞭桐油,火苗呼呼躥得老高,不一會兒屋頂都燒起來瞭,根本沒法施救。苗勝假裝要往裡沖,被人死死地拉住瞭。不到半個時辰,苗勝傢的三間老屋已燒得片瓦不留。火漸漸熄滅後,苗勝走到裡面一看,苗風早就燒死瞭。
  
  苗勝的房子燒瞭後,沒有地方可住,村裡人都勸他:“就住你堂弟苗風傢吧,他如今走瞭,又沒有後人,財產自然歸你瞭。”
  
  苗勝要的就是這句話,苗風的房子歸瞭他,房裡的東西自然也歸他瞭,至於自傢燒掉的房子,反正也破舊瞭,燒瞭就燒瞭吧。苗勝當下就搬到瞭苗風傢裡,他撫摸著那張玉石圓桌,心裡感慨萬千:經歷這麼多波折,寶貝總算到手瞭。
  
  苗勝守著寶貝,也沒心思幹活瞭,不久後就動起瞭賣玉石桌的念頭。消息傳開後,從城裡來瞭一個收藏傢,他來到苗勝傢,揭開圓桌上的佈罩,不禁贊道:“真是好東西啊!”接著就問苗勝要賣多少錢。
  
  苗勝想起那個乞丐說過的話,就說:“最少要八百大洋。”收藏傢卻說:“我做買賣講求誠信,不願欺人,這樣珍貴的東西,給你一千大洋吧。”說完把一隻裝滿銀元的箱子遞給苗勝,然後叫人把圓桌抬上車去。
  
  苗勝趕緊問收藏傢:“這桌面究竟是什麼玉,這樣值錢?”
  
  收藏傢搖頭道:“你弄錯瞭,圓桌的桌面確實是青玉,可質地普通,並不值錢,值錢的是圓桌外圍的木架和桌腿,用的是上等紫檀木。前清時紫檀乃皇室專用,民間很少見到,此樹需幾百年才能長成,明清兩朝早已伐盡,現在已見不到成年的木材,因此彌足珍貴。”
  
  苗勝聽完仿佛晴天霹靂,他發瘋似的來到自傢焚毀的那片廢墟,翻找瞭好一陣子,終於找到瞭一根燒黑的木柱,可是剛拿起來,木柱就斷成瞭幾截。這時,地上露出瞭一塊鐵片,苗勝拿起來一看,隻見上面寫道:“餘年前下南洋購得紫檀兩柱,然朝廷禁令不敢擅用,遂藏之於山野,傳於吾輩後人。”後面落款寫著祖父的名字。
  
  苗勝看罷,禁不住對天大笑起來。原來當初苗風做圓桌的木材,就是苗勝從傢裡拿給他的。那時苗勝見自傢正房中除瞭主梁,還立著兩根無用的柱子,很是礙眼,就取下來一根。他切料時就感覺木質特別堅硬,但他從沒在誰傢見過這種木料,還以為隻是一種好點的硬木罷瞭,哪想到這就是傳說中高不可攀的紫檀啊?
  
  到此時,苗勝才明白祖父當年的良苦用心—自己的父親和苗風的父親是親兄弟,苗風的父親為人踏實,自己父親卻是個敗傢子,祖父分遺產時看似偏心,其實卻很公平,把錢財留給瞭苗風父親,貴重的紫檀卻留給瞭自己一脈。想必祖父是寄希望於這一脈的後人能有出息,到時改朝換代,房屋也需拆瞭重建,後人看到鐵牌,就可以把紫檀拿出來使用……哪料自己瘋狂的貪欲,不僅害瞭兄弟性命,還毀掉瞭另一根珍貴的紫檀!
  
  苗勝拿著鐵牌,失神瞭半晌,突然拿起一截木炭,在地上寫下長長的一行字,然後跑到後山,從懸崖上縱身跳瞭下去。
  
  苗勝自盡後,妻子秦氏怎麼也想不通,現在傢裡有花不完的錢,丈夫為什麼卻自殺瞭?秦氏回想起丈夫死前的那個下午,似乎去老屋看過,於是就趕瞭過去。當她看到地上的字跡時,不禁一聲哀嘆……
  
  第二天,秦氏坐車趕到省城,來到一座大宅前,聽到裡面傳來一聲聲慘叫,走進去一看,隻見一個肥胖的女人正拿著竹條狠狠抽打一個女傭和孩子,兩人身上都是傷痕累累。秦氏仔細一看,認出來瞭,那挨打的女傭正是李氏,她忙走上前說道:“他們是我的親人,我現在要帶走!”
  
  那胖女人看瞭一眼秦氏,道:“好啊,留著這女人也幹不瞭什麼活,不過這孩子剛打碎瞭我傢一隻古董瓶,你得賠我八百大洋才能放人。”
  
  秦氏把帶來的箱子打開,放在那女人的腳邊,那女人一看,兩眼立刻放出光來。秦氏走過去,拉起李氏和孩子,道:“走,咱們回傢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