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秘書的選擇

  人生總是充滿選擇,有時隻是一念之間……
  
  該不該看
  
  劉鑫大學畢業,本想留在大城市裡,可老爸天天電話轟炸,說老傢市委組織部要招公務員。老爸是給領導開小車的,見過世面,他說:“你小子知道嗎?組織部可是管官帽子的地方,就是一般的辦事員出來,也是見官大三級。”
  
  劉鑫耐不住老爸的軟硬兼施,隻好回鄉趕考。以劉鑫的能力,對付這種考試是遊刃有餘。果然,他以筆試、面試雙第一的成績進瞭市委組織部。
  
  正好這時,市委常委、市委組織部張部長的秘書官升一級,張部長見劉鑫文字功底強,人又機靈,就讓他暫代秘書一職。
  
  老爸聽到這個消息高興得跳起來說:“劉傢祖墳冒青煙瞭。你們張部長可瞭不得,他原來也是當秘書的,沒幾年工夫,就一路高升到瞭現在的位置。隻要你給他當好秘書,肯定前途無量!”
  
  可是劉鑫卻覺得“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自己每天就是跟在部長身邊鞍前馬後,偶爾給部長寫寫發言稿,工作沒有一點挑戰性。不過很快,劉鑫平靜的職場生活就被打破瞭。
  
  這天張部長和幾個副部長開完辦公會議,囑咐劉鑫收拾收拾,就走瞭。
  
  劉鑫不敢怠慢,打掃好衛生,又整理起瞭辦公桌。這時,幾張手寫的材料引起瞭劉鑫的註意。他定睛一看,上頭寫著“擬提拔、調任幹部名單”。
  
  這幾天,劉鑫聽見同事們私下議論,今年一部分幹部年齡到瞭,要退居二線;一部分年輕幹部要進一步,走上一把手的崗位;還有一部分年紀不太大,卻任職屆滿,要挪挪位置。按程序,得先由組織部拿出一個名單,提交書記辦公會斟酌研究,再提交常委會討論通過。所以這段時間,不少想進一步的人有意無意地到組織部來走走,想刺探一點內幕消息。如果在名單上,心裡落個安定;如果不在名單上,也好臨時抱抱佛腳,說不定還有一點機會。
  
  眼下這份重要名單就在劉鑫眼前,一定是張部長開瞭一下午會,頭昏腦脹,忘記鎖進文件櫃瞭。劉鑫剛來組織部時,學習過內部紀律,他知道以自己的級別是無權翻閱名單的,但他還是忍不住強烈的好奇心,像做賊一樣翻開名單,匆匆地掃視瞭起來。然後,他將一切歸於原位後退出辦公室,鎖好門,下班。
  
  一回到傢裡,劉鑫發現:老爸單位裡的郭副局長正坐在自傢客廳裡。劉鑫不禁感嘆:現在的人真是消息靈通,部長辦公會剛結束幾個小時,就找上門來瞭。劉鑫知道老爸單位的一把手已經到瞭退休的年齡,這位郭副局長很有能力,在單位裡口碑也不錯,很有希望能扶正。
  
  郭副局長賠著笑臉與劉鑫寒暄瞭一會兒,就欲說還羞地打聽起瞭消息。
  
  劉鑫知道他與老爸關系很好。但劉鑫也清楚地記得,自己看到的名單裡,他們單位一把手的擬任人選並不是郭副局長。他差一點沖動地說出瞭口,但還是強忍住,苦笑著說:“郭叔,你也太高看我瞭,我隻是一個剛參加工作的辦事員,怎麼會知道這樣的事情呢?”
  
  郭副局長又旁敲側擊瞭一番,見劉鑫一問三不知的樣子,才悻悻離去。
  
  該不該說
  
  第二天剛一上班,張部長行色匆匆地來到辦公室,在辦公桌上找瞭一下,拿起那份名單去參加書記辦公會。劉鑫知道為瞭防止泄密或有人打擾,書記辦公會研究人事問題,一般會找一個隱秘的地方召開,而且都不帶秘書。劉鑫本來還有點忐忑不安,可見張部長神色沒有異常,一顆心才放瞭下來。
  
  下午上班時,張部長又行色匆匆地回到辦公室,一個電話就把組織部常務副部長喊瞭過來。
  
  劉鑫趕緊泡瞭兩杯香茶送進去。這時,張部長一邊從皮包裡拿文件,一邊對副部長說:“書記辦公會的研究結果出來瞭。”
  
  副部長從劉鑫手中接過茶杯,喝瞭一口,問:“沒多大變故吧?”
  
  張部長沒有答話,而是不動聲色地看瞭劉鑫一眼。劉鑫一看,趕緊知趣地轉身離去。
  
  就在劉鑫掩上門的一剎那,他聽見張部長說:“基本上沒什麼異議,就是關於紫陽區區長王大中的調任有點問題。”劉鑫一聽,心裡又一次狂跳起來。這個叫王大中的人與他太有關系瞭。劉鑫的女朋友叫王慧,就是王大中的女兒!
  
  劉鑫故意放慢腳步,他聽見副部長接過話說:“王大中他做瞭六年區長,政績不錯,而且他還是學經濟出身的,調任市財政局局長恰如其分,難道……”
  
  張部長卻說:“王大中這個人能力是有的,但我認為他個性太強,所以我提出瞭不同的意見。”
  
  劉鑫聽到這兒,再也不敢聽下去瞭,他心想:看來部長對未來嶽父有成見啊,這事到底要不要告訴他老人傢呢?
  
  劉鑫胡思亂想地回到自己的辦公室。正當他心神恍惚時,口袋裡的手機突然響瞭起來,他一看,嚇瞭一大跳,說曹操曹操便到,電話是王慧打來的,說父親邀他今晚去傢裡吃飯。
  
  在這之前,劉鑫還沒上過王傢的門。如果是過去,他一收到這種邀請,肯定跑得比兔子還快。但在這節骨眼上,他真是不想去,去瞭是說還是不說好呢?
  
  但沒辦法,未來嶽父一聲令下,是不去也得去啊!下班後,劉鑫直奔商場,買瞭點水果煙酒,就去瞭王傢。此時,王大中早已端坐在客廳裡,等劉鑫瞭。他示意劉鑫坐在對面,然後直奔主題問道:“今天書記辦公會開瞭吧?我的情況怎麼樣?”
  
  劉鑫一聽傻眼瞭,怎麼連個過渡也沒有啊?他一時不知如何應對。
  
  王大中卻依然氣勢逼人地盯著他,不給他半分喘息機會,追問說:“怎麼?紀律性還很強呢!連我也不說?”
  
  劉鑫正待和盤托出,但王大中這句話卻一下子點醒瞭他,他知道自己看瞭不該看的,聽瞭不該聽的,如果再把偷看偷聽的內容說出來,那就是錯上加錯。他隻好假裝糊塗,說:“伯父,您也知道,www.diyiread.com開書記辦公會,領導都不帶秘書,我是真不知道啊!”
  
  王大中聽瞭,臉色大變,指著大門怒吼一聲:“滾!”
  
  王慧見瞭,想上前調解。王大中又朝女兒一聲吼:“像這樣的白眼狼,你留他幹什麼?你要是再敢跟他勾勾搭搭,以後別進傢門瞭!”說完,抄起劉鑫帶來的一袋水果香煙“咚”的一聲摔在瞭地上。
  
  劉鑫隻好離開王傢,他一邊走,一邊懊惱:我幹嗎要回來考這個公務員?現在簡直是豬八戒照鏡子—裡外不是人啊。接下來幾天,劉鑫怎麼也聯系不上王慧,他更加惴惴不安。
  
  老爸察覺瞭劉鑫的異常,便追問出瞭什麼事。劉鑫仍是守口如瓶,他知道一旦坦承和王慧出瞭問題,必定會牽扯出偷看名單的事情,現在可不能一錯再錯瞭。
  
  原來如此
  
  很快,市委常委會正式宣佈瞭提拔調任領導的名單,讓劉鑫意外的是:郭副局長的確沒當上原單位的一把手,卻被提拔到同級單位當一把手。王大中也沒當成財政局長,卻被破格提拔為副市長。
  
  更讓劉鑫大吃一驚的是,會議一結束,張部長和常務副部長一起回到單位,接著召開瞭辦公會議。會議一完,他們就把劉鑫喊進瞭部長辦公室。
  
  張部長笑瞇瞇地掏出一部手機遞給劉鑫。副部長見劉鑫傻愣著,笑著說:“從今天起,你就是張部長的正式秘書瞭,兼任秘書科副科長職務,恭喜你瞭!別愣著呀,這是張部長的工作手機,由你保管。”
  
  劉鑫還沒回過神來,接著,張部長又掏出一個手機掛鏈送給他:“小夥子不錯,比我當年強!”
  
  劉鑫接過一看,是個玉石小貔貅,雖然石質普通,但雕刻得栩栩如生,煞是可愛。他還是有點懵,他自認工作幹得稀松平常,沒啥出彩的地方,但部長不光讓自己轉正瞭,還送瞭小禮物,這是為啥?
  
  這一天,劉鑫都拿著貔貅掛鏈把玩,可任憑他想破腦袋,都沒琢磨出個所以然來。
  
  晚上,劉鑫回到傢裡,又是大吃一驚:隻見老爸、郭副局長,還有王大中三個人正坐在客廳裡推杯換盞,王慧呢,則和老媽忙進忙出。
  
  這一剎那,劉鑫突然像被打通瞭“任督二脈”似的,一下子明白過來:那份名單是張部長故意落在桌子上的,張部長和副部長的談話也是有意讓他聽到的,就連郭副局長和王大中來打探情況,都是演戲,這一切都是在設局考驗他。
  
  王大中看著劉鑫一副醍醐灌頂的樣子,贊許地說:“傻小子,好樣的,慧慧沒看錯人!”說著,他從劉鑫手中接過掛著貔貅的手機,端詳瞭一會兒,說,“這貔貅是張部長的老領導送給他的,這些年,他一直把這東西帶在身上,時刻警醒自己。他現在送給你,你知道什麼意思嗎?貔貅是傳說中的神獸,沒有屁眼,專吃財寶,裝在肚子裡隻進不出。部長是在告誡你,當秘書就要像貔貅,看瞭不該看的,聽瞭不該聽的,就要爛在肚子裡,半點不能漏出來。這是當秘書的基本素質!”
  
  劉鑫聽瞭,頓時嚇出瞭一身冷汗,他的確是看瞭不該看的,聽瞭不該聽的,幸虧他在關鍵時刻強忍住沒有說出來,不然簡直是功虧一簣啊。
  
  劉鑫有些後怕地看瞭老爸一眼。老爸卻眉開眼笑地說:“我見你不太樂意當這個秘書,就有點後悔把你拉回來。所以我們幾個一合計,不如試試你,看看你的性子適不適合幹這個,如果不行,幹脆辭職,和慧慧一起出去奔自己的前程。不過,你小子還算行!”
  
  這時,王大中又接過話,有點嚴厲地說:“你小子記住,張部長送你貔貅,還有一層意思,要以貔貅為戒,不能貪戀錢財。你要是貪財不走正道,我和你爸都不饒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