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停個車好難

  小區難停車
  
  祥和傢園是個文明小區,但最近這裡卻不太祥和,這是為什麼呢?原來,這裡車多車位少,業主們為瞭搶車位,都快打起來瞭。
  
  於是,物業公司便劃瞭停車位,編瞭號碼,每個收150元的月租金。這麼一來,停車問題果然有點好轉,但是很快新的矛盾又來瞭,由於“僧多粥少”,停車位供不應求啊。
  
  物業劉經理一拍大腿,決定采取抽簽搖號的方式,抽到的才能停在小區裡。這樣雖然不能徹底解決問題,但起碼公平公開啊!
  
  但是啊,在小區停車位上的車也出瞭問題。
  
  這天一大早,小區裡發生瞭兩車擦碰事故。一胖一瘦兩個司機爭吵起來,眼看就要動手瞭。
  
  王大爺正好經過,他趕忙跑過去分開兩人。他聽完事情原委,便打起瞭圓場:“都在一個小區住著,有話好好說,別傷瞭和氣。”說完,他仔細打量兩個司機,覺得胖司機很面生,便對他說,“小夥子,你說賠的錢不夠修車,差多少大叔給。你傢住幾號樓幾單元幾室,呆會兒,我給你送去。”
  
  胖司機聽瞭,愣瞭一下,然後他睜大眼睛反問道:“你是誰呀,我憑什麼聽你的?”
  
  瘦司機聽瞭,撇撇嘴,說:“連王大爺都不認識,你不是這個小區的吧?”
  
  要知道,王大爺可是祥和傢園的名人,什麼拾金不昧,雪中送炭,見義勇為,他老人傢一樣也沒少幹。
  
  胖司機一看苗頭不對,眼珠子一轉,說:“既然王大爺說話瞭,我就認瞭。”他接過瘦司機遞過來的錢,嘟囔著,“花300元租車位,還要貼修車費,真倒黴。”
  
  王大爺在一邊聽得清清楚楚,忙問道:“每個車位不是150元嗎?你怎麼會花300元呢?”但不管他怎麼追問,胖司機就是不肯開口瞭。
  
  接連幾天,王大爺都在琢磨這件事情。於是,他特別留意起胖司機的這個車位來。他發現:胖司機總是一早進小區,把車開走,然後晚上停完車,就離開小區,走進斜對面的小區。看來,胖司機不是祥和傢園的住戶。
  
  王大爺推測,一定是沒車的住戶抽到瞭車位,便高價出租,賺點小錢。接下來幾天,王大爺起早貪黑地觀察,他發現,從51號到60號的十個停車位也是外來車輛。胖司機的那個車位,是小區裡一個綽號“刀疤臉”的抽中的。
  
  王大爺又找到刀疤臉,問他為什麼把停車位租給外人。
  
  刀疤臉也不抵賴,承認瞭出租車位的事實。但是他說瞭,與其自己不買車讓車位空著,還不如把車位借給親戚,一年也就收1800元的租金。
  
  聽到這兒,王大爺義正辭嚴地說:“你說謊!那天,我見胖司機從你面前經過,你們根本都沒打招呼!你們怎麼可能是親戚呢?”這下刀疤臉無話可說瞭,他紅著臉走瞭。
  
  外人占車位
  
  王大爺覺得停車位的事情肯定有貓膩,便找到瞭物業劉經理,反映情況。
  
  劉經理聽後,大吃一驚,半晌才說:“據我所知,租車位的人都是小區業主,沒一個外人呀。”說完,他從文件櫃裡,拿出出租停車位的登記表,讓王大爺看。
  
  王大爺把登記表推到一旁,說:“據我瞭解,刀疤臉沒有車,他租停車位的目的就是對外出租,這是你們物業的責任。”頓瞭一下,又說,“昨天夜裡,停在小區外的車又有兩臺被砸,你說怎麼辦吧?”
  
  劉經理臉色白一陣紅一陣,應該是覺得難為情吧,畢竟是他的工作沒做到位。半晌,他羞愧地說:“這事情是我的責任,我一定會解決的!”
  
  王大爺不是一個得理不饒人的人,他見劉經理這態度,也就不再多說瞭。
  
  一周後,王大爺發現,外來車輛都不見瞭。重新抽到停車位的業主都連聲感謝王大爺。
  
  王大爺卻說:“這都是劉經理的功勞,他效率高,是個辦實事的人。”
  
  解決瞭這件事情,王大爺如釋重負。這天,他又見到瞭胖司機。胖司機正在原來的停車位上,拿工具卸占位鎖呢。他知道王大爺的“厲害”,忙說:“這鎖是我自個兒安裝的,現在不租這個停車位瞭,得把鎖卸下來啊。”說完,他又長嘆瞭一聲。
  
  王大爺見他垂頭喪氣的,忙問他,有什麼需要幫忙的。
  
  胖司機沒好氣地說:“我們事先說好的,這個停車位租期一年,沒想到剛租兩個多月,就被收回去瞭。我的車剛停馬路邊兩天,玻璃就被砸瞭,筆記本電腦、加油卡、導航儀都丟瞭,你說氣不氣人!”
  
  王大爺皺著眉頭問道:“那你去找刀疤臉唄!”
  
  胖司機回頭看一眼王大爺,再不吭聲瞭,隻是沉默地卸鎖。
  
  難道這裡面還有什麼花樣?王大爺一把拽住他,大聲說:“看你小子長得膀大腰圓的,沒想到是個孬種!”
  
  胖司機先是一愣神兒,接著瞪圓瞭眼晴,他用力甩開王大爺的手,高聲說:“你到《生活報》打聽打聽,給社長開車的胖子怕過誰?”
  
  王大爺一看,激將法起瞭效果,就接著往下說:“你別唬我一個老頭子瞭,你連騙你錢的人都不敢說出來,還充什麼英雄好漢!呵呵,我看你就回傢,躲在老婆背後,哭吧!”
  
  胖司機氣得臉紅脖子粗,他白瞭王大爺一眼,氣呼呼地說道:“我說出來,你能把他怎麼樣?你有多大能耐,還沒完沒瞭地問!騙我的人是劉經理,你敢對付他嗎?”胖子說完,直直地看著王大爺。
  
  見王大爺一臉懷疑,胖司機咬咬牙,竹筒倒豆子似的說瞭起來:原來,劉經理私下留瞭停車位,讓刀疤臉等人冒名頂替,每年給他們300元好處費,然後以每月300元的高價對外出租。末瞭,胖司機恨恨地說:“其實,我也看不慣劉經理這種行為,如果王大爺你要揭露他,我一定幫您作證!”
  
  人人能停車
  
  幾天後的晚上,王大爺張羅召開業主大會,會議內容是解決停車難的問題。開會的時間快到瞭,劉經理還沒到,坐在臺上的王大爺不住地向門口張望,終於看到瞭劉經理,他是踩著點來的。
  
  王大爺宣佈開會,他清瞭清嗓子,便說開瞭:“先說一件讓大傢驚訝的事兒—物業劉經理不顧業主的利益,偷偷囤積車位,雇人冒名頂替,然後對外高價出租,從而坐享其成。”
  
  劉經理聽瞭,“騰”地站瞭起來,厲聲說:“王大爺,這關系到我的名譽和人格。我告訴你,沒有真憑實據可不能瞎說,必要的話,我會用法律來保護自己的。”
  
  但是此時,胖司機登場瞭,把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又說瞭一遍。
  
  一時間,臺下亂成一片,有的議論,有的罵娘。如果不是王大爺攔著,一些業主恐怕會當場把劉經理痛打一頓。
  
  劉經理漲紅瞭臉,但是仍拼死抵賴著:“這個胖司機是你雇來的吧?我不認識他,也沒租過停車位給他,這是你們合謀,胡編亂造的。”
  
  胖司機瞪著眼睛,扯開嗓門說:“我讓你再狡辯。”說完,他掏出一支錄音筆,舉到麥克風前,劉經理的聲音很快傳瞭出來:“胖子,我也沒想到會遇上王大爺這麼個刺頭,等過瞭這陣子,我保證再給你弄個停車位。而且這次,我也不收你300瞭,就收你150—”
  
  在鐵證面前,劉經理像霜打的茄子一般,徹底蔫瞭。他趕緊低著頭,往外沖去。
  
  業主們都憤怒瞭,要去找他討公道。但是王大爺卻勸道:“過去的已經無法改變,當務之急,我們還是要解決停車難問題。”
  
  後來,通過小區居民的努力和協調,祥和傢園終於解決瞭停車難問題。
  
  原來小區旁邊有幾幢辦公大樓,在上班時間,辦公樓的地下停車庫車位告急,而此時小區裡的停車位都空著;到瞭晚上,小區裡的停車位不夠用,幾幢辦公大樓下面的停車位卻空著。所以小區物業和辦公大樓物業坐下來一商量,便想出個錯時停車的主意來。即在白天,辦公樓停不下的車可停到小區裡,到瞭晚上,小區裡停不下的車則可停到辦公樓下去。
  
  自此,祥和傢園更加祥和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