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無聲的廝殺

  藤澤周平(1927-1997),日本著名小說傢,作品多以江戶時代為背景,描寫當時庶民和下級武士的悲歡離合。本篇選自其小說集《黃昏清兵衛》,原名《生瓜右衛門》。
  
  日本江戶時代末期,有個下等武士,臉長得像隻歪瞭的生瓜,於是大傢都懶得喊他真名,幹脆戲稱他叫“生瓜”。他為人老實,聽瞭也就一笑瞭之,從不計較。雖然人長得醜,可生瓜從小苦練武藝,憑著過硬的劍術,在藩府謀到瞭一個職位,還挺受領主的信任。
  
  這天,生瓜接到瞭一個秘密任務。原來,生瓜的領主年輕有為,想要扳倒守舊勢力,搞革新,為瞭瞞過當地守舊勢力,領主拜托生瓜和他的好友吉田偷偷地到別的藩聯系籌錢。
  
  可就在兩人準備出發的前幾天,生瓜去不成瞭。
  
  事情是這樣,那天藩府下發節日糕點,生瓜從前有個同僚剛過世,傢中還是得到瞭一份糕點。生瓜為人忠厚,決定順路幫忙把糕點送過去。送到後他剛要離開,那傢的寡婦突然捂住肚子,癱坐下去。不巧的是,那傢的仆人這時候正好外出辦事,生瓜一看,寡婦的癥狀正好和自己妻子平時犯病時一樣,於是征求瞭她的同意,幫她按摩瞭背上的一個穴位,果然見效瞭。這樣,生瓜又被千恩萬謝瞭一番,才趕回傢去。事情的前因後果,不過如此而已。可這幾天不知為何,這點雞毛蒜皮的事情竟成瞭一段緋聞,傳得滿城風雨。
  
  事關名譽,生瓜是個正派人,那時候藩府裡還有專門監督武士操守的衙門。生瓜就決定去衙門裡自行解釋一下。誰知道,當天值勤的官員看來者是醜八怪生瓜,就想耍弄他一番,竟然發瞭公文,罰他在傢閉門思過二十天,不許出門。
  
  這一處罰,能出門執行任務的隻有生瓜的好友吉田瞭。
  
  這不是把玩命的事情全都推給好友瞭嗎?正當生瓜急得直跺腳時,吉田來瞭。吉田也真夠仗義,不但不責備生瓜,反而安慰他少安毋躁,而且吉田還找瞭一個年輕武士頂替生瓜。一切都安排妥當瞭,吉田才詢問起瞭生瓜的緋聞來。聽罷來龍去脈之後,吉田疑惑瞭,當時在場的隻有生瓜和寡婦兩人,那麼到底是誰把這個八卦到處亂傳的呢?想到這兒,他不由擔心起這是沖著他倆的秘密任務來的。可是兩個人反復推測,覺得生瓜登門拜訪寡婦純屬偶然,所以那寡婦發病應該不是個陰謀。這事暫時看不出什麼破綻,夜也深瞭,吉田便告辭,回傢準備明天的任務去瞭。
  
  第二天,生瓜幹坐在傢裡等消息。中午時分,生瓜等來的卻是跟自己鬧上緋聞的寡婦。那寡婦一進門便連連向生瓜夫妻道歉。這時候,一旁生瓜的妻子冷笑道:“當初要不是您到處說,現在我們當傢的也不至於幹坐在傢裡。如今又來道歉瞭,這算怎麼回事情?”那寡婦趕緊解釋說:“我並不曾把這事情到處說,回想起來,那之後我哥哥助藏來看我,問起我病根的時候,我倒是順口提過一句。”生瓜一聽到助藏這個名字,“噌”的一下跳起來。原來,這個助藏就是守舊派的,做起事來不擇手段。
  
  寡婦是個婦道人傢,對男人們間的政見不合一點也不敏感,又不緊不慢地說道:“當時哥哥好像還說瞭句‘生瓜這小子還真有兩下子嘛’!”生瓜心想,完瞭,一定是助藏故意散佈的謠言!看來吉田此去兇多吉少瞭。
  
  他連忙送瞭客,自己戴上鬥笠遮住臉往碼頭奔去,希望能趕上朋友。可生瓜這張臉實在太惹人註意瞭。到瞭碼頭,他還是被渡口的官員給認出來瞭,堅決不讓他上船。此刻,生瓜即使有七十二般武藝,也使不出來瞭,自己大鬧一場,反而容易出賣朋友的行蹤。想到這裡,生瓜又隻好悻悻地回傢去,呆呆地等著消息,心中充滿瞭焦慮。
  
  生瓜就這樣焦慮地等瞭整整三天,第三天夜裡,來人瞭,來的卻不是吉田!
  
  來者告訴生瓜,吉田死瞭,在執行任務的途中,被人偷襲斃命。幸好帶去的年輕武士抓住瞭殺手,還逼問出果然是那個助藏在藩主傢裡藏瞭奸細,出賣瞭他們的行程。生瓜聽瞭,呆坐著半晌。事情已經很明顯,助藏打探到瞭自己和吉田的行程,故意散佈謠言困住瞭武藝更高的生瓜,這樣解決吉田就方便多瞭。這時,生瓜心如刀絞,隻想著都是自己害得朋友命喪黃泉。
  
  轉眼間,二十天的處罰過去瞭,生瓜又出門瞭。他仍像往常一樣賣力地辦差,隻是卻像老瞭十歲,從此更加一言不發瞭。旁人都不知道二十天前那驚心動魄的一幕,全都以為他因為緋聞受瞭點處分就不吭聲瞭。大傢都覺得此人度量小、臉皮薄,也都懶得去搭理他。
  
  不久後,領主勵精圖治,又募來瞭資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扳倒瞭守舊勢力。原先守舊派的許多人物從此也就風光不再瞭。比如那個寡婦的哥哥助藏,也隨著一批人免去瞭要職,整天滿腹牢騷。
  
  這天,這位助藏又喝瞭些酒,罵罵咧咧到處晃悠,人們懶得招惹他,遠遠躲開兩三丈遠。這時候,他迷迷糊糊見迎面走來個人,手裡還捧著高高一摞文書。他此刻心中鬱悶正無處發泄,便趁著酒勁,一下子撞在來人的身上。頓時,那摞文書灑落在地。隻見那人蹲下來,不緊不慢撿起文書來,竟然瞧都不瞧他一眼。助藏見自己被人蔑視成這樣,勃然大怒,罵道:“你是誰傢的奴才!竟然敢無視我助藏!”說完,便要揮拳頭。
  
  此刻,蹲在地上的那人抬起瞭頭來。助藏一瞧,嘿,這不是生瓜嗎?他便嘲笑道:“原來是你這小子!長得這副德行,還有臉抬頭?”這話說得實在難聽,一旁看熱鬧的人都以為生瓜要發怒瞭。可生瓜此刻卻又低下頭去,繼續撿他的文書。助藏又抬腳向生瓜猛地踹瞭一腳,道,“喂!沒聽見我說話嗎?”
  
  生瓜抬起頭來,朝助藏狠狠瞪瞭一眼,又低頭去撿文書。這一瞪,助藏好像找到瞭什麼借口似的,他立刻拔出長刀來,嚷道:“你算個什麼東西,居然敢瞪我!看我不把你砍瞭!”說罷,舉刀就砍。此時,兩三丈開外的旁人一陣驚呼,心想這下生瓜可慘瞭。
  
  就在這一陣驚呼之後,大夥兒卻久久不見助藏收刀。半晌,隨著“轟”的一聲,倒在地上的竟然是助藏!原來,就在他準備手起刀落的時候,人們隻看到生瓜腰間的短刀似乎出瞭鞘,明晃晃地閃瞭一下,又給收瞭回去。又過瞭一會兒,有膽大的過去探視,發現助藏已經沒氣瞭,此時生瓜卻已經撿好瞭文書,默默離開瞭。
  
  這件事情,自始至終都是助藏挑釁在先,先拔刀的也是他,而且有很多人證,於是,上頭調查下來,生瓜隻被罰瞭在傢思過二十天而已。
  
  二十天後,領主召見瞭生瓜,告訴他決定給死去的吉田傢裡增加俸祿以示安慰。生瓜聽瞭,流著淚重重地給領主磕瞭一個頭。這時,領主又說道:“聽說你的短刀刀法瞭得,助藏那傢夥當年可是個風雲人物啊!武藝也不一般。”生瓜聽瞭,仍不做聲,隻是默默又叩瞭一個頭,表示認同。領主頓瞭頓又說:“不過,據說那傢夥死的時候,有人上去探視,看見瞭你剩在地上的一本文書,裡頭哪有什麼字啊?就是一堆莫名其妙的廢紙嘛。你小子是想給吉田報仇吧?真行啊!”
  
  此刻,生瓜仍一言不發,微微抬起頭來,又重重地給領主叩瞭一個頭,這才起身離開瞭。
  
  從此以後,藩裡再也沒有人喊起“生瓜”這個綽號瞭—誰都沒法忘記當年衙門裡那場可怕的廝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