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最新買賣

  發現商機
  
  故事要從老漢孟發財講起。他是個石匠,幹的可是粗活——加工骨灰盒,幹這活,地位不高,還有人嫌晦氣。
  
  這天晚上,孟發財做瞭一個奇怪的夢,夢見瞭去世多年的父親,夢裡的父親手指西方卻一言不發。孟發財醒來,覺得不太吉利,心說:莫非讓我早點去極樂世界?第二天,孟發財正好又要去殯儀館參加親屬的葬禮,他更覺得這不是好兆頭。
  
  其實,也有人說夢是反的。這不,第二天,孟發財到殯儀館,在休息時,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做的骨灰盒在這裡標價“32888”元。當時,孟發財就氣傻瞭,要知道自己辛辛苦苦做的骨灰盒賣給商傢,還不到3000元。孟發財有心要找商傢理論,但出門時再想想,比哥倫佈發現新大陸還興奮,他心說:商機來瞭!我自己推銷,就是能以殯儀館十分之一的價錢出手,還不是閉著眼睛發財?
  
  孟發財越想越高興,就想起瞭昨晚的夢,殯儀館剛好在咱傢的西邊,原來昨晚父親在夢裡是為自己指瞭一條發財的路啊!
  
  回到傢,孟發財立即召開傢庭會議,一說完計劃,兒子第一個贊成。兒子今年三十好幾瞭,卻沒錢結婚,有錢賺當然幹。
  
  財不等人,說幹就幹。隔天,孟發財帶著骨灰盒的照片,直接到殯儀館搞推銷。他神神秘秘地湊到死者傢屬身旁,小聲問:“我那兒有便宜的,要不要?”結果,不是招來白眼,就是被罵成:“喪盡天良,連死人錢都不放過。”孟發財解釋說,殯儀館出售的骨灰盒就是自己做的,可沒人相信。一天下來,一個骨灰盒也沒賣出去。
  
  孟發財耷拉著腦袋回到傢裡。兒子問明情況,就提議:“要幹就幹大的,想賺錢,搞連鎖!”孟發財想想有道理,如今連賣個保健品都連鎖,殯葬用品連鎖為何不可?
  
  於是,父子倆租瞭個門面,商量瞭無數次,店名終於搞定瞭,叫“揚帆終極關懷連鎖六分店”。當然,另外五個分店是虛構的,兒子講這叫“彰顯實力”。
  
  一切落實,父子倆正信心十足地打算開業,房主氣勢洶洶地找上門來說:“你事先沒說,開這不吉利的玩意,房子我不租瞭。”孟發財拿出租賃合同,要告房主違約。房主把定金往地下一扔,放出狠話:“裝修費我掏,房子堅決不租!”
  
  孟發財有心要和房主翻臉,後來一打聽,傻眼瞭,房主傢有背景。無奈之下,孟發財隻好又到偏遠的地方租瞭一個門面。
  
  連鎖店的牌子立上瞭,可一個月過去瞭,竟然沒有一個主顧。孟發財有些慌神,兒子出去轉瞭一圈,回來提議道:“要不做廣告吧?古語不是講‘酒香也怕巷子深’嘛!”孟發財覺得有理,趕緊吩咐兒子去辦。哪知,幾天下來,兒子跑遍瞭縣裡的電臺、電視臺、報社,所有媒體基本一個態度:這樁買賣不接,晦氣!
  
  兒子到底年輕,頭腦活,又想到招業務員,發小廣告。哪想還是碰壁,好不容易找來三個業務員,派出去的第一天,就被人打瞭回來,所有的人都罵同樣一句話:“媽的!盼人傢早死不成?”
  
  時來運轉
  
  這天,孟發財正在店裡發呆,外面進來一個胖子,此人進門就問:“大爺,能做石棺不?”孟發財一聽此話,氣就不打一處來,心想:現在都火化瞭,誰做棺材?
  
  見孟發財搖頭,胖子就解釋說:“我們是《三長兩短》劇組的,劇情需要一口石棺做道具,急用,價錢好說。”
  
  聽胖子這麼一說,孟發財頓時來瞭精神,便試探著問:“這石棺料難找,手藝又失傳,費神費力,價格不低啊。”
  
  胖子一聽有希望,趕緊給導演打電話,說:“終於找到瞭。”經過一番討價還價,最後石棺以兩萬元成交,還有附加條件是:借用揚帆終極關懷連鎖六分店的門面、後院拍攝五天。
  
  為此,孟發財通宵達旦忙活瞭三天,如期完工。誰也沒料到,劇組這麼一來,不僅解瞭孟發財的燃眉之急,還免費為他作瞭廣告。來連鎖店看熱鬧的群眾絡繹不絕,不少人都想見明星、要簽名、求合影,他們裡三層外三層將店團團圍住。
  
  劇組散瞭,那口石棺也沒被拉走,留在瞭孟發財後院裡。好幾天過去瞭,還有很多人來和石棺合影留念。一時,晦氣的店鋪儼然成瞭當地的小影視基地。
  
  看的人多瞭,有人竟在網上發帖子:說棺材好,諧音“官財”,死瞭還能做官發財。而骨灰盒太憋屈,不利於魂魄升天,於是有人指定要將骨灰盒做成棺材式樣。
  
  這樣一宣傳,孟發財開始收到訂單,喪傢指名要做骨灰盒大小的棺材,甚至有人自備瞭玉石、瑪瑙,要求加工成小禮品去送人。
  
  自找煩惱
  
  孟發財生意開始紅火瞭,自然擋瞭他人的發財路。不久,他發現怎麼又沒有訂單瞭。
  
  兒子打開網絡,驚訝地發現:論壇裡已經炸開瞭鍋,說殯儀館的骨灰盒上印有官印,官印是通往閻王殿的通行證,到瞭那裡,還是能當官;而孟發財的袖珍棺材價錢雖然便宜,可那是一介草民做的,魂魄到瞭閻王殿人傢不收。
  
  這下,揚帆終極關懷連鎖六分店門前又熱鬧起來,都是來退貨的人。這貨不能吃,不能穿,退瞭還有何用?孟發財頭發更白瞭。
  
  父子倆心裡明白,這世間哪有鬼,鬼都是活人作祟,這事肯定是競爭對手幹的!孟發財去殯儀館看瞭,所謂的官印,不過是骨灰盒底部的一個黑章,無非就是證明—這是殯儀館售出的。
  
  就在這時,電視上一條新聞,引起瞭孟發財的註意,新聞上說,本縣的常務副縣長馬臺舉得抑鬱癥自殺瞭,孟發財和馬臺舉是小學同學,隻是這些年人傢步步高升,他高攀不上。不過這事讓孟發財眼前一亮,心中打起瞭如意算盤……
  
  次日清晨,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孟發財出現在馬臺舉的傢,一進門就自我介紹:“我是馬臺舉縣長的同學,聞聽噩耗,匆忙趕來。”順手遞上印刷精美的名片。
  
  馬夫人接過名片一看,名片上寫著“中國風水研究會副會長,中國石棺協會會長”。馬夫人問道:“怎麼沒聽臺舉說起過先生?”
  
  孟發財從容不迫地答道:“我比較低調。”
  
  馬夫人問瞭一些風水的事,孟發財故弄玄虛,雲裡霧裡,把個馬夫人講得一愣一愣的。當即表態:“根據臺舉的遺囑,他的遺體已經火化,但告別儀式還是要辦的。我想將墓地的風水、追悼會的現場佈置,全部交給您安排!”
  
  孟發財雙手合十,喜滋滋地離開瞭馬傢。
  
  接下來的三天裡,孟發財成瞭馬副縣長治喪委員會的總管傢。按照他的指示,追悼會現場,當初用來拍戲的石棺被抬到會場正中,上面放瞭一個袖珍小棺材,還掛著揚帆終極關懷連鎖六分店的條幅。孟發財的解釋是:“馬臺舉到瞭那邊,也是要當官的。”這話馬夫人愛聽。
  
  眼見追悼會會場有不少媒體,孟發財心裡樂開瞭花:這就叫示范,有瞭這樣的“廣告”,看誰還給老子造謠,生意要來瞭!
  
  孟發財正在做美夢,突然,會場上來瞭一群紀檢幹部,他們和馬夫人緊急磋商後,立即取消瞭馬臺舉的追悼會。紀檢的人帶走瞭一些人,其中也有孟發財。
  
  孟發財像是做夢一樣,到瞭紀委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紀檢幹部詢問他與馬臺舉的關系,孟發財是一問三不知。看到這種情況,紀檢幹部也摸不著頭腦瞭,看孟發財的樣子,不像撒謊,可說與馬臺舉沒有關系,怎麼參與瞭這場陰謀,而且還是“大管傢”?
  
  原來,這裡確實有陰謀。馬臺舉受賄被舉報,他深知罪惡嚴重,法律必究,所以決定一跑瞭之。為瞭迷惑上級機關,他假裝在外地自殺身亡,留下遺囑,因無臉見人而迅速搞瞭個火化證明,其實暗地裡正準備偷渡出國。而馬傢為求逼真,還大張旗鼓地搞瞭個追悼會。孟發財一心想打出袖珍棺材的牌子,他哪知這彎彎繞的故事,就稀裡糊塗栽瞭進去。
  
  現在,馬臺舉被緝拿歸案,這追悼會自然被叫停。
  
  孟發財被審查瞭好久,才放瞭出來。他回到傢一看:揚帆終極關懷連鎖六分店關門瞭。但兒子卻又告訴他一個信息,那天他接到一個電話,一個神秘買傢出價30萬接盤,並說袖珍棺材絕對有市場……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