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遇貴人

  民間流傳很多奇風異俗,其中有個叫“找路爺”,是指孩子病瞭不去看醫生,而是由母親抱著,帶上好吃的食物,在清早時守候在路口,遇到的第一個人便是“路爺”,傳說路爺是孩子的貴人,可以助他逢兇化吉……
  
  遇路爺
  
  民國初年的某個清晨,有個叫盧敏氏的年輕母親,抱著生病的兒子,早早地守候在村頭,找路爺。據神漢說,如果日上三竿都找不到路爺,孩子就會有難。但那天不知怎麼回事,偏偏沒有一人經過此地。
  
  正當盧敏氏心焦難耐之時,她終於遠遠地看到瞭一個人影。年輕的母親大喜過望,正要走上前去,卻又愣住瞭:原來走過來的這個人是村裡的無賴,人稱不要臉的郭三子。此人偷雞摸狗,吃喝嫖賭樣樣精通,提起他,大傢都隻能搖頭。
  
  盧敏氏萬萬沒想到會遇上他,想裝著沒看見,卻來不及瞭。
  
  郭三子一看盧敏氏的樣子,心中便明白瞭七八分。其實,他之前也常遇到這種事,因為他經常夜不歸宿,早晨時在村頭遊蕩,很容易遇上找路爺的人。但那些人大多裝著沒看到他,他也會幹笑兩聲,裝作沒啥事走瞭。但這回出乎他的意料,盧敏氏想瞭想,還是迎瞭上來,把籃子裡的食物遞給瞭自己。
  
  按照當地的風俗,路爺必須吃掉籃子裡的食物,不得拒絕,然後把孩子抱過來,給他一點見面禮鎮邪。郭三子頭一回遇上這等禮遇,當然不客氣瞭,但當他把手伸進兜裡時,卻呆住瞭,他兜裡空空的,什麼也沒有。
  
  郭三子這才想起自己啥也沒帶,這也難怪,他平素白吃白拿,稍有財物,都拿去賭瞭,哪會剩什麼東西。
  
  如果是往常,郭三子欠瞭人傢的東西,最多一句:“以後還你!”便揚長而去瞭。但這回不同,郭三子頭一回受到人傢的尊重,他不想讓對方失望。而且,據老人傢們說,如果他不給孩子東西,對孩子不吉利。
  
  郭三子猶豫瞭一陣子,終於下定決心,從貼身的內衣裡掏瞭件東西,遞瞭過去。
  
  盧敏氏一看,也愣住瞭,這是塊玉石,通體晶瑩剔透,一看就知道價值不菲。一般路爺給的,都隻是一塊幾毛,或者一些小玩意,意思一下,從未有人給過這麼貴重的東西。她馬上拒絕說:“路爺啊,這麼貴重的東西,我怎麼能收?你還是拿回去,換別的吧。”
  
  誰知道郭三子這回下瞭決心要當好人,硬是把東西塞給她,就拍屁股走人瞭。
  
  不知道路爺顯靈還是什麼的,病孩沒幾天就好瞭。盧敏氏很高興,讓孩子掛著玉石,當然也不忘向親朋好友講幾句郭三子的好話。
  
  親友聽瞭,都嗤之以鼻:“郭三子也會做好事?算瞭吧。”
  
  還有的說:“還會給你好東西?不偷你的算好瞭。”
  
  盧敏氏卻不以為意,但幾天後竟有人為此找上門來。上門來的是村裡的有錢人,叫何元聰,他一進來就要看那塊玉石。他告訴盧敏氏說,前不久他兒子戴的玉石不見瞭,懷疑被人偷瞭,這不,現在那玉石就掛在盧敏氏兒子的脖子上呢。
  
  盧敏氏一聽,不禁又羞又惱,按照老人傢所說,給病孩鎮邪的物品必須來路正當,不然會對孩子不利。在何元聰帶領下,他們一行七八人來到郭三子傢,想要問他個究竟。沒想到郭三子不在傢。
  
  遇無賴
  
  到瞭黃昏,眾人才見郭三子走回來。何元聰率先沖上前去,質問他為何偷瞭玉石。沒想到郭三子眼珠子一瞪,大怒道:“啥?你說那塊玉石是你的?你有什麼憑據?那明明是我娘留給我的。”何元聰料到他不會承認,拿出相片給他看,相片上何傢兒子戴著的玉石,和現在這塊一模一樣。郭三子看瞭相片,也愣住瞭,但很快大聲否認:“像又怎樣,就不許我也有同樣的玉石嗎?”
  
  大傢都生氣起來,齊聲譴責郭三子的無賴。
  
  這時,盧敏氏忍不住插嘴瞭,說:“我說,郭兄弟,你……你這玉石是不是真的偷來的?如果真的是偷來的,那……那可要還給人傢呢。”
  
  郭三子聽瞭,突然發瞭狂,狠狠地說:“沒有。我郭三子向天發誓,那塊玉石絕對不是偷的,我郭三子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拿偷來的東西做路爺,我是死都不幹的。”
  
  大傢被他的氣勢壓倒瞭,但很快,又齊聲痛罵起來,因為很多人都被他發誓賭咒騙過,早就不信他瞭。
  
  郭三子看到這情形,氣得說不出話來,那委屈勁兒,讓盧敏氏看著暗暗驚訝。過瞭一會兒,盧敏氏對何元聰說:“何大爺,我相信他。這塊玉石可能是你傢的,但這並不意味著是郭三子偷的。興許是他撿到的呢?”
  
  此話一出,大傢都驚奇不已:“你相信他?相信這個無賴?”
  
  盧敏氏強調說:“是的,我相信他。”
  
  周圍的人開始議論紛紛。連郭三子也覺得驚奇,呆呆地看著盧敏氏。
  
  何元聰冷笑著說:“我看啊,你是打算和這小賊串謀,不想還我玉石吧?”郭三子聽他左一句小賊,右一句串謀,再也忍不住瞭,沖上去就想揍他。
  
  何傢帶去的幾個人也不是吃素的,雙方動起手來,郭三子不是對手,就跑瞭出去。
  
  郭三子在前面逃,一夥人在後邊追,不知不覺跑出瞭村子。此時夜色越來越濃,很快前面已看不清人影瞭。
  
  何元聰等人拼命追趕,隻看到前面有個模糊的人影,很快,連人影也見不著瞭。
  
  何元聰正往前趕,突然前面傳來“咕咚”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沉下去瞭。後面的人大喊:“何大爺,別往前走,危險!”
  
  何元聰這才醒悟,原來他們跑到村子西邊的沼澤地去瞭,如果不是他們喊著,他早就陷入泥潭裡去瞭。
  
  等他冷靜下來,終於想到瞭另一個問題:郭三子呢?他跑進沼澤地裡,難道死瞭?何元聰找人打瞭火把,在沼澤地四周查找,還是找不到郭三子,隻在沼澤地旁邊發現瞭一隻鞋子,有人說是郭三子的。
  
  一個無賴自己跑進沼澤地死瞭,那本不是什麼大事情。事後,何元聰軟硬兼施,終於從盧敏氏手中奪回瞭那塊玉石。盧敏氏也因此受瞭不小的打擊,變得寡言少語。
  
  兩年後,村子裡來瞭土匪,他們輕車熟路的,一進村就往西頭的富戶傢裡奔去。很快,何元聰一傢被驅趕到瞭曬谷場,傢裡也被翻瞭個底朝天。土匪頭兒叫“破天飛”,他提著一大袋的金銀首飾,“哇啦”一聲,就扔到瞭一個土匪面前,說:“三子,你的功勞最大,你想要啥,就拿啥吧。”
  
  那土匪往袋子裡一掏,很快找出瞭兩塊一樣的玉石,他把玉石扔到何元聰面前,冷笑道:“何大爺,你怎麼會有兩塊玉石的?當年我沒有偷吧。”
  
  遇英雄
  
  這時,人們才認出那個土匪就是郭三子,原來當年他沒有死在沼澤地裡。大傢看著那兩塊玉石,也暗暗奇怪。
  
  這事何元聰是瞎子吃餛飩—心裡有數。原來,他當日從盧敏氏手中奪回瞭玉石,但很快他在傢裡找回瞭屬於自己兒子的那塊。不過他有便宜可占,自然不對外聲張瞭。哪想到郭三子咽不下這口氣,居然跑去跟瞭土匪,現在回來報復。
  
  土匪搜刮一空後,順帶還綁走瞭幾個女人,盧敏氏也在其中。當土匪綁她時,她拼命地掙紮,還求助地看著郭三子,但郭三子卻隻是看著遠方,仿佛不認識她似的。
  
  土匪騎著馬,奔跑瞭幾十裡,在郭三子的提議下,留在一間破廟裡過夜。由於收獲頗豐,美酒佳肴也不少,土匪們開始大塊吃肉,大口喝酒。
  
  幾個婦女被關在一個小間裡,正當她們驚恐不已時,破天飛帶著幾個土匪,醉醺醺地闖瞭進來,淫笑著說:“今晚誰來服侍大爺……”
  
  婦女們驚呼起來,郭三子在一旁勸道:“老大,你今天喝多瞭,要不……”
  
  破天飛一邊將他推開,一邊說:“什麼喝多瞭,大爺我、我再喝十斤,也、也沒事……”這一推,竟然把郭三子給推到盧敏氏身上來瞭。郭三子掙紮著起來,又勸瞭一陣,才總算把破天飛給勸回去,繼續喝酒去瞭。
  
  等他們走瞭後,盧敏氏冷靜下來,用手中的小刀割開繩子,這是剛才郭三子趁著跌在她身上,偷偷塞過來的。她動作很快,轉眼就解開瞭大傢的繩子,然後,帶頭往破廟外跑。
  
  但婦女們的動靜很快驚動瞭土匪,他們騎著馬追瞭出來。盧敏氏為瞭掩護其他人,很快落到瞭最後。破天飛騎著馬率先追上來,抓住她,借著酒意甩瞭她兩巴掌,並說:“讓你逃!我看你能、能逃到哪裡去?”
  
  盧敏氏絕望地閉上瞭眼睛,這時,突然“砰”的一聲,隻見破天飛雙目圓瞪,胸口冒著血,轟然倒地。後面,郭三子的槍正冒著煙。
  
  盧敏氏脫口而出:“你為什麼要救我?”郭三子沒有細說,隻是讓她快躲起來。這時,槍聲密集地響瞭起來,看來是其他的土匪發現瞭他們,開始火並起來瞭。
  
  躲瞭幾個時辰後,終於,附近公務所的警察上山來,說土匪全部被抓住瞭,這才讓婦女們全部脫離瞭險境。
  
  盧敏氏向一位警察打聽郭三子的狀況。
  
  警察寬慰她說:“郭隊長?他受瞭點傷,不過還好,沒有什麼大礙。”他還告訴盧敏氏,郭三子現在是警察隊的隊長,這次他在破天飛身邊做臥底,正是要將這夥猖獗的土匪繩之於法。
  
  這個消息很快傳回瞭村裡,大傢都倍感驚奇:一個無賴,居然成為瞭警察隊長?
  
  隻有郭三子知道,是盧敏氏對自己的尊重改變瞭自己。當年他僥幸逃出沼澤,對村裡的人懷恨在心,整天琢磨著回來報復他們。然而當他有一天潛回村裡,居然看到盧敏氏提著祭品去拜祭自己。聯想到當初她也是信任自己,找他做瞭一回路爺,讓他體會瞭一次被尊重的感覺。
  
  自那以後,郭三子便決定瞭,要做一個與以前不一樣的人。他這樣想,也真的做到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